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田园神医

第027章 反抗

田园神医 浣水月 1109 2019-04-08 15:05:00

  月颖知道,水田、宅子是带不走了,也不可能由她带走。

  但是,她可以尽量多拿回一些东西。

  比如月氏留下的首饰。

  她不想在乎这些,但一味的退让会被视为软弱,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

  月氏到苏家十八年,不就是最初退让,后来忍无可忍,也是大闹过几场的,大闹之后,惊动了村长、里长出面,这才换来她只帮人接生赚钱,得暇做些女红,如下地干活、打猪草的活不做。

  女红,有厨艺,又有针线。

  苏巧云就得过月氏指点钱线技艺,现在绣的帕子拿到杂货铺就能卖几文钱。

  小唐氏因是唐氏娘家的侄女,小时候见月氏的绣技好,又缠着月氏学过两个月,得月氏指点后,小唐氏的手帕也能卖钱。

  可这些人,从不念恩情,还处处欺负月颖,拿她当粗使丫头使唤。

  月颖道:“我爹娘就我一个女儿,你们欺负我,就是无情无义,水田、宅子是因我爹娘才置下的,凭甚我每日要干那么多的活,可大嫂、二嫂、五姐、六姐,出生就比我尊贵不成?干的比我还少,穿得比我还好,吃得比我还要精细?

  今儿既然爷爷、奶奶都在,就把活计都细细地分分,叔伯堂兄有读书的,不干活在情理之中,可她们却不能不干活。”

  苏富贵早前就提过一次,说不能什么活都让月颖干。

  自月氏过世后,连胡氏、唐氏都变懒了,下厨做饭的时间少了,虽然孙氏不放心儿媳做饭,是因为怕她们米加多了、面加多了的,怕家里不够吃,可她们总可以喂猪、生火、扫院子、下地拔草罢。

  苏秀云忙道:“只要我不打牛草、不打猪草,怎么样都行。”

  要是一把抓去,再抓一条蛇,她可不要活了。

  她最怕下地干活,就怕遇到蛇。

  她这辈子,最畏惧的就是蛇。

  王大娘母女贴在墙根下,想听苏家的动静,这会子声音却小了。

  看样子,是苏富贵出面将月颖压下去了。

  王小凤很是兴奋,唯恐天下不乱,终于可以瞧热闹了。

  苏富贵道:“夫人,你给他们分分活计,老大要带三郎、四郎下地,苏家的男子是不干家务活,更不会做下厨、喂猪这样的活。”

  孙氏被丈夫一声“夫人”唤得心花怒放。

  月颖今儿一场大闹,虽然惹她不快,可也让她有了在全家上下面前立威的机会。

  孙氏道:“老大要带三郎、四郎下地干活,家里活就不用干了,农忙时下场,农闲时,三郎、四郎轮流放牛、打柴。

  大房、三房就轮流下厨做饭、喂猪、放鸭、打扫家院,上半月是大房,下半月就三房。

  两房人的衣服,就由两房各自的妇人姑娘洗。

  我年纪大了,碰不得冷水,我和先生的衣服就由……”

  好想说让月颖洗,可这显然不成啊。

  月颖正看着她呢。

  “就由大房、三房洗,大房当值时大房洗,三房当值时三房洗。”她吞了一口唾沫,“小七,你自己说,你干什么活?”

  月颖道:“我……”

  苏秀云生怕她说出什么新花样来,今儿被她一闹,苏秀云相信这个也是不安分的主儿,以前一直在忍,而今终于不忍了,将全家上下闹了个人仰马翻。“七妹就打猪草、牛草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