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四十三章 赐兵符

萌妃太甜 拾筝 1028 2019-05-09 00:23:39

  容兕脖子一缩,假意拉下脸:“云祁双啊,不然是谁?”

  “侯爷进宫了。”另一个小丫鬟跳进笑嘻嘻的回话:“小姐又想听侯爷讲故事了?”

  “哪有?”

  她嘴硬不承认,继续窝在小榻上摆弄香包。

  云徵是被宣帝传进宫的。

  昨日回来,他本该立马进宫觐见宣帝,结果他没去,还招呼也不打就把容兕从梅花坞接走,今早也不去面圣。

  宣帝连着丢了三次脸,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没办法,云徵现在大权在握,他有资本藐视君上。

  今晚是为他和将士们设的庆功宴,他不去不行。

  只是宣帝不想见他,待在宣华殿谁也不见。

  太后过来的时候,宣华殿伺候的人都跪在地上,即便什么错都没犯,但他们不敢惹恼这位多疑的帝王。

  “自己养大的狼,只要不咬主人也不能直接杀了。”

  宣帝看见太后,这才从龙案后起身:“母后怎么来了?”

  太后坐下,手里依旧捻着佛珠:“来开解皇帝。”

  宣帝坐回去:“若是当初知道他是一匹白眼狼,就该让他死在襁褓里。”

  “他死了,燕国如何能抗住齐国?”太后神色清冷:“以前给他权,是因为要仰仗他,现在齐国已退,也该想想把放出去的狼关进笼子里了。”

  宣帝立马看着太后:“母后有办法?”

  “当初兵部用兵符调兵,结果那些将军拒不接受,是因为他们觉得可以不听朝廷调遣,现在云徵一人掌控兵权,只要他接受了兵符,其他人不也要以兵符调令为准吗?”

  宣帝露出思索神情:“他要是不接受呢?”

  太后眉目一狠:“那这匹狼,就没必要继续养着了。”

  侯在旁边的苍溪心里微微一颤,眉眼越发低垂,不敢生出半点动静。

  宣帝听了太后的话倒是心里一松,毕竟他对太后是信任的。

  云徵是太后养大的,以前因为太后护着,宣帝才没找着机会除掉他,现在太后对他起了杀心,那他就没人护着了。

  而且功高震主如云安他们都能除掉,何况一个乳臭未干的云徵?

  有了这样的打算,一场庆功宴吃的各怀心思,百官作陪,大殿两侧一文一武,宣帝坐在龙椅上,对歌舞曲乐提不起一点兴致,目光一直盯着右首的云徵。

  他穿着一身红衣,慵懒的坐在位子上,一只胳膊搭在桌上,笑盈盈的看着舞姬一下一下的打拍子,似乎十分感兴趣。

  其他将军也都兴致浓厚的看着,和轻声浅谈的文官比起来,他们要闹腾许多,大声讲话,豪气饮酒,没有半分规矩。

  云徵扫眼看见宣帝不悦,这才稍稍坐正抱拳:“还请皇上恕罪,将军们枕戈待旦七年,已经许久不曾如此安心了。”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在外面拼杀七年,你们在长安饮酒作乐,现在我们吵吵闹闹没了规矩你也得忍着,因为是我们给你们安宁。

  宣帝听得出来他的意思,脸色越发难看,紧握酒盏强挤出一丝笑意:“这是自然,纵乐便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