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妃太甜

第一百四十五章 容儿定亲了没

萌妃太甜 拾筝 1039 2019-05-10 00:19:02

  云徵笑了笑,把兵符随手扔回托盘,走出来对着宣帝抱拳:“兵符一介死物,难保不会被有心人利用,诸位将军身负重责,不敢把调兵大权视为儿戏,还请皇上恕罪。”

  儿戏,他竟然说兵符是儿戏。

  丞相老赵气的胡子颤抖,站起来就要指证云徵不敬君上。

  结果云徵下首的所有将军呼啦啦一下全部站了起来,走出来在云徵身后抱拳跪下,几十个生龙活虎的男子一开口就气势逼人:“请皇上恕罪。”

  这一声,震得大殿梁上的灰尘都落下了,也把宣帝的脸色震得煞白。

  他看着云徵,仿佛看到了当年的云安。

  老赵也吓到了,站在那里瞧着他们目瞪口呆。

  今晚的庆功宴,宣帝算是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功高震主,推说自己身体不适乏了率先离席,无助的大晚上跑去慈宁宫找太后做主。

  出宫回家,玉西泽和孟令于蔡柏达三人看着悠哉悠哉的云徵脸色复杂。

  他们承认刚才云徵的做法真是太解气了,毕竟宣帝又想卸磨杀驴。

  不过这货嘚瑟的让人想打他,可惜他们三个加一块都不够他捶,想想还是算了。

  云徵走着走着自己笑起来,伸着头问玉西泽:“容儿定亲了没?”

  玉西泽瞬间警惕:“没有,不着急,等她懂事了自行决定,还有,我不希望她嫁一个年纪太大的。”

  “......”云徵白了他一眼:“我就问问,别那么紧张。”

  孟令于直接笑出了声:“人家还是个孩子你就又是割头发又是保证会对人家负责的,西泽紧张理所应当啊。”

  “就我这样的人还需要紧张?”云徵自我感觉相当好:“我可是做了二十三年的正人君子了。”

  “呸~”蔡柏达鄙夷的瞅着他:“不要脸。”

  他们三个合起伙来调侃自己,云徵识趣的不犯众怒了。

  和孟令于蔡柏达道别后,他跟着玉西泽就去他家。

  站在大门口,玉西泽站在门口一点也不想让他进去:“你该回自己家了。”

  云徵厚着脸皮一绕就进去了,大摇大摆的根本不把自己当客人:“多年不见,我想你了,多住几日也无妨。”

  你是想我了还是别有居心真以为我不知道?

  玉西泽被他气得全身颤抖,脸色阴沉的跟着进去:“边关风沙大,把你的脸皮都磨出老茧了。”

  “可惜我还是花容月貌玉树临风,唉,愁啊~”

  他赖在这里不走,玉西泽气归气也没真的赶他。

  第二日休沐,玉西泽起了个大早去扫梅花上的积雪打算煮茶,拿着东西刚到院子里就看见了云徵。

  他依旧一身红衣,靠在廊柱上在和人说话,对方是谁玉西泽看不大清,他好奇的往前走了几步。

  “难不成是在勾搭我家的小丫鬟?”

  他压抑不住好奇心,鬼鬼祟祟的靠近,支棱着耳朵偷听。

  “我知道庙会,只是很多年没去过了,在梅花坞的时候风雪太大,师父们都不许我出门的。”

  是容儿?

  玉西泽一阵糟心,云徵这个混账一大早不好好睡觉,竟然跑来撩拨他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