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七十章 状元郎作侍书

萌妃太甜 拾筝 1027 2019-04-15 01:20:10

  太后愣住,像是没听见一样:“你说什么?”

  云徵跪向太后:“孙儿说,孙儿是状元,能打李业,打死都不为过。”

  选择坦白这件事,那天晚上吹冷风的时候他就想清楚了。

  不坦白,打了李业顶多就是挨太后一顿打,再被关一个月的禁闭什么的,然后以前怎么过日子以后还是怎么过日子,小东西照旧在学堂被欺负,他照旧被人看不起。

  坦白,太后对他一定会疏离且更加防备,被人监视的日子一定会比现在更难过,可是最起码能证明他不是一个废物。

  小东西那么相信他说他厉害,那云徵就要让其他人也知道,他不是废物。

  想他父兄祖辈活的轰轰烈烈,他却被太后养成了金丝雀,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想一想云徵都觉得愧对祖先。

  所以,他坦白。

  宣帝本来不相信他的,可是在太后来之前,云徵就把那篇文章一字不漏的背了出来,顺便把文章里没写完的也备了出来,否则就凭他敢去打李业这点,宣帝早就让人把他叉出去了。

  和预料的一样,太后和宣帝母子俩眼神一对,太后看着云徵的神色就变了。

  这种神色云徵见过,所有都被太后防备的人,都会面对这种神色。

  他本来以为,要是太后怀疑防备了自己他会难过伤心,结果现在真的看到这种神色,云徵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就像是早就习惯了一样。

  他在殿里跪着,宣帝和太后沉默的坐着,纵然伺候的人挺多,可是个个都屏气凝神的不敢出气。

  许久,宣帝才嗓音喑色的开口:“既然你是状元,那必定是要张榜告知天下的,只是封官列位...”

  宣帝犹豫了,习惯性的看向太后。

  他的皇位几乎都是太后一手谋划得来的,很多决定也都习惯性的听太后的。

  虽然云徵已经习惯了他服从太后的样子,但是对他还是相当不屑。

  皇帝当到这个份上,也是够失败的。

  太后半磕着眼,已经看都不愿意看云徵一下了:“他还年轻,待在皇帝身边做个侍书足矣,至于官爵之位,等他年长一些再说吧。”

  堂堂状元郎给皇帝做侍书,云徵除了嘲弄一笑还真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了。

  不过他也懒得争,他是将门公子,考上状元这种事顶多能证明他有文化不是糙汉子,他还真没想过在文官圈子里混。

  侍书就侍书吧,宣帝天天看着他,估计会提前不耐烦。

  他走人回家,路上还被容兕买了一小袋子话梅糖回去。

  小东西也睡醒了,云徵悄悄到她屋外的时候,她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临窗的小榻上描红,被窗外闪过的云徵惊了一下,丢了笔凑过来,和他隔着朦朦胧胧的一层明纸傻笑。

  云徵把手里的话梅糖抖了抖:“想吃不?”

  她点点头,立马指着门让云徵快进来,云徵这才从门口进来,坐下把话梅糖给她,她立马宝贝似的抱着。

  把她的描红拿过来看了看,云徵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写的很好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