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六十九章 不服你也没办法

萌妃太甜 拾筝 1022 2019-04-15 01:19:46

  “想跑?”

  云徵把手里点着的石头手一扬就扔过去了,不偏不倚直接砸在李业的膝弯,李业‘嗷’了一嗓子就趴在了地上。

  他怕云徵,想赶紧爬起来,结果云徵从他头顶就像是飞过去了一样,直接落在台阶上。

  李业动作一僵,趴在地上不知所措,脸色白的像是刷了两层石灰一样死白死白的:“云祁双!你...你要干嘛?”

  “干嘛?”云徵把手里的马鞭甩在地上,‘啪’一声清脆响亮:“打你,还需要和你解释吗?”

  他根本不给李业开口的机会,说打就打,李业一个读书人,根本挨不住他的鞭子,满地滚着到处躲,‘嗷嗷’喊得人毛骨悚然,学堂里打杂的人吓坏了,赶紧去长安衙找人。

  云徵下手挺狠,把李业打的半死不活才停手,蹲在他面前,看着一息尚存的李业,粗糙的马鞭慢悠悠的在鞭痕上蹭过:“我不发威,你还真看不起我,那我告诉你一个道理,小爷这个纨绔拥有的权利和家世,是你们这些寒门子弟一辈子都达不到的,不服?不服你也没办法,我出生就站在了你们达不到的顶点,而且我还能继续往上走,你们却一辈子都达不到我的起点。”

  他这话欠揍,也现实。

  这些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把李业那可自以为高中就能平步青云的心扎的千疮百孔。

  读书人最为珍贵的倔强和尊严,对云徵来说一如粪土。

  云徵站起来,看着最后一口气都差点撑不下去的李业,收起马鞭看向跑着进来的长安衙官兵。

  阿五阿九站在门口,也不拦他们,但是长安衙的人却不敢太过靠近。

  长安衙的官员已经烦透了云徵,哪哪惹事都有他,偏偏他也无权处置,总是去请教宣帝还会被宣帝迁怒,完完全全就是两面受气。

  这次云徵倒也干脆,自己走了过来:“不用为难,我自己进宫请罪,但是也请大人问问李业,是否蓄意谋害玉容兕,否则怎么能任由玉容兕被人带走?就他这副德行,只怕担不起师长之尊。”

  他说完就走了,压根就不怕事,长安衙堵了一肚子的哑火,赶紧让人把李业送去医馆。

  他跑去学堂直接打人,太后听了险些气死,让人拿着竹条掸子,一路阴着脸到了宣华殿。

  宣帝也阴着脸,云徵跪在殿内,腰杆挺直怎么看也不像是认错的态度。

  “你...你...你是真的要气死哀家才甘心吗?”

  太后还没进门就骂了,宣帝赶紧站起来去扶她:“母后。”

  太后拿着苍溪手里的竹条掸子就要打,吓得苍溪死死拦着劝她,宣帝作势拦了一下就不管了,云徵看着他们躲都不躲。

  从小到大,哪次太后打他,宣帝不是在旁边冷眼旁观,他和皇后一样,巴不得太后直接把他打死呢。

  今天也一样,云徵早就习惯,看着暴怒失态的太后说道:“孙儿考上了状元,按照燕国律法,孙儿在封官列位之前,有权利对状元以下的人用刑责处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