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戾气有点大

萌妃太甜 拾筝 1021 2019-05-09 00:22:41

  “怪不得呢。”

  随着他进了正堂,蔡柏达和孟令于已经把酒暖好了,四人围坐,自然是饮酒叙谈,当晚也在玉家住下。

  昨日迎候他不见踪迹,按规矩今日无论如何都需进宫觐见,可是云徵依旧不去,蒙头睡够了,才换了衣裳溜达去容兕的院子。

  在梅花坞养了七年,她没有赖床的习惯,一大早起来,和几个小丫头围在火炉边,身边也没有嬷嬷陪着。

  估计是觉得不用出门,她依旧穿着寝衣,也没梳妆,身上披着羊绒毯子,盘腿坐在小榻上,手里还拿着话本子。

  “张小姐拔下头上的金簪,对准孟杨氏的脖子,恨不得在她身上捅出一个窟窿,孟凡龙急了,跪在地上猛磕头,求张小姐不要迁怒自己母亲,还保证会把孩子寻回来,张小姐冷笑,卖了我的孩子,以为寻回来就无事了吗?怎么说也是你孟家的骨血,竟然能下这样的狠手,难不成皮肉底下塞得全是狼心狗肺?”

  她念得声情并茂,站在窗外偷听的云徵一脸纠结还有点想笑。

  这丫头怎么喜欢看这样的话本子?

  戾气有点大,得管管!

  “然后呢然后呢?小姐快念念。”

  她们都把心思放在了话本子上,谁也没注意窗外站着个男人。

  毕竟平日里,也不会有人直接进来。

  容兕翻了一页继续念:“孟杨氏已经不敢嚣张了,戴满珠翠的发髻散乱成了疯婆子,吓得涕泗横流连连告饶,张小姐看她这副嘴脸,倒把他们母子作践自己的事情想了个清清楚楚,心里一狠,金簪捅进孟杨氏的脖子,血水喷出来,把她身上的绫罗绸缎弄得一团糟,孟凡龙吓得直接丢了半条命,啊的一声...”

  “啊!”小丫鬟在外面大叫,水里的水盆直接摔在了地上:“你是谁?怎么在这?”

  容兕抬头一看,隔着朦胧的窗纸,她一下子就认出云徵了,小丫鬟们吓得跑出去,推搡着云徵要把家里的小厮叫过来。

  “住手。”容兕挪到窗边,隔着朦胧的窗纸看着一脸尴尬的云徵,裹紧身上的毯子顺便把话本子藏起来,小声喊了一句:“云哥哥。”

  云徵站在窗外,微微弯腰笑看着她:“看话本子,而且还看这种故事的。”

  “你不要告诉哥哥。”她紧张了,老老实实把话本子拿出来:“就这一本,托人悄悄买的,今天才看。”

  隔着窗纸,她的细微表情云徵也没放过,笑了一下直起来:“藏好咯,被你哥哥瞧见了,你会被骂的。”

  她低着头不说话了,云徵敲敲窗户:“出来。”

  他走去院子门口等着,小丫鬟们还不放心,留了两个守在院子里看着他,生怕他又进来。

  已经离了梅花坞,她的打扮也就不需要那么素净了,梳洗装扮好,抱着手炉心绪复杂的出去。

  她知道云徵住在了自己家,也想如同幼时那样一大早跑去找他,可想想觉得不适合只能放弃,结果云徵先跑过来了。

  关键,她还没洗脸呢,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