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田园神医

第062章 家贼

田园神医 浣水月 1105 2019-04-26 15:05:00

  胡氏、马氏听到这儿,这苏初云的胆儿越来越大了,这分明就是嘴不饶人。

  她们是知道唐家的门道,可知道归知道,因忌讳苏耀祖父子是秀才,是家里将来最有可能入仕为官的,不敢开罪他们啊,这会子,竟被苏初云给说破了。

  孙氏一脸的不可思义。

  苏初云当着三房的人说出来,看来这是真事。

  唐家贴补唐氏这是谎话。

  “初儿,三房年年都在置新衣,这钱儿……”

  胡氏、马氏也想知道三房的钱是怎么来的。

  就算是绣帕子,可三房也不该过得这么好。

  苏初云道:“这事儿,家里恐怕就只得奶奶不知道。秋天收稻谷,奶奶去晒场,就回来喝了碗水,回去就说稻谷少了,三叔娘还说稻谷晒干,肯定有会少,可谁不知道稻谷的水气折损是最低的,稻谷有谷皮包着,湿的时候是沉些,可装在筐里就是一筐,微冒一筐,晒干了那也是装得平满的一簪。

  明明挑了三担出去晒,怎的回来就只得两担?奶奶说少了,还真是少了,只因年年如此,奶奶就没提。

  我那日瞧得真真的,是……是三叔父和二哥在那会子从晒场弄走一担稻谷,这稻谷就……就藏在离晒场不远的刘麻婶家……”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就低了。

  外头,传来苏光宗那无法压抑的怒喝声:“什么?他们把家里的稻谷弄走了!”

  一担子稻谷,得二百多斤,一斤按最低市价四文钱计算,这也是一贯钱,能折一两银子。

  胡氏、马氏与苏秀云都惊得目瞪口呆。

  孙氏听到这儿,当即扯着嗓子,扬起手“啪!啪!”两声就过去,苏耀祖、苏云天父子一人生生受了一巴掌,“好啊!千防万防,我还说这稻谷晒干,没这么大的损耗,三担怎么变两担了,还以为是晒场周围的人偷了,原来是你们干的好事?”

  苏光宗进了院门,肩上扛着一担柴禾,身后跟着一脸怒容的三郎,“小七,真是你亲眼瞧见的?”

  这是苏初云记忆里发生的事,连连点头。

  苏三郎道:“你瞧见了几回?”

  “从……从我八岁时,无意间就发现了,我早前想说出来,我娘说,叫我悄悄儿的,娘不让我说。娘说祖父、祖母最疼三叔,要是知道三叔干出这种事,肯定会伤心。

  后来每年到收稻谷的时候,一看到三叔、二哥奇奇怪怪地出门,我就知道他们在这么干。他……他们为了封住刘麻婶的嘴,每年会给刘麻婶一百文铜钱。”

  在苏初云留下的记忆里,确实在八岁那年发现的。

  但苏耀祖父子是不是那年开始干的,就不得而知,但以月颖的判断,那肯定不是第一次,确实他们偷稻谷的时候,太过熟络,而且动作又快。看似两个文弱书生,偷稻谷时真是麻利、爽快,便是苏光宗常干农活的,也不如他们麻利。

  苏耀祖父子不是要卖她,她要不在离开前狠狠地反击一把,她就不是月颖。

  她是为自己,更是为了前身苏初云。

  她埋下头,故作胆怯地道:“今年最后一次,他们刚将稻谷移到刘麻婶家,我就奉奶奶的令过去翻晒,正看到三叔和二哥在抬箩筐,我……我想到娘说的话,就躲闪不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