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心里只有我自己

萌妃太甜 拾筝 1081 2019-05-02 01:26:44

  跟着玉西泽,她乖巧不行,心安理得让他抱着自己。

  忙了一整天,吃过晚饭,玉西泽让人把东西搬到廊下纳凉吹风,依旧是一壶清茶两碟点心一串甜甜的葡萄,容兕靠着玉西泽,把木球递给云徵又等着他把木球丢给自己。

  玉西泽指指院子:“一年不见,你的功夫如何了?在我这里不用偷着练。”

  云徵勾勾指头,容兕立马跑过去坐在他面前,他把葡萄拿过来耐心剥皮:“赵卫政的事是我干的。”

  玉西泽稍稍一愣点点头:“那到是不必练了,你有这个天赋又肯吃苦,只是你这双手,的确看不出练武的痕迹。”

  云徵嘚瑟伸手对准月亮:“纤纤玉手,没办法。”

  他就是这个脾气,玉西泽摇头笑了笑,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第二日在宫里,云徵遇到了黎浅,他来找宣帝,偏巧宣帝去看宠妃了还没回来,就让黎浅在宣华殿等着,云徵也在宣华殿,自然而然与他碰面了。

  黎浅打量了云徵许久,看他准备要走了才说道:“你父兄都是英雄,你心里可有志气?”

  云徵面无表情的看看他:“没有,我就喜欢混吃等死。”

  听见他这么说,黎浅眼中瞬间思绪复杂:“那如今的燕国,可是你心中的燕国?”

  云徵忍不住笑了笑:“自然不是,我心里只有我自己,没有家国。”

  黎浅稍稍错愕,端起茶盏不说话了,云徵抱着书往外走,好巧不巧就碰见进来的宣帝,他退到一旁让路,等宣帝进去才离开。

  太监没叫唤,那就是又在外面偷听了?

  云徵在心里暗骂:那个死老头子,竟然给他下套,幸好他机灵,不然怎么和宣帝交代?

  他们聊什么云徵不关心,把书抱去放好就出宫了,下午时分,德安亲自来传话,宣帝要和黎浅看齐国勇士斗力,让云徵作陪。

  他一个侍书去作陪?难道宣帝还指望着他看的激动了赋个诗助助兴?

  虽然不乐意,云徵还是乖乖去了。

  大热天,宣帝也不怕晒着,大驾去了点兵场,文武百官一并跟着,旌旗猎猎,百马嘶鸣,点兵场上热闹的不行。

  宣帝脑袋上有大鸾伞遮着,烈日炎炎倒是难得清凉,云徵就杵在他旁边躲凉,把德安挤到太阳底下去晒着。

  点兵场上,武状元正在和齐国的勇士赛马夺旗,两人势均力敌,伴着鼓点让人热血澎湃,引得其他不能上场的人伸长了脖子去看。

  宣帝紧张的看着,生怕武状元输给了齐国勇士,黎浅倒是很淡定,一副不在乎输赢的模样。

  眼瞅着武状元落了下风,宣帝急的紧紧握着龙椅扶手,直愣愣的看着,恨不得自己上去替武状元挥鞭子抢旗。

  云徵瞄了一眼玉西泽,没想到他正在和孟令于说话。

  玉西泽虽然是个书生,但是身姿挺拔玉树临风,孟令于在他身边显得有些小鸟依人。

  也不知道他们说什么,说几句偷偷笑一下然后接着说,完全无视身边的人。

  发现云徵盯着自己,玉西泽微微抬头一颔首,嘴角的弧度都没落下。

  云徵龇牙咧嘴的对着他乐了一下,玉西泽明显愣了愣,和孟令于说话的时候也没那么放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