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六章 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不太吉利

萌妃太甜 拾筝 1043 2019-03-21 00:08:54

  “那不就浪费了?”她晃荡着一对小短腿:“话说这几天我和云祁双玩的挺好的,他不会生气太久吧?”

  玩的挺好?

  管家眼角抽了抽:你高兴就好。

  云徵的原话可是:警告玉容兕,她要是敢来我跟前,我一定把她捶成糍粑。

  容兕心大,说完话自我感觉不错,开开心心的开始吃饭。

  云徴说让她离远点,容兕偏不,吃完饭就偷偷摸摸的来到他屋外偷看。

  那一堆被她拆掉的东西就摆在桌上,云徴正仔细的拼凑,蜡烛静悄悄的烧着,把他的影子投在身后的书架上。

  容兕突然有些愧疚了。

  那东西很宝贝吧,不过那个鸟头是真的好看。

  忙了一夜,天色微微亮的时候弓弩才算是修好,云徴眼睛发酸,衣服都懒得脱直接抱着弓弩倒在床上,一息之长就睡着了。

  梦里,他正拿着弓弩对准了猎物,容兕的脸突然出现,一把抓住他的弓弩,笑的让人恶寒。

  “啊哈~”

  云徴惊醒了,看着帐顶好一会儿才回神,却突然觉得不对。

  自己的怀里不仅抱着弓弩,还多了几支蔫蔫的菊花。

  云徴:???

  什么情况?

  “云祁双。”容兕跪在床边抹眼泪:“对不起。”

  她一脸委屈,淡淡的眉毛稍稍塌下,眼睛红红的像只得了红眼病的兔子。

  云徴沉默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有几分幽怨的开口:“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不太吉利?”

  “嗯???”容兕吸着鼻子:“我是来道歉的。”

  “道歉?”云徴手捧菊花坐起来:“让睡着的我抱着一束菊花,然后你跪在我床边哭,我觉得你这个道歉很有恶意啊。”

  她扶着床爬起来还有自己的道理了:“我想着给你找点别的花的,可是这个时节只剩下菊花了,我摘的时候开的还挺好的,怪你睡得太久,花都蔫了。”

  怪我咯?

  云徴瞅着她:“这事咱们没完,出去。”

  她立刻鼓起了腮帮子,直愣愣的看着云徴不动。

  “我都道歉了,是真心的。”

  “我不接受,出去。”云徴在她鼻尖推了两下:“以后不许进我屋。”

  “不进就不进。”

  来道歉还被赶出来,容兕也恼了,和云徴绝交了一整天,同桌吃饭都没说话。

  第二天下起了大雨,深秋更冷了,一大早,嬷嬷给容兕穿上棉衣,帮她绾了两个总角,绑上海棠色的长发带垂在肩上,发带一端还挂着小珍珠。

  收拾利索,容兕就自己去玩了,从云徴屋外路过的时候,发现他的屋门开着。

  容兕多事的往里面瞄了一眼,就和蹲在书桌上的云徴对视了。

  “你蹲在桌上做什么?”容兕余光瞄见地上的东西,竟然有三只癞蛤蟆趴在屋里:“哦~你怕啊?嘿嘿嘿~”

  “......”云徴有些腿酸,却还在死鸭子嘴硬:“笑话,我会怕...唉唉唉,你干嘛?放下放下。”

  容兕捉住一只蛤蟆走向他,笑的不怀好意:“昨晚下雨了,你没关门是不是?”

  “别过来!”他有些炸毛了:“我可警告你啊,我一个能打你十个,还想不想在我跟前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