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九十六章 凭本事考上的状元

萌妃太甜 拾筝 1025 2019-04-24 00:54:56

  她的气息软软扫过耳朵,云徵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鸭绒挠到了一样,酥麻‘刷’一下让全身的肉都散开了。

  他十分不自在的把容兕放低一点,僵硬的看着前面:“我没病,但是太后希望我生病。”

  小东西十分不解,揪着他的衣服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似乎在琢磨他的意思。

  日子依旧是按部就班的过着,照常把她送去学堂,云徵把油纸伞给她:“今天天气不好,估计会下雨,你就在屋子里等我,别出去外面。”

  她点点头,扛着油纸伞进去。

  背影看着颇有几分...嗯,威武?

  到了中午,天色黑压压的,就像是被盖住的蒸笼一样,闷热的天气让人苦不堪言。

  宣帝烦躁的丢下手里的折子,带着德安和其他人去御花园里走一走吹吹风,云徵把折子一一分类,又把桌上散落的书籍拿去一一收好。

  这些都是太监干的事,现在偏偏成了他的,也没人来帮忙,那些小太监能偷懒就偷懒,宣帝一走就都找借口溜了。

  云徵也不发牢骚,宣帝存心让他难堪,偏生他长这么大靠的就是厚脸皮,不就是收拾收拾东西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大丈夫能屈能伸,凭本事考上的状元,就算是被宣帝故意安排去扫地他也问心无愧。

  抱着书爬上梯子,把他书一本一本塞进去,弄到最后却发现手里一本青石砖大的书找不到位置了,云徵仔细找了一遍,发现小角落里有个位置,看看殿里没人,他也懒得下来推梯子,飞身一跃把书准确无误的塞进空挡,轻巧的落在地上拍拍手。

  “弄完,休息。”

  他拿了帽子又想去捞块碎冰,结果身后像是有东西打开了一样,云徵回头看了看,角落里突然多了一个洞。

  他走着过去,仰头看着刚才把书丢进去的地方。

  这种藏东西的暗格他不陌生,毕竟他自己屋里也有好几个呢,只是云徵比较好奇宣帝的暗格里藏着什么?

  反正殿里没人,他飞身一跃踩着书架,伸手掏了掏拿出一个集满灰尘的包袱,跳到梯子上,他坐下来把包袱打开,里面是一大摞信件,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有些纸张都已经泛黄破损,上面的字迹也不是很清楚了。

  云徵拿了一封把灰吹掉,小心的打开:

  ‘匈奴已退,臣带兵追击,望姑姑善待素儿。’

  素儿?好熟悉的名字。

  云徵眉头微微一皱,又拿出一封:

  ‘臣妻已有身孕,无暇敬奉太后为皇上祈福,还望皇后疼惜。’

  再看一封;‘臣守边戍国,绝无拥兵自重之心,但臣妻所有屈辱,臣决不漠视。’

  短短几个字,云徵能感受到写信人的心情变化。

  从姑姑到皇后,他的语气变得焦急严厉,已经隐隐饱含威胁。

  再看一封,字迹变了:‘云安拥兵自重有不臣之心,俸太后懿旨,已除。’

  云徵手一抖,险些把这些久经年月的信件撕碎。

  云安,他从未见过的父亲,管家口中那个威风凛凛一生仅此一败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