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田园神医

第052章 落魄

田园神医 浣水月 1081 2019-04-21 15:05:00

  “一百两彩礼,外加两抬聘礼,不过我做生意忙,在百里县只能待两日,后日就前往靠山庄接人还家。”

  “如此,苏秀才那边,老婆子就回话了。”

  这桩生意做得好,回头肯定有额外的赏钱。

  牙婆笑颜如花。

  不远处,月颖近了孙氏,笑微微地道:“我给六姐买了对绢花,还买了对耳坠子,又给奶奶买了两个馒头。奶奶,你肯定饿了吧?”

  “还未到晌午呢,我们去城外赶马车!”孙氏指着同行的妇人,“这是何家庄的木匠娘子,你唤何大娘就成。”

  “何大娘万福!”

  临村妇人笑微微地道:“书香门第就是不同,瞧家里的姑娘教得知书识理,瞧着就喜欢。”

  孙氏热情地道:“我雇了马车,两人是坐,三人也是行。何娘子,一道走罢。”

  “好!好,今儿就沾沾苏师娘的光。”

  三人说说笑笑上了城外马车。

  *

  风湿公子回到县城外,山脚下的庄子上,自家的屋子是祖上留下来的,建得还稳固,都是砖石结构,冬暖夏凉。

  偌大的林间只得一户人家,虽有院墙,却与周围的人家显得隔隔不入,这林子也是他家的祖产。据说这一片得有二十亩,原是曾祖置下后准备建成祖屋的,不曾想,自曾祖父到他这辈,竟是四代单传。

  曾祖父、祖父还有姐妹数人,到了他父亲这辈,就只得一个长姐,这大姑母当年在府城时,爱慕上一个鲁省学子,不认同家里订的亲,跟着学子私奔。

  祖父母气得不再认她。

  几十年过去,大姑母再没回来过。

  而他这辈,父母只他一个独苗。爹娘这一走,他连个堂兄弟、表兄弟都没有。

  小厮人未至,声儿先到,远远就连呼了几声:“爹、娘!爹……”

  一个憨厚、黝黑的汉子闻声出来。

  身后跟着一个裹着厚头巾的仆妇。

  “铁柱,你乍呼个甚?你娘的头风症刚好些。”

  妇人揪着鼻梁上,鼻子已被她揪得通红,“公子的药可抓了?”

  铁柱喜道:“爹、娘,你们猜我们在城里遇到谁了?”

  “谁?”

  “夫人给公子订的那个未婚妻,月夫人的女儿……”

  铁柱当成天大的新鲜事,眉飞色舞地将今儿遇到的奇事说了。

  妇人念了声佛语,“阿弥陀佛,好人好报,公子一直因着风湿病不愿累了她,不曾想到,她竟自己寻来了。这定是夫人在天有灵,引着她来寻的公子。”

  只能这样解释,否则那姑娘明明不知道婚约,那么多的人,为甚谁也不寻,偏偏就寻着公子了,还给了公子两千两银票。

  公子道:“奶娘,这事不能再拖,不管我会不会娶她,如果我不帮她,她就被她的三叔给贱卖了,奶爹先入城采买,一会儿铁柱也跟着去,将喜服、首饰都备好。”

  她让准备什么,他就照着预备。

  月姨是哪年过逝的,以前他不寻去,就怕月姨念着旧情把女儿嫁给他。

  他犯病的时候,直想不活人,要不是看在谢家就他一个,他真想死了,父祖连个继承香火的人都没有。

  耳畔,时不时忆起母亲临终前的叮嘱:“活下去,无论多痛苦、孤单,也必须活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