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第89章 太子发怒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虾仁很甜 2425 2019-05-04 21:10:08

  他说到做到,每天天一亮就去找张彪,一日三餐餐餐不落地陪吃,然后上午摔跤下午射箭,一样不落,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可是言而有信的。

  可怜的张彪被这么折腾了几天,直把一张养尊处优红光满面的胖脸折腾得青白交加,到最后更是一病不起了。

  “张大人,您没事吧。”见到大夫给张彪诊了脉,下去开方子,他屈尊降贵地在张彪床边坐下,担忧地问道。

  “王爷,下官歇几天就好。”张彪有气无力地道,浑身上下像是被马车压过一般痛,不过,好在,终于能歇息了。

  “你这是锻炼少了,身体看着肉多,全是虚胖。张大人想必平时公务繁忙,忽略了身体,这可不行,我大奥朝的官员可不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君子六艺,得样样拿得出手才行。”他拍了拍张彪的肩膀,少年老成地叹了口气:“好在本王在此,可以帮助张大人重新强壮起来。”

  “……”张彪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张大人先好好喝药,等你好了,咱们接着锻炼,务必要在本王走之前,给你一个强健的身体。”他起身,一双凤眼,光芒灼灼如夜空中的启明星,让人很容易看到他的认真。

  小样,刚才大夫说了,张彪这是因为太过劳累,又营养不良才会晕倒,他才吃了多少粗粮杂面,也就是这几天他盯得紧,让张彪没多少功夫去偷嘴罢了,这样就受不了了,真真是身骄肉贵,外面的灾民可是连杂面饼子都不能管饱的,他对张彪可还是很好的,至少,杂面饼子随便他吃,只是他自己吃不下去而已。

  “多谢王爷。”张彪额头青筋直跳,暗自决定在这小祖宗走之前,这病就不好,否则,他真担心自己会被累死,他还有金山银山没花,可不能这么早死了。

  而外头,因为张彪一直没出刺史府去粮仓,他的心腹每天主持着放粮事宜,每天一车车粮食悄无声息被藏在了他们以前挖的地窖里面,渐渐的,心也越来越大了。

  刚开始,发给灾民的还是一半粮食一半沙,到后面,已经变成了四分之三的沙子掺杂了四分之一的粮食。

  这些粮食扣下来,大头被张彪以及他背后的大人物拿了,他们这些小喽喽也跟着能喝点汤,藏得越多,他们也能多分一点,抱着这样的心思,心腹越发贪婪,恨不能全换成沙子给灾民的好。

  每天分到的粮食沙子越来越多,拿回去挑干净了沙子熬成的粥清可照人,这些灾民也开始怨声载道起来。

  “嚎什么嚎,现在到处都缺粮,你们有的吃就不错了,不想要,可以,还回来就是。”放粮的官吏吊捎着眉眼,手中的量筒拍的砰砰作响,尖酸刻薄地挖苦道:“你们这些吃白饭的还有什么不满意,怎么着,要白米白面的伺候不成,我呸,美的你们。”

  这些日子,从最开始发放粮食掺了沙子,这些官吏就是用这些酸言酸语堵住他们,而且看谁闹得厉害,直接拉下去不给粮食了,灾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只不过,这几天越发变本加厉了,分到手的粮食越来越少,家里孩子喝了不顶饿,天天都在啼哭。

  “官爷,多给一点吧,这都是沙子,实在不够吃。”有灾民看着麻袋里面灰扑扑的沙子里面偶尔冒出来的黄灿灿的粮食,苦苦哀求道。

  “滚滚滚,你想多要点,他想多要点,老子哪里去给你们拿,这每日都是有定数的,想多要,行啊,滚回去把枕头塞高点,做白日梦去。”放粮的官差态度恶劣地推开了那个灾民,吊儿郎当开口:“下一个。”

  前几天粮仓开始发粮的喜悦一扫而光,整个灾民区都是一片愁云笼罩。

  “呜呜呜,爷爷……”有哭声从一个草棚里面传来,听的人心里沉甸甸的。

  “豆子,你睁开眼,别吓爹爹啊。”不远处也有喊声,伴随着妇人的啼哭声传来。

  灾民们都心有戚戚然,是又有人撑不住,去了。

  这些日子,家里有年轻人的还好些,可以去山上挖些草根树皮凑合着冲击,那些老弱病残就很多顶不住了,这些灾民聚集的地方,哭声就没有断过。

  “那些狗官,不得好死。”有人低声咒骂道。

  一批来的粮食,开始两天发放里面几乎没有沙子,然后到现在几乎全是沙子,想也知道,是有人做了手脚。

  同一时间,一处高门大户的书房里面,太子看着面前打开的麻袋,里面沙子掺杂的粮食刺痛了他的眼,他修长的手指收紧,一股怒焰从心头蔓延,燃烧至四肢百骸。

  “他们,怎么敢?”太子深吸口气,勉强压抑住眸底的杀意,声音一下高了八度。

  这些都是灾民活命的粮食,这些胆大包天的人往这里头下手,那就意味着有很多百姓要被活活饿死,这样作为储君的他怎么能容忍。

  “灾民的情况怎么样?”太子闭着眼,剧烈喘了几口气,才沉声问道。

  “不太好。”张五低垂着头,恭敬地回道:“灾民中已经出现了死亡,聚集区现在天天都哭声一片。”

  “那几个官员还是不肯开口?”太子继续问道。

  “是,属下无能。”张五低低应道,坐在上首的太子依旧如往常一般面容俊美,温润如玉,可现在压抑中却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气势,让张五都感觉到了紧张。

  张五也觉得奇怪,明明那几个家伙手里掌握了张彪的罪证,这几天的游说他们也有些松动了,张五为了让他们放心,还特意抛出了太子殿下亲自来坐镇中州,定会保他们平安的消息,没想到,那几个官员反而一致保持沉默了,无论张五怎么努力,也都闭口不言,这让张五又是挫败又是不解。

  如今太子问起来,张五也觉得憋屈的很,太子第一次亲自吩咐他办事,就出师不利,他真的是犯水逆。

  “孤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灾民就会饿死更多,至于抓张彪的罪行,等赈灾过后再慢慢定夺,你们现在就调派人手,分一队包围刺史府,一队包围粮仓,这些日子所有视线都汇聚粮仓,并没有粮食运出去,贪污下来的粮食也还在粮仓。”太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眼中有风雪弥漫:“至于那些官员。”

  他顿了顿,看向张五:“你找人告诉他们,一味明哲保身不顾百姓,手握罪证却选择沉默不言,任由治下百姓受苦受难,百姓要不起他们这样的父母官,皇上和孤也要不起他们这样的下属。”

  说到后面,太子的声音已经寒得没有一丝温度了。

  “是,奴才马上去办。”虽然太子脸上看不出任何起伏,可张五还是知道太子这些动怒了,心头一凛,立马跪下应道。

  太子已经没有耐心了,那几个家伙继续这么冥顽不化,也没有好果子吃。

  “对了,贤王还在太子府,让周子恒去保护他。”太子想了想,又加了句,虽然不觉得张彪有胆子对蠢弟弟不利,不过,关系到自己蠢弟弟,再小心些也不为过。

  “是。”张五见太子没别的吩咐了,迅速出去传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