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六十七章 我不是在滥杀无辜

萌妃太甜 拾筝 1012 2019-04-14 00:41:43

  用身家性命威胁人这种事,这些年在长安就算是看都看会了,现在用了对付赵卫政,他也得心应手。

  眼见着赵卫政在一瞬间面如死灰,云徵抱着小东西利索走人。

  赵卫政会怎么解释他管不着,反正他不怕。

  平日里装包子加上从小风评不好,能一下子弄死三个高手,就算是赵卫政说是他,只怕也不会有信。

  大半夜他们没法进城,云徵只能凑合着找了一个平日里打猎歇脚的小屋暂时呆一夜。

  翻出东西把火烧起来,容兕抱着腿乖乖坐着。

  云徵也坐下来歇了歇,脸上的血迹已经干了,看着有几分狼狈。

  安静了好一会儿,云徵才小心说道:“那三个青年是收钱杀人的,这种人最记仇,我要是不把他们杀了,以后麻烦不断。

  赵家的小厮平日里没少干坏事,我要是不杀他们,他们以后会做更多的坏事,所以...我不是在滥杀无辜。”

  云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孩子解释,但他就是有点怕,怕小东西对他的印象变坏。

  容兕沉默了好久:“书上说,坏人会改过自新的。”

  云徵揉揉她的头:“小傻子,虽然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坏,可是要让坏人改过自新,那是要死很多人的,比起用人命去换一个人的改过自新,我还是喜欢直接弄死。”

  他这番道理容兕也是头一次听说,小嘴微微张着看了云徵一会儿,也不知道懂没懂,低着头不吭声。

  她的反应让云徵心里一紧,也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解释了,看了看外面干脆站起来。

  “在这别动,我马上回来。”

  他出去,容兕看了看,依旧低着头,好一会儿不见他回来,就有点害怕了。

  外面黑漆漆的云哥哥不会有事吧。

  正想着,云徵就回来了。

  他全身湿透,上身袒露只穿着裤子,简单洗过的衣服拿在手里。

  看他没穿衣服,容兕立马把眼睛紧紧闭上,还趴在自己膝盖上不抬头。

  云徵自己也害羞了一下,把衣服搭在火堆上方,他坐下来也不自在了。

  “身上都是血腥味,不处理一下,明天进城的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她点点头依旧趴着,云徵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虽然平日里处的挺好,可是今天晚上就是哪里不对劲。

  云徵呆不下去了,干脆挪到小屋外面。

  默默坐到大半夜,云徵冻的受不住了。

  这还没到五月份呢,大晚上的依旧冷,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进去。

  容兕窝在角落,小脑袋垂着已经睡着了,火堆还剩一小点了,云徵赶紧加了些柴火,又把小东西放在干草堆上让她睡。

  云徵干坐到天亮,衣服也干了,他规规整整的穿好,确定没什么破绽了才把小东西抱起来。

  慢悠悠的晃悠回城,小东西半道上醒了,懒洋洋的趴在云徵怀里不想动。

  还在大街上,云徵就听到了一些消息了。

  赵卫政在城外杀人,被官兵当场抓住。

  赵卫政神志不清,昨晚被丢进大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