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一十九章 玉西泽回来了

萌妃太甜 拾筝 1041 2019-05-01 01:30:58

  云徵:???

  这么懂事?什么情况?

  小东西拼命挤眼睛,云徵后知后觉的往屋里一看,瞧见走出来的少年立马就懂了。

  白衣风华,公子无双。

  玉西泽竟然回来了!

  一袭白衣,手握折扇,他站在门前浅浅含笑暖似春风:“恭喜祁双高中状元郎。”

  云徵几步跨过去在他身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拳:“回来了也不说?什么时候到的?”

  玉西泽也给了他一拳,折扇‘刷’一下打开扇了扇:“刚到,还没吃饭呢,就等着你了。”

  “那就吃呗。”云徵出去顺手把容兕一提,突然觉得身后不对劲,他又默默地把小东西放下:“吃饭吃饭。”

  玉西泽笑里藏刀的盯着他进屋,这才笑眯眯的伸出手揉揉容兕的脑袋:“他就这么拎你的?”

  容兕点点头:“不过云哥哥可好了,我说走路腿酸,他就一直抱着我,还给我买糖吃。”

  她的个头还没玉西泽的腿长,戳着指头说话的时候更不会去注意玉西泽的表情,偏偏云徵一回头,就和玉西泽意味深长的目光对上,虚的他立马转了回来。

  你妹不乐意走路我帮忙抱抱怎么了?

  瞪什么瞪?

  这一顿饭吃的云徵坐立不安,他不怕玉西泽,但是莫名的就是心虚,就像是醉的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吃完饭,玉西泽把容兕送回屋,等她睡着了才来找云徵,云徵就在廊下等着他,清茶代酒,是他们俩的规矩。

  玉西泽的坐姿没有云徵那么懒散,折扇仔细地放在旁边:“我听说黎浅到长安来了?”

  “嗯,孟令于说他是我父亲的挚友,我不知道真假,也没管。”云徵看看他:“你觉得我做的对不对?”

  “做的对,你现在混的已经够惨了,要是皇上再发现你有不安分的苗头,你的日子会更惨。”玉西泽端起杯子吹了吹饮了半盏:“你给我的信上说知道了一件大事,是什么?”

  云徵看着月亮笑了笑:“我发现我父母兄长的死因了,在宣华殿暗格里。”

  玉西泽错愕,看他笑的洒脱微微抿唇:“所以你打算做点什么?”

  “我想去边关,留在长安,我一辈子不会有出头之日,我只能去边关。”他躺下去,手掌交叉垫在脑后:“战场厮杀,收拢云家旧部的忠心,做好了这些,我才有资本。”

  玉西泽好好想了想:“说的倒是,凭你现在的处境,还真的不能掀起什么风浪,连我都能弄死你。”

  虽然是实话,但是也太扎心了。

  你就不能委婉点?

  云徵郁闷了,玉西泽再度端起茶盏轻轻一吹,嘴角扬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对了,听说你断袖了?”

  云徵直接炸毛蹦起来:“你听谁说的?”

  他慢腾腾的喝了一口放下茶盏:“容儿告诉我的,我还以为是她太调皮,让你看见了女子最暴力的一面,硬生生的把你逼成断袖的,本打算给你赔礼道歉治治病,现在看来,似乎不需要。”

  云徵虎着他:“然后呢?”

  玉西泽把茶盏放下:“喜欢谁,尽管说,我做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