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东西的头发

萌妃太甜 拾筝 1061 2019-05-07 00:28:43

  她最喜欢穿颜色娇嫩的衣服,现在却是一身素白衣裙,垂着珍珠的发带此刻也换成了素白的一条。

  通身上下,唯有鲜嫩泛红的小嘴还有些往日神采。

  “今日,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云徵费了极大地力气才把话说出来:“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会来接你的。”

  “嗯,好。”她摸着云徵胸前盔甲上的兽头:“唔...那你什么来呀?这条路好难走,我肯定走不动。”

  云徵握住她的小手,软软滑滑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

  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种感觉。

  容兕害羞了,‘嗖’一下把手抽走,低头戳指头不吭声。

  姑子出来,合手行了一礼,温声温气的说道:“都安置好了,还请小姐进来,要关门了。”

  云徵心里一抽,把容兕拉近一些,看着她眉眼微皱,心里堵了千百句话却不知要从何说起。

  瞥见她海藻一样的头发,一个想法闯进了心里,云徵拔出靴子里的匕首,拉着她的头发割了一束,拿出管家给他求得平安福把头发小心翼翼的塞进去。

  容兕看不懂他在做什么,倒是心疼起自己的头发了:“长不长了。”

  云徵把自己的也割下长长的一束,打了个结塞进她的小香包里:“我的赔你。”

  她噘着嘴并不满意,但也没说什么。

  毕竟云徵对自己下手挺狠的,割了这么长的一束。

  姑子对他的动作什么也没说,又行了一礼牵着容兕进去。

  她懵懂的跟着,黑漆漆的大门被另外两个姑子关上,云徵依旧保持的方才说话的姿势半跪在地上,眼睛直愣愣的从逐渐狭窄的门缝里看着她消失。

  她突然回头,看着门外的云徵甩开姑子的手跑过来,却被姑子一把拉住。

  “云哥哥!”

  ‘咚’

  梅花坞的门彻底关上,她在里面哭,哭声渐小,该是被直接抱走了。

  云徵擦了擦眼角,扶着黑漆漆的大门,嘴角抿的笔直。

  他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几乎都黑了,玉西泽他们就在山下的破草亭等着他,阿五和阿九也换了戎装,就等他走了。

  蔡柏达把红缨枪丢过来:“走吧,送你去边关的人已经等了一整天了。”

  云徵提枪上马,看着波澜不惊的玉西泽把平安福拿出来晃了晃:“小东西的头发,很香。”

  玉西泽脸色一僵,转身搬起一块大石头砸了过来,孟令于和蔡柏达吓得立马抱住他,云徵胯.下战马一惊,嘶鸣一声就带着他飞奔出去。

  阿五和阿九急忙上马追去,他们都快消失在夜色里了,云徵欠打的声音还嚷嚷了一句:“我会好好留着的。”

  玉西泽冲出去对着已经看不见人的前方破口大骂:“云!祁!双!你混蛋!”

  这次没人回他了,马蹄声渐去,周遭瞬间重归冷寂。

  坐落于深山野林的梅花坞,难得有这一天的热闹,下一次这般热闹,也不知道会是何时。

  不过玉西泽觉得,自己以后有的忙了。

  上下往返,这条路怕是要印上他的不少足迹。

  云徵走的不算是光彩,甚至带着些许狼狈。

  只是谁知道,等他回来又是何等光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