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十九章 老东西身上还挺香

萌妃太甜 拾筝 1012 2019-03-28 01:02:39

  容兕吐得小脸煞白,揪着云徵的衣裳小身板止不住抖,小脸埋在他怀里猛吸他身上的茶墨香。

  那股味道真的是太销魂了,她不想再闻到。

  嗯,话说老东西身上还挺香。

  她忍不住蹭了蹭脸,云徵出奇的没有说她,由着她在自己身上瞎蹭。

  踩着袜子先把容兕送回去,阿五委屈的抱着自己的鞋跑回去给云徵取新的靴子。

  缓了好一会儿容兕才缓过来,趴在床边大呼几口气,趴在窗台上幽怨的看着云徵。

  云徵扒拉扒拉她额前的碎发:“阿五守夜,我们俩衣服都是往一块丢的,穿错了。”

  她晃晃脑袋不让云徵摸自己:“云哥哥,我有个疑问。”

  “你说。”

  容兕小小的纠结了一把,舔舔嘴皮子弱弱开口:“为什么阿五一闻味道就知道是他的鞋?我只知道小猫小狗能闻出自己的味道。”

  云徵被问住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给出答复:“可能他对自己的脚臭味很熟悉吧。”

  “哦,这样啊。”

  小东西信了。

  看她吐了一场太可怜,云徵善心大发领着她出去买山楂串。

  自从上次被云徵用马鞭威胁,容兕就不敢再主动提出要抱了,只是一到大街上看见人多她还是挺心虚的,主动拽着云徵的小拇指,乖乖跟着他。

  卖山楂串子的货郎就在街角,她自己挑了一串拿在手里,等云徵把钱付了又跟着他去瞎溜达。

  冬月底的风刮在脸上挺疼了,云徵瞄准了容兕毛茸茸的衣裳,把她抱起来,在她衣服上搓搓手,捋下来一撮兔毛。

  她生的白净,鼻尖和脸被寒风吹得红红的,咬了一口山楂串子,嘴角还沾着糖渣,小舌头伸出来迅速一舔,美滋滋的到处张望。

  “云祁双。”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突然挤过来,容兕看看他又看看云徵,歹了一口山楂串嚼啊嚼。

  看见少年郎,云徵直接就乐了:“你怎么在这?李兴怀没让你去听曲?”

  “送了帖子过来我没去,不乐意和他玩。”少年郎看看容兕,胳膊肘捅捅云徵:“这就是西泽家的小妹?”

  云徵给她扶了扶脑袋上的帽子:“对了,他是蔡府的公子蔡柏达,叫哥哥。”

  “哥哥。”

  她说话的声音太萌了一下,蔡柏达忍不住夸夸她:“真乖,这么冷的天,去烤肉吧,我知道一家今天新来的鹿肉。”

  “行,走吧。”

  云徵也爽快,抱起容兕跟着他走。

  容兕趴在他耳边,声音小的都快听不清了:“你有没有觉得他的名字不能倒过来念?不然就是大白菜了。”

  云徵拉着她的手:”知道,我可提醒你,别把糖粘我身上,不然打死你。”

  容兕郁闷的不吭声了,趴在他肩上安安静静的吃东西,吃完就把小木棍丢了。

  进了一间酒楼,云徵把容兕放下让她自己去玩,蔡柏达让人割了两斤鹿肉过来,调了料烧起火现烤。

  整个酒楼都是烤肉味和烟熏味,容兕呆不惯,垫着脚趴在窗台上往大街上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