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第104章 他中邪了吧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虾仁很甜 1902 2019-05-11 21:50:38

  太子出了坤宁宫,就往御书房而去。

  “父皇,张彪等人的供词都在这次,还请父皇过目。”御书房里面,宣帝看着太子高高肿起的额角,还有上面凝结的血迹,眉头皱了起来。

  太子在东华门被皇后截走的消息早就传进了养心殿,而如今太子顶着头上的大包来觐见,这皇宫里,能对太子动手的,猜也知道是谁。

  宣帝目光落在面前厚厚的折子上,又看了眼儿子轻轻淡淡的目光,捏了捏眉心,开口道:“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处理下伤口,朕看完这些,明日再议。”

  “是。”东西已经呈上去了,事情也算尘埃落定,太子一身轻松,行了礼退出。

  而此刻,被皇后劝着回了贤王府的他,心头总有些不踏实,太子夫妇下车了,马车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一下子空了不少,他期期艾艾往她那边凑,忍不住开口问道:“母后刚才是在和哥生气吧,绾绾,你说是为什么啊?”

  “自己想。”她眉心突突直跳,被他这一路绾绾长绾绾短喊得。祖父祖母叫惯了的名字被他喊出来,介于少年与成年之间沙哑的声音,莫名让她心尖一颤。

  “爷想不出。”他挠挠头,苦恼的道,哥从小读书用功,文武双全,太傅们都交口称赞,从记事起,母后总是用骄傲的眼光看着哥,当然,有哥努力了,他作为得宠的小儿子,翘课偷懒,母后也总是用宠溺无奈的目光看他,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一样温柔的母后生气,还是对他事事完美的哥。

  她大概猜到了一点,皇后连在坤宁宫等太子汇报完公务都等不及,这般急吼吼赶来,只怕与中州一事有关,只怕,太子在中州大动干戈,查到了某些和皇后有牵扯的人,不过,她人微言轻,这事又与她无关,当然装作不知道了。

  “不行,爷不放心,明天早点进宫去看看。”他当局者迷,只想到了皇后太子母子二十余年未红过脸,一时没想到其他,眼见贤王府到了,他也不想了,念叨着这话跳下了马车。

  “恭迎王爷王妃回京。”管家开了大门,率了府里众人在门口迎接他们。

  “王爷王妃这一趟辛苦了,都瘦了,老奴已经让厨房准备了好菜给王爷王妃接风洗尘。”李嬷嬷也来了,见到他两下了马车,就凑上前,面容慈爱地说道。

  “谢嬷嬷,爷正好饿了,绾绾,咱们有口福了。”他冲着李嬷嬷微笑了下,眉眼生动起来,耀眼的让人错不开视线。

  她也向李嬷嬷和管家道了谢,远远就看见桃儿抹着眼泪冲过来,笑着迎了上去。

  “嬷嬷,我莫不是耳朵出问题了,王爷刚才叫王妃绾绾?”落在后面的管家一把拉住李嬷嬷的手,一脸震惊地问道,之前还村姑村姑叫个不停,出去一趟,就已经好到叫闺名了。

  “你没听错老李,王爷就是叫的王妃的闺名。”李嬷嬷一双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道缝,这出去好啊,没看到王爷王妃两人之间多了一丝亲昵的气场么。

  “我去亲自给王爷王妃传膳。”自打用了王妃的药,身体也好转了,如今又看着王爷王妃感情好起来,李嬷嬷只觉得自己抱小主子的希望就在前方,顿时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气起来。

  两人一起,在李嬷嬷殷殷的目光下,在正院的花厅用了晚膳,吃完了饭,李嬷嬷也走了,在桃儿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的声音中,她洗漱了一番,顿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

  “你怎么还在这里?”她用细棉布绞着长发,看着他还坐在外间喝茶,忍不住挑眉问道。

  “……”他俊脸微微僵了下。

  “天色不早了,你也坐了一天马车,快回去洗漱了歇息吧,明早不是还要进宫么?”她打了个呵欠,很是直接地下了逐客令,他不累,她还想睡了呢。

  “那行,爷先走了。”他干巴巴说道,起身出去。

  “桃儿,去倒壶水来。”她提起桌上的茶壶,里面的水已经被他喝完了,不由地吩咐桃儿道,这人也真是的,口渴回自己那边喝呗,把她屋里的水都喝完了。

  “主子,咱们住哪儿,景名苑还是?”一出了正院,四喜就急忙开口问。

  “嬷嬷还在呢,就住书房吧。”他看了眼不远处的书房,理所当然说道。

  “李嬷嬷已经回家了,不在府上,主子不用担心。”四喜恭敬回道,很好的掩盖住了眼中的那抹促狭。

  “哦,啊。”他捂着肚子叫道。

  “主子,你咋了?”四喜被唬了一跳。

  “爷,爷内急,来不及去景名苑了。”他刚才坐在外间等她,又是紧张又是口渴,不自觉茶水喝多了,现在要如厕了,他丢下这话,就往书房跑去。

  等到安置下来,可怜兮兮蜷缩在书房小小的床榻上,他还有些心气不顺,哼,还赶爷走,以为爷稀罕睡正房的地毯,这床榻再小,也是床不是。

  然后又想到她说了他赶路辛苦,让他早点安置,又稍微气顺了点,好歹还知道关心他。

  他在床榻上胡思乱想的,裹着锦被滚过去滚过来的,然后,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上。

  “主子?”屋外,听到响动的四喜开口询问。

  “没事。”他慌忙回应,拥着被子坐起来,咽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几下,俊脸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爷这是中邪了吧。”

  他怎么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她的看法了。

  他摸了摸头,额头触手生温,他他一定是发烧了,才有点不正常,一定是这样,睡一觉就好了,麻利滚上床,他不敢再胡思乱想,闭着眼睛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