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田园神医

第066章 指责(四更)

田园神医 浣水月 1061 2019-04-27 16:35:00

  苏富贵沉着脸,读了几十年的书,他早年也曾下地干过活,后来苏光宗能独挡一面,他这才没下地,而是一心在私塾当坐馆先生。

  他瞪了一眼,“唐氏呢?家里人都叫回来,到堂屋上说话。”

  大房人全都是愤慨之色。

  唐氏、小唐氏抱着木盆,看到院门外指指点点乡邻,只片刻就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小唐氏望了眼唐氏,这是东窗事发了?

  唐氏不说话,但从周围的议论声里,也知道偷卖晒场稻谷的事被苏初云给闹出来的。

  她蹙了蹙眉头,早知道如此,就该更早将她给卖了。

  就怕留出祸害,到底还是没防住。

  苏富贵道:“四郎,把院门关上,一家人都来堂屋。”

  堂屋上摆了两张桌案,一张长约三尺,宽不到一尺五,上头供着孔孟画像,画像之上挂了一匾,写着:“诗书传家”,案上供了个香炉,摆了两盘子山果,一盘山楂、一盘核桃、板栗,都是近来三郎、四郎在山里采的。

  堂屋中央有一张方桌,这是素日苏富贵祖孙三代的男丁在此用饭的地方。

  苏富贵坐在上位。

  马氏给他砌了碗茶水,小心翼翼地奉上。

  苏富贵沉声道:“夫人,你也坐吧,大哭大闹只让旁人瞧笑话,有什么事,趁着一家人都在,都说清楚罢!”他一扭头,“老大,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苏光宗道:“我和三郎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闹开了。”

  “谁知道?”

  孙氏道:“拙妇知道!”

  在他的面前,大字不识的孙氏也学会文绉绉地说话。

  孙氏就将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说了。

  苏富贵听到月颖手握证据,委实吃惊不下,“证据?是什么证据?”

  苏耀祖心下打鼓,如果没有大房人耕作,他们一家可如何过?

  他们不想分家,眼下的大事好几桩,万万不能分。

  待四郎娶妇,苏巧云出阁,待那时分家就成,现在怎么也要拖上大房一起过日子。

  “父亲,偷卖稻谷的事是儿子的错。我们三房父子三人读书,花销大,这笔墨纸砚哪样不要钱。”

  说得振振有词,仿佛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不过是捡了几枚稻谷的事。

  胡氏道:“三弟,花销大,你就能把钱拿给唐家,供唐六郎读书;花销大,就能自作主张,不与父兄禀报,私下偷卖稻谷,中饱私囊?”

  唐氏心下一转,这件事,万万不能承认,一旦认了,吃里爬外的罪名跑不掉,还会让四郎怨恨上她。“父亲、母亲,唐家家大人多,哪里需我们供他?就我两个哥哥的勤劳,那么一大家子人还供不起一个唐六郎读书?”

  他说什么都不会认。

  苏耀祖道:“我们没供唐六郎读书。自己父子读书都顾不过来,哪有余钱接济唐家。”

  苏富贵对苏耀祖夫妇的否认还满意,一定供唐六郎读书的事是真,他会很难做,毕竟,他还两个孙子没读书,家里要供读书人,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苏云天微微蹙眉,卖了稻谷得的钱,他也时不时从苏耀祖那里拿,可每年都是省了又省,到了下年,苏耀祖又总说没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