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九十八章 我知道了一个很难过的故事

萌妃太甜 拾筝 1036 2019-04-24 00:55:45

  看着宣帝,他有了杀意,书信里的只言片语,让他产生了浓烈的杀意。

  他要杀了这个猜忌自私无情的废物,再去杀了慈宁宫那个假仁假义的老毒妇。

  在他的脑海中,宣帝已经被他一拳拳捶做了肉泥,就连慈宁宫的老毒妇,也被他押到父母兄长灵前长跪谢罪。

  他的父母兄长有何错?他们母子算计血脉手足时怎么半点不顾及情分?

  就因为军权在手,就因为因为母亲生病拒战让他们暂时失势,所以他们就非死不可吗?

  云徵站在书阁里,看着又开始批阅奏折的宣帝心里涌出无限疑问。

  他想报仇,现在无比想报仇,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他们母子害的他家破人亡,却又把他自小养大万般纵容。

  皇上太后宠爱云家独苗的事,就连市井三岁孩童都知。

  他们用对自己的好,把算计云家的事遮掩的干干净净。

  要是就这样杀了他们母子,结果如何呢?他又能得到什么?

  世人只会说云家人无情无义,只会说太后养了一匹白眼狼,而他云家的仇则再无出头之日。

  云徵内心挣扎,理智和杀意在他心里博弈对决难分胜负。

  从前,他一直相信父母兄长是因为匈奴而死,所以他立志要皮甲上阵找匈奴人报此血海深仇。

  但是老天就是这么无聊,突然之间和他开这么一个玩笑。

  灭门仇人,竟然是将他养大的人,竟然会是他曾经以为的亲人。

  从前,云徵不介意太后和宣帝防着他,因为他们把自己养大了,而且他们防着的是所有高门公子。

  他和所有人一样,所以他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同。

  可现在,他知道了灭门之仇的真凶是谁,曾经不介意的一点点小事,也在心里无限放大。

  他曾经有多理解宣帝的防备之心,现在就有多鄙夷这个畏首畏尾的傀儡皇帝。

  云徵走出去,来到宣帝面前,身侧的拳头紧握的恨不得掰断所有的关节,他才让自己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皇上,臣有些不适,想先告退。”

  宣帝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继续批改折子。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云徵看了看,也不接太监递过来的伞,一头扎进雨里朝宫门跑去。

  他现在想宣泄,想要把自己心里的难受发泄出来,他朝学堂跑去,心里已经有了目标,一路上都没有停下脚步。

  学堂已经下学了,其他人家的孩子照例被早早接走,云徵气喘吁吁的拐过街角,就看见扛着雨伞站在台阶下踩水玩的小东西。

  她还那么小,还是踩着雨水玩都能开心的年纪。

  云徵冲过去一把抱住她,跪在大雨里紧紧抱着她的小身板,容兕差点撒开雨伞,小手紧紧抱着雨伞不让自己淋雨。

  容兕知道是他,以为他在和自己玩,细细的瞧瞧发现似乎有些不像,迟疑的抱住云徵的脑袋,提着小奶音小心问道:“云哥哥,你怎么了?”

  有温热的水渗入她的衣服,云徵语气颤抖,强忍着哭意哽咽:“我知道了一个很难过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