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四十六章 他对我没期望

萌妃太甜 拾筝 1012 2019-04-07 01:39:46

  云徵拉耸了眉眼:“孙儿没念过书,哪里敢去参加恩科。”

  太后的神色这才放松:“你父兄战死沙场,云家只剩你一个血脉,姑奶奶也是云家人,哪里能看着你再去战场送死?你听姑奶奶的,别去拼杀了,就在朝中做个闲散文官,早早为云家延绵子嗣才是正事。”

  这些话云徵早就听出老茧了,表面‘嗯嗯嗯,姑奶奶说的都对,听你的’,心里‘我就是要考恩科去战场,反正你们拦不住’。

  照例从太后那里搬走一大堆好吃好玩的东西,云徵拍拍屁.股就走人。

  他一走,太后才放下佛珠:“还有一个月才恩科考试,赵家公子现在就敢在赌场大放厥词,丞相家里也不管管。”

  苍溪站在旁边,顺着太后的话说道:“祁双公子都进宫来说了,那这事也该和皇后说一声才是,恩科本就是选拔人才,朝廷若是不管,只怕会寒了天下士子的心。”

  太后捻动佛珠:“那就请皇后来一趟吧。”

  “是。”

  有太后出马,第二天云徵一大早刚起床就听说赵卫政被皇后叫进宫里骂的狗血喷头。

  吃着油条,云徵最关心的却是赵卫政在赌场下得注:“他在赌场那一千两银子怎么说?不会取走了吧?”

  阿五给他盛了碗粥:“哪能啊,那么多人跟着下注,他现在要是撤走了,所有钱就要赌场来担着了,赌场怎么肯?而且赵卫政那个人好面子,更不会拿走银子了。”

  云徵放心了:“那就好,对了,你等会儿去蔡府一趟,看看柏达看书看得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状元,我还指望着他帮我翻本呢。”

  阿五惊了一下:“公子,你去赌场下注了?”

  嘴里塞着油条的容兕立马举手:“他去了,把自己的玉佩拿去赌了。”

  “玉佩?”阿五想了一下吓得勺子都掉了,立马去云徵身上翻:“那可是云家的传家宝啊,公子怎么能拿去赌呢?”

  云徵一脸无所谓;“那天身上没带钱,就只有那个了,反正赵卫政考不上赢不了,到时候拿回来就行了。”

  阿五急的跳脚:“公子也太心大了。”

  他跑着出去找管家,云徵立马丢了油条把容兕捞起来,拎着她的书袋跑路。

  要是让管家知道他把玉佩拿去赌了,今天就别想善了,先躲一躲比较好。

  他在学堂窝着不回去,李业对他更有意见了,让一群孩子休息的时候,他终于肯过来找云徵一块坐下。

  “云公子很闲?日日来这守着玉容兕念书。”

  云徵笑眯眯的看着他:“带孩子最辛苦了,李先生到现在也没成亲,很难懂其中的辛苦的。”

  李业堵心了,脸臭的不行:“云公子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不去建功立业,也不考场扬名,只怕辜负了昔日云老将军之望啊。”

  云徵弹弹落在衣服上的花瓣:“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早就没了,他对我没期望。”

  李业:“......”

  你自便,你坐着吧,我不打扰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