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芸始生渡长情

第五十四章 变小

芸始生渡长情 九三丫 2733 2019-05-15 23:57:22

  碧药山庄,遍布各种奇花异草,草香随清风吹拂,如平静的海浪,时不时泛起点点涟漪。

  小凉亭内,白衣男子负手坐在栏上观望摆在桌上的美味佳肴,然后,又将她极为爱吃的蜜饯塞在她轻易够着的地方。

  “用得着弄得这么好么?反正也是吃的。”邑旸说时,手指痒痒就偷偷抓了一小把干果。

  只是,某些人眼疾手快,持着筷子敲疼了他的手指。

  “这是给妙儿准备的,你想吃,你家的厨房里还有,自己去那边吃去。”

  “哎哟喂,我自家的饭菜都吃不得了么?”邑旸嗤笑,这里好歹是他的地盘,想吃就吃,被这客人身份的元尊管着,有失颜面啊。

  东君知道这邑旸玩心很重,最喜欢触碰他的底线,于是摆放好碗筷说:“我去接妙儿过来吃,若是我回来发现少了点什么,小心你的脑袋。”

  “说得我很想吃的样子,我啊,不吃这些,只吃丹药。”邑旸随意坐下,摆摆手很不屑。

  东君不语,端起手来一步千里朝药池方向走去。

  邑旸自个儿把玩拂尘,听他远离此处。于是露出狡黠的笑意,转身埋头开吃。

  反正这里是他的地方,东君又能奈何他?

  不多时,一袭白衣如风停在药池门口,吹散了绕在地上的云雾。

  只是,他很好奇,为何这药池的门是开着的。莫非这邑旸的弟子偷偷出去了?若是如此,这么不靠谱的人真是和他师尊一般无二。

  宫殿门自动推开,东君迈过门槛步入其内。走在水上,他瞧见邑旸的徒弟就盘膝背对着他而坐。心里微微露出愧疚感,原是自己多想了。

  他走过去,张口说:“越千池,妙儿可化形了?”

  越千池依然背对他不动声色,这让东君感到好奇。

  这是怎么了?

  东君大步上前,才发现这厮竟然睡着了,还睡得十分沉。难怪自己喊他都不搭理,原来是偷懒来着。

  也罢也罢,偷懒就偷懒吧,只要护着妙儿就可以了。

  东君无奈摇摇头,转身去瞧泡在碧水盘上的小小万灵石时,发现里面的神灵草汁液不仅被吸的一干二净,就连那小小的万灵石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妙儿呢?

  于是,东君拂袖,一股大风将越千池吹到,伴来的是极寒的水雾将他冻醒。

  越千池睁开惺忪睡眼,感到体内十分寒冷,哆哆嗦嗦抱着自己抬头瞧了眼是谁折磨他。一看是怒发冲冠的东君时,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我问你,让你守着妙儿,如今她人呢?”

  “人?不是就在那里么?”越千池挠挠头,手指指向碧水盘时,才发现里头空无一物。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不应该信你的!”东君拂袖离去,因为他感应到玄妙还在碧药山庄,而且还化成了人形。

  可是,她化形后为何还不来找自己?难不成还在气他以前那般对她么?但是,在千年的朝夕相处下,他和她解释了,她也没闹脾气。还是说,那时候的她连脑子都退化了?

  一路上,东君放大神识,将玄妙走过的地方残留下的气息一一走去。最后竟越走越远,还越过了一片丛林,在丛林外有轰隆轰隆的瀑布声,而玄妙的气息也就越来越近。

  一处两山夹着一条瀑布从苍松中倾泻而下,击落在下方的岩石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溅开的水似无数颗闪耀的珍珠,在半空中一闪一闪地消失。

  顺着这条瀑布下,有条浅浅小溪蜿蜒流向西处,还伴有无数条碧绿浅红不知名的肥鱼游走。

  忽然,有个肉鼓鼓的小小樱色身影从高空落下,砸在这鱼群中,惊吓得它们四处逃窜。

  鱼儿没抓到,反而弄湿了一身。

  “啊~好饿啊。”软软的童音发出惨叫,她蹑手蹑脚迈起如莲藕粗的赤脚在水中慢慢向鱼群行走,还举起肥硕的手掌欲要向它们扑去。

  在她圆溜溜的眼里,这些鱼群都是烤熟的美味。

  最后,她终身一跃,扑了过去,整个人泡在水里,又惊走了一群鱼儿。只是,她也不是没有收获,嘴里还叼着一只挣扎的碧绿浅红肥鱼。

  正当她高兴之余,准备开口吃的时候,竟然发现水中有个倒影,而那个高大的身影竟将日头的光给挡住了。

  “妙儿,是你么?”东君不敢想象,泡在溪水中,嘴里叼着鱼,身着樱色纱裙披长发,模样只有五岁孩童的她,竟会是玄妙。

  “啊?君哥!”玄妙张开口,好不容易抓到的鱼儿就从她嘴里溜走,急得她快快追去。

  只是还没跑多远,就被身后的人一手轻轻提起。

  “啊,君哥,你干嘛!那条鱼是我好不容易抓的,我现在好饿好饿,你快快放手,不然就抓不到了。”玄妙挥挥四肢,在半空中不断挣扎。

  东君摇头叹气,捻决弹指对她打去一抹神力,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瞬间被烘干。他没有将她放下,而是轻轻揣在怀里抱着。

  望着肉嘟嘟又十分精致可爱的小玄妙,他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

  唔,好滑好有弹性。

  被捏的小玄妙很不开心,露出委屈的表情,圆溜溜的眼睛蓄着泪光,随时都快要爆发了。

  “啊,不哭不哭,好妙儿,有什么委屈跟我说好么?”东君慌了,抱着她哄呀哄。

  小玄妙摸摸干瘪的肚子,掉下如珍珠的泪水奶声奶气地说:“君哥,我饿~啊呜呜……”

  “我知道你饿,所以一早在凉亭那边替你备着了,我现在带你去吃饭。”

  “啊呜呜……可是……我现在就想吃那鱼……呜呜……”玄妙抹着脸上的泪水,哭得更是大声了。

  东君此时感到头痛欲裂,只好哄着她将她放在岸上说:“好妙儿,不哭不哭。君哥马上抓来烤给你吃好么?你就莫要哭了,哭的话会让我紧张,抓不到的。”

  堂堂神界最强的神竟说连一条鱼都抓不到,那可真令天下人嗤笑了。

  只是这小玄妙十分听话,只要为了吃的,她都能忍,也收起了哭声。

  东君瞧她乖巧安分的模样,心疼地拿出帕子给她擦擦脸。

  他的妙儿怎么会变得如此了呢?

  稍后,岸边架起了树枝支架,一条削皮的树枝贯穿一整条鱼,东君捻决起火,让它慢慢烤着。

  小玄妙闻到鱼香味,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东君见状,拿起帕子给她擦擦,再将她搂在怀里。

  “君哥,我要吃辣的。”

  “君哥第一次烤鱼,就将就吃吧,我怕拿捏不好力度,辣弄多了怕是会呛到你。等这条鱼烤熟了,吃完就跟我去吃饭,知道么?”东君翻了翻鱼肉,觉得这肉还不够熟。

  “听你的,我抓它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呢。”玄妙说着,嘴里还泛着口水。

  看来,她样貌虽然变小了,但心智还是同以往一样。

  于是,他对她变小的样子忍不住好奇问:“妙儿,为何你化形后就是这个样子呢?”

  “不知道呢,只是觉得化成人形后,神力都施展不出来,但体内却是有的。”玄妙握握小手,心里也很疑惑。

  “这事怕是只有师父一人知道,等我们吃完回去后,去找师父问清缘由,到时候让你变回原样。”东君拍拍她的小脑瓜宠溺地说。

  “好呀好呀,这身子太过笨重,走路都很不方便呢。嗯?怎么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了?”玄妙皱鼻嗅了嗅,转头一瞧,才发现在他们谈话间,这条鱼都被烤焦了。

  “都焦了,不吃了吧。”东君举着烧焦的鱼,正准备丢掉。

  “我饿,就算焦了,我也要吃。”玄妙伸出手去拿。

  “那好,要是不好吃,你就丢了,知道么?”东君摸摸玄妙的脑袋,很是心疼她饥饿的模样。

  “知道了。”玄妙夺过来,张口就咬。只是这焦鱼太烫了,她只能一边吹一边小口小口吃。

  “怎么样?”东君抱起玄妙边走边问。

  “苦了点,不过肉质还很不错。”玄妙品尝了一小口,继续埋头吃。

  “那你慢慢吃,我带你去那边让你吃更好的。”东君抱紧了玄妙,催动体内的神力,眨眼睛就消失在这片瀑布之下的河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