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孟令于登门

萌妃太甜 拾筝 1129 2019-05-01 01:30:10

  小东西鼻头微微一皱,看着云徵一脸嫌弃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云徵进宫晃了一圈就走了,他只管宣帝看奏折的事,这几天宣帝都和黎浅待着没空看奏折,云徵也就没事。

  小东西下学也早,云徵照常去接她然后领着她回来,路上给她买串山楂拿着。

  “老先生今日讲什么了?”

  “讲诗经。”她乖乖回答,舔了舔山楂继续说道:“嗯,还告诉我们这几日不要太贪玩,早些背会,他要抽查的。”

  “这话你会听?”云徵一脸不信。

  带着她到家没一会儿,阿五就来说孟令于来了,云徵正守着小东西背诗经,点点头让阿五把孟令于请进来。

  孟令于是头一次走进云家,瞧见满园打理精致的花花草草,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云徵坐在廊下靠着柱子,手里拿着书看着她说道:“孟大人是不是在找兵器?”

  孟令于笑起来:“云家乃是将门,可是上到云公子下到伺候的小厮,看着却像是书香门第,偌大的府苑更是不见刀枪棍棒,却是让人不解。”

  云徵示意孟令于随意坐,把书给背不出来只能躲在他身后的小东西:“书香门第?”

  他笑了一下坐好,似乎很玩味这四个字。

  阿五端了凉茶上来,孟令于喝了一口就觉得暑气全散,浑身上下都舒坦起来:“昨日听云公子说了那番话,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蠢,玉小姐身为女子,我的确不该用她的名节打趣,所以今日特地登门请罪,还请云公子与玉小姐不要怪罪。”

  登门就为道歉?

  云徵拿不准孟令于想干什么,点点头很不自在的挤出一句话:“孟大人客气了。”

  孟令于看着抱着书的小东西笑起来:“云公子昨晚没有和摄政王打招呼?”

  云徵端起茶杯:“就算他真的是我父亲的挚友,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人走茶凉,而且我与他不熟,没必要打招呼。”

  “的确没必要。”孟令于发现小东西挪到自己身边正仔仔细细的盯着自己,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云将军与摄政王年少相识,后来就甚少联系了,也不知道情分如何,皇上疑心重多猜忌,云公子知道避嫌就好,就是怕摄政王主动来找云公子。”

  云徵揪着小东西的衣裳把她拖到自己身边:“找就找呗,就算他不来找我,皇上不也怀疑云家旧部的忠心?”

  云徵不傻,知道孟令于说的是什么。

  就宣帝那个德行,要是知道黎浅和云安曾经是挚友,不把他们俩之间的事情查的清清楚楚,那心里就会跟梗着鱼刺一样怎么都不舒服,然后就会比现在还要打压云徵。

  作为被云家旧部放在长安的“祥瑞”,云徵要是在长安受了大委屈,那些在外的云家旧部不是更有理由欺负宣帝了?

  黎浅串串门就能把燕国君臣离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难保他不会有这样的心思。

  知道他清楚这些事的利害,孟令于稍稍沉默:“云公子年纪尚轻,说句不好听了,现在的云家旧部已经不是当初的云家旧部了,真正肯听你调遣的人能有几个?那些人现在都在拢自己权壮自己的势,他们表面上臣服于云公子,无非就是让云公子做他们在长安的人质,否则太后和皇上怎么会让他们手握重权到边关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