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第107章 常明礼出事

攻略那个纨绔王爷 虾仁很甜 1312 2019-05-13 21:56:37

  “父皇要饶了承恩候?”御书房内,太子抬眼看着宣帝,有些不赞同道,虽然外面皇后的声声哭泣,让身为人子的他于心不忍,只是,国有国法,不能因为皇后的哭求就纵容。

  “承恩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宣帝摆摆手,威严的面庞染上了一抹疲惫,揉了揉眉心,沉声说道。

  “是。”太子看着宣帝颓废了几分的气息,叹了口气,天子一诺,重逾千斤,父皇已经应下母后了,也只能这样了。

  “小七这次差事办得不错。”宣帝目光落在犹带着惊慌之色的幼子身上,想着他一片拳拳爱母之心错付,心头一痛,勉强笑着宽慰道。

  “都是哥教的好。”一向看见他就皱眉的父皇居然表扬他了,他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太子做的也很好。”宣帝的目光落在长身玉立目光磊落的长子身上,带上了一抹温和:“你们兄弟齐心,其力断金,父皇很是欣慰。”

  “父皇,母后她看着不大好,我想去看看她。”他想到皇后之前痛哭流涕的样子,很是担忧。

  “不必了,让皇后静静吧,这些日子你无事不要去打扰皇后。”宣帝唇角的笑意淡去,怅然道。

  “是。”他扁扁嘴,还想说什么,看到他哥给他的目光,只能郁郁应下了,心不在焉听了宣帝和太子讨论了半天政务,这才得以脱身回府,只不过,心头压着事情,俊脸上一片沉沉。

  才到了贤王府,就看到张远山在门口焦急地踱步,他翻身下马,很是好奇地问:“远山,你是属狗的吧,爷一回来就嗅到风声了。”

  “七少,你可回来了。”见到他,张远山绷得紧紧的俊脸一松,忙迎了上来。

  “爷今天心情不好,没空招呼你,改天再请你喝酒。”他耷拉着眉眼,有些不得劲地说道。

  “七少,常大出事了。”张远山走到他面前,俊脸上一片肃穆,沉声道。

  “常大能出什么事?”他们这一群人横行京城,互相照应,早就成为京城纨绔之首,其他纨绔见到他们也只能退去,谁还这么不开眼招惹他们,不过,张远山脸上着急做不得伪,他皱眉问道,忽然想到他昨日进京时候听到的秋闱开始了,眉心一跳:“他现在不是在考场上么,难道是?”

  常大是他们中唯一一个想要科举走仕途的,也因为其祖母身体不好,决定今年下场,其用功程度连他也咂舌,就看参加他们团体的集体活动逛青楼都带着策论就可见一斑,这个时候出事,肯定是与科举有关。

  张远山亲自来找他,肯定不是身体不适误了秋闱,那就只能是……

  “常大在考场被人发现夹带纸条,已经被刑部带走。”张远山一口气说完,果然如他所料的最糟糕的事情。

  “怎么会?”科举舞弊罪名有多严重,他们都清楚,更何况一步步从童生考到举人的常大,常大可算得上他们中最狡诈的一个,张远山常骂他是外面软糯内心漆黑的芝麻馅汤圆,端看他能在英国公夫人打压下还能成长起来就可见其聪慧,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这不可能。”他斩钉截铁说道。

  “我也相信常大。”张远山重重点头,他们这一群人平日里嬉笑怒骂于街头,可却也是能托付后背的兄弟,对于常大的人品绝对是相信的。

  “常大是被陷害的。”想到常大家里那一摊子糟心事,他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重新翻身上马。

  “七少,你去哪儿?”张远山忙问道。

  “刑部。”他开口。

  “我也去。”张远山也按住马背坐了上去。

  “走。”他扬鞭,打马而去。

  “主子,主子。”四喜已经听到了事情的始末,看到主子绝尘而去,怕主子冲动行事,急得不得了,不过自己跟上去也劝不了主子,只能一咬牙,去找王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