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二十八章 为老不尊

萌妃太甜 拾筝 1037 2019-04-01 16:48:43

  云徵不听,还捏住容兕的鼻子让她闻不见。

  她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就被苦到了,大叫一声一脚蹬在云徵胸口,云徵捂着胸口倒下去。

  “没良心的小东西,你不会轻点吗?”

  容兕伸着舌头爬起来,一脚踩在他身上跳下去找水漱口,云徵趴在床上更难受了。

  管家立马给他揉了揉,生怕容兕把他哪里又给踩坏了。

  云徵示意管家自己没事,扭着头看漱口的小家伙,拿起她的布偶丢过去:“踩我那个,过来。”

  小东西沉着小脸过来,站在床上看着他很想动手。

  云徵捏捏她的脸:“还敢踩我。”

  “你给我喝药。”她鼓着腮帮子很不开心:“为老不尊。”

  他们俩不合拍,管家已经习惯了,招呼阿五烤地瓜的时候小心些,又忙着出去料理其他的事情。

  把小东西捞上来坐在自己肚子上,云徵用她绑头发的发带打了个结教她翻花绳。

  “表哥。”定陶突然进来:“表哥。”

  云徵看见他就嫌弃,颠颠腰把心思偏了的小东西喊回来,继续教她翻花绳:“太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恕罪。”

  定陶根本不在意他的态度,跑过来站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容兕,还把手里的泥人给她。

  容兕刚伸手准备接,云徵腿一抬就把她‘咕咚’一下掀进去了,容兕栽了个跟头,还没爬起来就开始打云徵。

  云徵一只手就把她拦住了,看着定陶手里的泥人一脸傲娇:“太子好意谢过了,可是这东西玉容兕不喜欢。”

  “我喜欢...唔...”

  容兕刚冒个声就被云徵一拉被子蒙住了,她扭来扭去的想出来,出不来就开始掐人,云徵倒吸一口凉气,但死活不放手。

  定陶也看明白了,放下泥人看着云徵:“表哥,男女授受不亲,你能把玉小姐松开吗?”

  “不能。”云徵又开始混账了:“我就乐意捂着她,不服气去告诉你母后啊。”

  定陶生气了,伸手去拉被子,云徵一抬手就把他推开了:“一边去。”

  跟着定陶的奴才看不下去了,刚要训斥,定陶把泥人往地上一摔,扭头就走了,到了门口还一脚把云徵的药罐踹翻。

  管家跑着进来:“公子,太子他...”

  “不管他。”容兕终于钻出来,扑在云徵身上又打又咬,云徵正忙着对付她呢:“喜欢什么我给你买行了吧?别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要呢?不许咬人,不许...嗷~你还真咬。”

  他腿还瘸着就和容兕打起来了,成功按住小东西,他的手也被咬出了两个深深的牙印,她的乳牙尖尖的,有一处还咬破肉了。

  小东西哭着走了,云徵没办法跟过去哄,只能让阿五赶快把烤好的地瓜送过去替他哄孩子。

  管家一边替他盖被子一边急的脑壳疼:“玉小姐还是个孩子,公子怎么能总是欺负她呢?”

  “我没欺负她。”云徵摸摸自己被咬破的地方:“你看她给我咬的。”

  “那也是公子活该。”管家把话一说,顿时就轻松了:“这话我早想说了,公子就是自找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