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第101章 小七的弱点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虾仁很甜 1966 2019-05-09 20:10:00

  她直直往最近的火堆走去,在炙热的温度中,用木棍拨出几只烧熟了的蝗虫塞进了嘴里。

  “真香,真好吃。”衣着精致的少女一口一个蝗虫不断的吃着,还不时眯着双眼感叹,像是在品尝什么无上的美味一般,空气中滋滋作响的油脂味以及火光旁少女清晰可见的陶醉表情让周围的百姓呆滞了一瞬。

  这些日子吃饱都困难,更别说多久没有沾过油星味的百姓们生生咽了一大口口水。

  “乡亲们,这蝗虫烤熟了味道还挺好的,这并不是老天给你们的惩罚,倒算得上给你们添份菜。”她接连吃了好几只蝗虫,这才起身,薄唇开启,徐徐说道,又脆又响的声音落在百姓心头,像是闷雷炸响心头。

  “这蝗虫能吃?”有大胆的百姓走出来,看着她手中的蝗虫,吞了吞口水问道。

  “你可以试试?”她递了一只烤蝗虫给那人。

  “唔,好,好吃。”比起这段时间划破嗓子的糠糊糊,这样的诱人味道简直是人间美味。

  在第一个人吃了之后,很多人都按捺不住了纷纷加入了捉蝗虫烤的队伍,之前的悲凄气氛一扫而空。

  “乡亲们,蝗虫只是一种害虫,大旱后的气候适合它们生长,所以容易在大旱后大量繁殖,这并不可怕,也不是天罚,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能克服。”眼见得百姓们都在竭尽全力捉蝗虫,太子紧绷的俊脸放松了不少,看着越来越少的蝗虫,眉眼间漾起欢喜的神情,朗声说道。

  “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姓们随即跪在地上口头,脸上再不见之前的绝望哀恸。

  等到这大批的蝗虫都不见身影后,百姓们这才依依不舍地散去,侍卫们灭了火堆,这才护送着他们回府。

  “真是痛快啊,没想到就这么短短的功夫,蝗虫就去了十之八九,剩下的一成,估计明儿个也要被百姓们捉来吃了。”压在心头的难题迎刃而解,太子看向她的目光也带了暖意:“这次的事情,弟妹应该记一大功,不过,弟妹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呢?”

  心情放松下,太子也有了好奇的闲情逸致。

  “这是小时候,爷爷带我烤虫子吃发现的,在晚上的时候点起火把,蝗虫啊蜻蜓的都会往火把上扑,自动送上门。”说到幼年的趣事,她眼底笑意微蕴,既纯且真。

  两人说着,回到了刺史府。

  一直做着针线等候的太子妃立马迎了过来。

  “夫君,弟妹,事情解决了么?”太子妃仰头看着太子,秀美的面庞带着一丝紧张。

  “弟妹已经解决了。”朦胧的灯光给太子妃的脸染上了一层暖意,太子抬手,抚摸着她乌黑的鬓角,柔声道。

  “那真是太好了,夫君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太子妃展颜一笑,恰似朗月破云,驱散了那一丝忧色,柔柔的声音像是甜的化不开的糖,玲珑清脆,让太子微微失神。

  另一边,说是去睡觉其实耳朵一直竖起听着外面动静的他也赶紧跑了出来,见到他哥跟他嫂子神情脉脉在对视,一边觉得牙齿好酸,一边扭头问她。

  “我出马,当然马到成功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手中的小口袋里拿了个熟蝗虫,塞进嘴里,咬得咯吱作响。

  “你哪来的零嘴?”他看着她在吃,他也饿了,他这一天虽然吃的饱,却也因为这两天没有食材进来,吃的很是简单,看她吃东西,就馋得慌,他自顾自伸手拿了一个零嘴塞进嘴里,问道。

  唔,又香又脆,味道还不错嘛,他吞下一个,意犹未尽又去拿了一个。

  “话说,你不是说大话吧,真解决了?给爷说说怎么解决的呢?”出去短短两个时辰解决蝗灾,若不是他哥也是一脸轻松,他真不敢相信。

  “很简单啊。”她吃得多了有些口干,干脆把袋子递给他,自己倒了杯茶喝了,才看着他道:“大家一起解决,你现在也在帮忙。”

  “我帮忙?什么意思?”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她看着他露齿一笑,声音清甜地道:“吃-蝗-虫。”

  “嗷,你说这是蝗虫?”他缓慢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扁扁长长硬硬的零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对呀。”随着她轻飘飘地回答,他立马把手中的袋子扔了出去,整个人连滚带爬地冲到了屋外,就是一阵惊天动地地干呕声。

  “不至于吧,反应这么大。”她嘀咕着,也有些担忧起来,她有想过他知道吃了虫子会膈应,毕竟第一次她被爷爷骗着吃了虫子还生了好久的气,不过这东西香,吃了一次就有第二次。

  所以,她真的只是想小小的报复他一下,谁叫他一口一个绾绾一个为夫的,叫的她整个人都有些不正常了,可也真的没想到他会这般。

  “小七。”太子和太子妃也吓了一跳,从你侬我侬的气氛中出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不断用手指抠喉咙催吐的弟弟。

  “你没事吧,其实,蝗虫就和一般的肉一样,很补人的。”她期期艾艾地走过去,看着桃花眼泪光萦绕,莫名有了一分我见犹怜气息的他,有些心虚地道。

  “哇。”他定定看了她一眼,侧过脸终于吐了出来。

  “弟妹,小七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虫子。”太子妃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凑过去,小声告诉她。

  “他怕虫?”她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口口声声自己纯爷们的他,竟然怕虫,若不是情景不对,她都想笑出声来,怪不得,那么爱凑热闹的他,今晚没有跟他们一起去现场看灭蝗。

  “爷不怕。”她惊呼声有些大,被靠着四喜和太子支撑的他听见,立马扭头,恶狠狠瞪她道。

  只不过,现在水光潋滟的桃花眼,怎么瞪,都有种莫名撒娇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