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这也太混账了

萌妃太甜 拾筝 1038 2019-05-09 00:23:06

  到了院子外面,云徵就腰板挺直的站在那里。

  他穿的不多,里面是雪白色的劲装,还戴着护腕,外面单独罩了一件红色的大袖短衫,没有纹绣,一点也不繁复,腰封规整,挂着他家的传家玉佩,长发束在头上,简单的用发带绑着,垂下的地方被风吹得洋洋洒洒。

  他的眉眼如初,稍稍含笑就赛过春日暖阳,边关的风霜几乎没给他留下半点痕迹。

  养的真好!还是那么好看。

  容兕羡慕的砸吧砸吧嘴挪过去。

  听见她的脚步声,云徵回头笑了笑:“昨天,你没认出我。”

  容兕一顿:“额...认出来了。”

  “认出来了?”云徵垂眼看着个头刚过自己心窝的小丫头,双手往胸前一环,吊儿郎当的瞅着她:“那就是说是故意不搭理我的了。”

  “不是。”她立马否定:“嗯...我没发现是你。”

  “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云徵在她鼻尖轻轻一刮:“撒谎都不会。”

  他这么一刮,容兕直接红了脸,没底气却强行硬撑:“男女授受不亲,你别动手动脚的。”

  “是吗?”他弯下来一些,从衣服里摸出一个旧巴巴的平安福:“你的头发我日日带在身上,这算不算是授受不亲?”

  她记得这个平安福,当初云徵割了她的头发就是放在这个平安福里的。

  瞧见平安福,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怀里的东西,脑袋一扭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云徵笑了笑,细细闻了闻平安福:“你的头发很香,我很喜欢。”

  她小脸一僵,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这这...这也太混账了。

  她会害羞了,而且还直接红了脸,云徵摸摸下巴,弯下腰凑到她耳边低声带笑:“话本子上的故事无趣,我给你讲好不好?”

  容兕不自在的摸摸耳朵挪开步子:“我不听打打杀杀的故事。”

  云徵眉毛一挑:“想听男情女爱的?真巧,我也会。”

  他就是过来找她说话的,怎么可能会被讲故事难住?像他这般能言善辩的人,现编还不会吗?

  玉西泽去上朝了不在,容兕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硬生生被云徵聒噪了半日才算是安静。

  他话多的匪夷所思,连身边的小丫鬟都觉得不可思议。

  “小姐,侯爷讲的故事好有趣。”

  “我讲的也有趣啊。”她趴在小榻上翘着脚敷衍的翻着话本子:“而且还没他那么吵。”

  蹲着加炭的小丫鬟立马拆台:“方才小姐听得眉飞色舞侯爷才一直讲的呢,现在又嫌侯爷聒噪了?”

  “我哪有?”她羞恼的捶榻,趴下去看着窗外弱弱的嘟囔:“你们别乱说。”

  小丫鬟们哧哧低笑,把熏香点上就出去了。

  屋里没其他人了,容兕这才小心的把怀里的香包拿出来,香包已经有些年头了,旧巴巴的一点也好看。

  他竟然还留着自己的头发!

  她耳朵红红的趴在小榻上心里窃喜,握着香包翻滚了两圈,卧在小榻上看着挂在墙上的竹马出了会儿神爬起来问道:“他去哪了?”

  小丫鬟跳进来嘻嘻直笑:“小姐问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