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八章 老东西,你的小模样毁了

萌妃太甜 拾筝 1012 2019-03-22 00:33:43

  一看自己不明说太后就猜到了,皇后也不憋着了:“母后,云家遇难时,祁双还是个孩子,可现在他已经长大了,许多规矩还是要教导才是。”

  太后声音一沉:“皇后是说哀家不会教导孩子?”

  皇后察觉自己失言感觉跪下:“臣妾不敢。”

  太后停止拨弄佛珠:“十五年没给他立过规矩,何必现在立?这是皇家欠他的,就该补偿。”

  每次太后这样说,皇后心里就一阵不舒服,今日也一样,可太后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皇后还不敢反驳。

  出了慈宁宫,皇后脸色难看,李嬷嬷扶着她小声劝道:“娘娘别生气,云祁双本就是太后的本家侄孙,云家悉数战死,太后也是可怜他才这么偏疼,他不知礼数,混账脾气连皇上都管教不下来,太后也是不想管了才这样说的。”

  “收拾云家的时候,她可比谁都狠心呢,现在装什么慈祥?”鬓边凤钗摇晃,皇后气的不轻:“本宫就定陶一个儿子,本宫都舍不得动手,哪里容得下他动手?不是起了红疹嘛,去告诉太医,让他好好吃吃苦头,也长长教训。”

  “是。”

  皇后捣乱,云徵脸上的红疹子半个月都没落下去。

  容兕坐在床头,胖胖的手指头在他脸上一边点一边数:“老东西,你的小模样毁了。”

  云徵照着镜子也是一脸愁云:“你们靠谱不靠谱啊,每天两碗药我都要腌入味了,这一点效果也没有啊。”

  太医把这几天的托辞继续搬出来:“公子阳火太盛,所以红疹才会落不下去,再喝几服药就好了。”

  容兕瞅瞅他们,趴在云徵耳边悄悄说:“他们一定是嫉妒你好看,所以才不给你治的。”

  云徵摸摸下巴:“说的有道理。”

  太医一头冷汗:“臣绝无此意,公子放心,臣明日就改方子。”

  容兕小手一摊:“看吧,被我说中心虚了。”

  太医:“......”

  他好冤枉。

  在家安安分分的待了半个月,别说容兕了,云徵都腻歪了,喝了药,背着管家他们俩就溜了。

  接近冬月,太中午的依旧天冷,在路边买了两个烤番薯捧在手里,顾烨跟着容兕瞎溜达。

  路过算命瞎子的摊位,算命瞎子直接叫住容兕:“小姑娘,看见那几个小乞丐了吗?今天都这个时候了,也没听见他们的动静。”

  容兕走到他跟前,扶着桌角踮着脚尖:“兴许是天太冷了不愿意起床吧。”

  云徵把她拎走:“你以为人人像你?乞丐偷懒一日,就要挨饿一日,哪里这么简单。”

  算命瞎子喊道:“劳烦小公子,要是遇上他们,替我说一声,我家没柴火了,他们若是多送些来,我多给十个馒头。”

  云徵看看他,衣袍一甩坐在了他的小板凳上:“你还挺善心,小东西说你算的准,那你也给我算算。”

  他拍出一块碎银子,瞎子立马收进袖子里了,拉着他的手摸了半晌:“小公子是问仕途还是还问姻缘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