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田园神医

第025章 索讨

田园神医 浣水月 1134 2019-04-07 15:05:00

  苏秀云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怕月颖要自己的房间,还好讨要的不是她的房间,要的是苏巧云的。

  苏富贵道:“都是自家人,有话好好说!耀祖,一会儿将五娘的房间让给小七,再给小七挑几块衣料做新裳。”

  月颖谄媚笑道:“爷爷,还有我娘的首饰,被奶奶、大伯娘、三叔娘夺去的那些也得还回来。”

  这话出口,马氏不安地摸着自己手腕上的白银缠金丝花镯子,这镯子式样精美,一瞧就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她最是喜欢,没少在娘家炫耀。

  结果,这东西竟是月氏的陪嫁。

  小唐氏亦不安地捧着自己胸前挂着的白银玉蝴蝶项圈,这可是她的东西,现在交出去,好舍不得。

  月颖是在空间里发现月氏留下的嫁妆簿子,上头写了名称,虽没见过,可她很快就知道,家里伯娘、叔娘、堂嫂们戴的漂亮首饰原就是月氏的东西。

  她走近马氏,看了看马氏腕上的金丝银镯,“大嫂,这东西是我娘的嫁妆,摘下来还我。”

  “我……”

  马氏结结巴巴,支支吾吾地望向丈夫马云山,万般不舍,千般不甘。

  “大嫂是想欺负孤女堂妹,霸占仙逝二叔娘的嫁妆?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她笑得冰寒,抓住马氏的手,强行要将镯子摘下。

  一个小小的人影飞冲而至,一下撞到月颖的肚子上。

  不是旁人,正是苏云山五岁的长子,此刻一张小脸气鼓鼓,满是愤怒、仇恨、厌弃地瞪视着月颖。

  小人撞了一下不甘心,扬起拳头击打月颖。

  “瞧瞧,吃我娘陪嫁水田的粮食,用我娘陪嫁银子建的屋子,还来打我娘留下的唯一女儿。”

  苏云山冷声道:“七妹,你与家里人撕破脸面,这般闹腾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有意思得很。既然是我娘的陪嫁之物,我为甚要便宜了他人,原本我是可以不要啊,可是得了人的好,还欺负别人,嫌别人活该受欺负。这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有些人就宜硬不宜软。”

  苏云天道:“七妹是想他日出嫁后,不要娘家?”

  月颖笑而不语。

  若她真在婆家受欺,以苏家人的性子,根本不会帮衬她半分,还会认为是她自找的。

  “婆家吗?你们早前给我寻的什么人?大伯娘娘家的族侄——胡大傻子,还是三叔父准备将我卖到府城大户人家为丫头?若真是亲人、家人,会给我挑这样的出路。”

  这些事,家里进行得隐秘。她是如何知道的?

  是了,说胡大傻子这门亲时,中间的保媒人是胡氏,村长夫人也是知道的,当时村长夫人还骂胡氏行事恶毒,说月氏生前对苏家做了多少事,苏家的这份家业可都来自月氏。

  月氏才死几年,他们就要把月氏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

  她扬了扬头,一转首继续盯着马氏,道:“大嫂的镯子,二嫂的项圈,你们是不是都得摘下来,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

  苏云山恼道:“娘子,把镯子还给她,待为夫高中,为夫给你买下十只镯子戴。”

  马氏听到这暖心话,果决地摘下镯子。

  月颖接过,用手擦了又擦,“早前可是崭新的,戴了几年,都戴浊了。”末了,厌恶地揣入怀里。

  马氏还了镯子,小唐氏不得不将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摘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