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25岁小公主

第五章 你看起来很好欺负

25岁小公主 花萝卜须 2001 2019-05-15 23:56:37

  一个出租车掉到了水里去了,他的打表器上的计价已经跳到了三百,还在继续,跳到了480,停了。

  贱命,也就值这些钱吧。

  “你怎么能在这里喝饮料。”穆安身后一声很是不客气的声音。

  “为什么不能喝。”穆安转过头,手里杯奶茶。

  一个女子手中抱着一本书,纯白的界面。只有一个书名号。穆安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实体书。

  只是抱着这本书的女子却并不是如同那书面的纯洁的一般的白洁。

  “你这么甜腻的东西把这里的超然脱俗的气氛都破坏了。”女子不高的个子倒是浑身都是嚣张跋扈的讨厌。

  穆安忽然脑海之中就想起了一句话。

  身材短小的生物都是爆发力特别强,那是对于无能者的一种自我保护。

  “你嘴巴这么贱,倒是很是不适合这里,该走的是你。”穆安嘴角还是带着那种恬静的好欺负的笑容。

  从始至终那脸上的笑容都不曾淡化。还喝了一口奶茶。

  不过那讨厌的女人真的是没有说错,这奶茶是真的很是甜腻呢。怪不得,吃遍了山珍海味就是没有喝过奶茶。

  “你。哼。”那女人似乎是又找出了穆安身上的攻击点。“一看你就是那种俗物的粉丝,竟然给我们的作者同一天开签售会,你这就是自己卖不掉,来蹭我们作者的热度,好多卖几本吧。”

  穆安那满心的恶心之感倒是没有了。

  她,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她,无法讨厌这么一个有眼光的人。

  虽然这个女人满嘴喷粪,但是,这也是放错了位置的财富,毕竟,粪便还是能够施肥呢。

  “刚才有个司机掉进了水里了。”

  “我的作者来了。”在还没有消化掉了穆安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之后。那姑娘看着人流攒动,自己忙不迭的挤了进去。

  “看来,我的粉丝也太过于狂热了。急眼了都不认识亲妈了。”穆安又喝了一口奶茶,还是说不上喜欢。

  伸手就放在身边的台阶上。

  却是感觉那奶茶竟然自己在浮了起来。难不成是,地心引力消失了。

  穆安一扭头,一个男人带着鸭舌帽。嘴巴里正咬着自己刚刚手里的那杯奶茶。喉结滚动,那奶茶管里正在有条不紊的向上运输珍珠。那男人的眼睛很黑,很亮,穆安从那个眼神里看到了自己。

  “呃。你知道奶茶里的珍珠像什么嘛。”穆安的恶趣味总是不自觉的冒出来。尤其是对于自己还未放手的东西就自己拿走的人。

  “像羊粪蛋。”

  “噗!”的一声。穆安已经早有先见之明的说完了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抽回了手,一溜烟逃进了地下地铁之中。

  能跟穆安抢食的人还没出生呢。

  “咳咳咳咳咳。”会场之中圣诞树下,一个耳朵上打的耳钉能当晾衣绳的男孩子弯着腰不住的咳嗽。嘴巴里吐出一个个有一个黑色的奶茶珍珠。

  “羊粪蛋子。”几个字在胃里翻滚着。

  忽然,一个更加恶心的念头在脑海之中响起。这个姿势,他又是像什么。

  好像权衡一下,吃下去,和拉出来,他更加的像一个人。

  穆安在一个面馆之前看着服务员端上来的一碗面发呆,她正在犹豫吃不吃,因为她刚刚去洗手间,看到了一个苍蝇落在了上面。

  只是,那个忧伤的表情被一个小姑娘看在了眼里觉得是她没有钱。

  毕竟,在这个城市里,穆安更像是一个身单力薄的落魄者。

  无能者总是倾向于将别人也看作是无能者。

  一直柔软的手附在自己肩膀上,轻轻一下。“安心吃吧,钱我帮你付过了。”

  一仰头,依旧是看到了一张好欺负的脸。穆安决定恬不知耻一下。“你能收留我一个晚上吗。我没地方住。”

  “这么多的资料。老师?”穆安晚上洗漱完了,抱着自己的大腿蜷缩在她认为的那个小小的出租屋里沙发上最是干净的角落里。眼睛里充满崇拜的看着那脑子里已经忘光光的方程式。“这是英语吗。好厉害。”

  “这个,这个是数学。”张芳嘴角抽搐了一下。

  “不过,我现在还不是老师,我明天准备去面试,要准备明天要讲的课。”说起来张芳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我的条件这么差,大学也不好,应该是又是一个炮灰吧。”张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原本有些肥胖的身材更是圆润了几分,从穆安的角度看上去像一个有了裂纹的皮球。

  穆安知道自己不应该对于收留了自己的恩人有如此的看法,可是,自己天马行空的脑袋就是不自觉的蹦出来这些词语。

  不过,好处是,她可以忍住不笑出来。

  “不如,我就当你的学生吧,你用我练练手怎么样。”穆安摆正了姿势,真的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端坐在椅子上。

  “那个,穆安。高中生,不是这么坐着的。”张芳被穆安这么搞笑的动作自己倒是不紧张了笑嘻嘻的帮她纠正坐姿,真的找到了一点的当老师的感觉。

  “哇,你这么细心,一定是没有问题的。”穆安很是喜欢被人照顾的感觉。

  三个小时之后。

  穆安趴在桌子上,伸着手臂像是一个求饶的白色的旗帜,摇来摇去。“张芳啊。这高中生也有上课不听课睡觉的,你就当我是那种人吧。哈,好吧,我眼睛睁不开了。”

  越来越亢奋的张芳,穆安真的是撑不住了。

  关键是听着张芳练了一个小时,她都已经把稿子背过了,张芳还是每一次都在穆安帮她纠正之后重新在新的地方卡壳。

  穆安后来终于是认识到了问题的症结。

  张芳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卡壳的地方。

  “不如,你也报一个吧。明天跟我一起去面试。”张芳一把将已经跟周公约会的穆安拉起来。

  “我啊。我有社交恐惧。不行。我会摊在讲台上的。”穆安顿时脑袋摇的像是一个弹簧圈。一圈一圈把自己套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