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若凝眸

【将计就计】第031章 君王恩赐椒房喜(一)

若凝眸 耳心亚 2055 2019-04-16 13:17:58

  这日是六月十六日,皇帝昨夜依着祖制与皇后同宿在了朝晖殿。陪皇帝用过早膳后皇后便回了明坤宫应付后宫众妃请安。她不耐烦嫔妃间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便早早打发了来请安的后宫众人。

  容贵妃如今已经有孕六个月,她本就身形纤瘦,穿上宽大的衣衫,虽然已经显怀但是并不显得臃肿。她扶着思婷的手缓步走出明坤宫,却在宫门口被人叫住,不由得停住脚步回过身子寻找声音的来源。

  只见明坤宫前跨院里,孟昭仪含笑快步走来,她走到容贵妃身前福了一福说道:“贵妃娘娘万安!嫔妾听说娘娘宫里的梨花如今开的正好,想着去瞧瞧,不知娘娘可愿意让嫔妾进您的宣康宫?”

  容贵妃闻言挑了挑眉,对着孟昭仪说道:“怎么,孟昭仪也喜爱梨花?”

  孟昭仪道:“并没有贵妃娘娘您那样喜爱,只是觉得不看便是遗憾罢了!”

  容贵妃看着孟昭仪含笑的脸微微皱眉道:“既是如此,你便随本宫一道回去,可不能留下遗憾!”说罢转身扶着思婷的手走向宣康宫。

  孟昭仪并不在意容贵妃的态度,她眯起双眼看着容贵妃的背影,嘴角微微上翘,脸上爬满了算计。她扶着贴身宫女凝离的手,一步一摇地跟上容贵妃,向着宣康宫走去。

  宣康宫内的跨院里,侍候宫人都远远地站在二十步之外,梨树下的红木圈椅上对坐着两个宫装美人。容贵妃亲自拿起一杯刚刚煮好的茶递给孟昭仪,质薄如纸的白果杯里茶汤澄黄明亮,是极品的日铸雪芽。

  孟昭仪接过茶杯在鼻前轻轻地嗅了嗅,随后轻啄一口对着容贵妃道:“贵妃娘娘这里的茶果然是极品,嫔妾那里可没有这样香醇的兰雪茶,倒是要厚着脸皮子向贵妃娘娘讨一些回去了!”

  容贵妃放下手中的茶碗,看着眼前笑意盈盈地人说道:“这茶虽好却也不算是极为难得,本宫哥哥前些时候送进来不少,若是你喝着好,一会儿给你带回去一些就是了。”

  孟昭仪闻言笑意更浓,说道:“如此嫔妾就多谢贵妃娘娘了,呈沛若是见到这茶一定欢喜极了!”

  容贵妃挑眉道:“大皇子还在长身体,茶还是少饮为好!”

  孟昭仪:“您说的是!他还是个小孩子,只是如今他在书房读书,学了些道理便觉得自己是大人了,整日价板着个小脸,您说是不是很有趣?”

  容贵妃道:“哦?我倒是有些日子没见到大皇子了。”

  孟昭仪道:“呈沛淘气,如今您身子金贵,嫔妾怎么能放心他一个人来宣康宫?”

  容贵妃道:“大皇子虽然年纪小,却是极为懂事,你大可不必如此拘束他。”

  孟昭仪闻言笑道:“他确实懂事,皇上也时常这样夸赞他,如今他是皇上膝下最年长的皇子,皇上可是说了,对皇长子寄予厚望。”

  容贵妃见她这般说,不慌不忙地道:“这是自然!只是皇子年幼时子凭母贵,皇长子终究是差在了出身上,你说是不是,孟昭仪?”

  孟昭仪藏在袖子里的手攥的紧紧的,宫女出身是她的隐疾,最痛恨别人提起。如今容贵妃这样直白的说了出来,让她怎么能不生气?只是再如何生气,脸上却未显露半分,她欠身靠近容贵妃,故意放低声音说道:“嫔妾出身不高,所以才要为呈沛选一个出身高贵的伴读啊,您说是不是?”她含笑附在容贵妃的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

  容贵妃微微蹙眉,轻声说道:“怀璧?”

  孟昭仪收回探出的身子,轻轻靠在圈椅上笑着说:“娘娘果然聪慧,顺亲王也正有此意,若是世子爷能做了呈沛的伴读,想来您肚子里的这一位皇子,也少了些敌人不是?”

  容贵妃听她如此说,随有些不屑,却也不露声色。她拿起茶杯对着孟昭仪比了比,笑着说道:“既是如此,本宫就先谢过昭仪的美意了!”

  孟昭仪也拿起茶杯回应着容贵妃,笑着道:“娘娘客气了!不过……”她故意拖长声音,看着容贵妃停住了要说的话。

  容贵妃道:“不过?”

  孟昭仪:“如今贵妃娘娘您有孕不能侍寝,咱们宫里可是多了个盛宠不衰的美人呢!”

  容贵妃有些不屑的撇撇嘴说道:“只不过是个新入宫的婕妤罢了,也值得你如此忌惮?”

  孟昭仪道:“如今只是个婕妤不假,只是她多日独宠,难免日后不会成什么气候。更何况他爹还是咱们皇上的授业恩师,若是日后她生下了皇子……”

  容贵妃道:“怎么?你怕她爬到你头上去?”

  孟昭仪笑了,说道:“爬到嫔妾头上有什么要紧,若是压在了您的头上,怕是顺亲王也要避其锋芒了。”

  容贵妃:“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孟昭仪:“贵妃娘娘,未雨绸缪方能有备无患!”

  容贵妃笑道:“本宫的事,本宫有分寸,不劳你费心!”

  孟昭仪道:“娘娘您有分寸便好……”

  二人又在院子里闲话几句,孟昭仪便起身告辞,容贵妃借势送走孟昭仪后,搭着思婷的手走向怡康殿。她刚迈进殿门,便打发了身边的奴才,只留下思婷一人侍奉左右,脸上的笑意顿时退的干干净净。容贵妃坐在软塌上,有些疲惫地捏捏眉心,对着思婷说道:“婷儿,你去问问哥哥,怀璧是怎么回事!”

  思婷替容贵妃捏着肩膀,轻声道:“想来王爷自有谋算,郡主您放宽心,切莫劳神太过,奴婢这便去查清楚。”

  容贵妃道:“嗯!去吧!小心些。”

  思婷回道:“您放心!”便转身走出宣康宫。

  容贵妃歪在软榻上兀自出神,她不明白哥哥为何会与孟昭仪有所勾结,甚至会扯上亲生儿子。嫂子那样宝贝怀壁,怎么能舍得,哥哥又是如何安抚嫂子的?她有些想不通,如今这般不是很好吗?为何一定要把所有人都牵扯其中,那个位子就真的那么重要?她摩挲着自己的肚子轻声道:“孩子,娘该如何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