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狼妃出没,请轻宠

第34章心有灵犀

狼妃出没,请轻宠 清风雅宁 2106 2019-05-16 15:48:54

  刚走出这片荒草地,眼前就出现了两个人影,正是云廷和宁柔,她脑海中刚刚还是上一世他一脚踢死小狼的样子,下一刻就出现在眼前了,身子颤抖了一下,向云旌背后躲去。

  马上又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抬起脚步朝着云廷飞奔过去。

  云旌没有错过她躲向自己的一幕,私以为,自己所猜测的,都是对的。

  “云廷,云廷。”

  宁莹边跑边喊,整个人扑在他的怀里,“云廷,好可怕,刚刚我看到两只狼在打斗,太可怕了,我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

  在看到他们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云廷就知道了宁柔要做什么,心中的气愤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只有担心,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宁柔本以为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就抓到了把柄,哪知宁莹竟然这么会演戏,恨不得一巴掌甩她脸上。

  那个云廷更傻,他难道看不出来她是装的吗,她在说谎啊,还露出那副担心的样子,她恨不得此刻就将她的心挖出来让他们看看,不过,这倒是让她有了别的发现。

  “弟妹,你说的可是真的?若是那两只狼在打斗,可是为什么你的衣服却破了呢,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倒是让我好奇的很呢。”

  “王爷,那是因为有一只狼受伤了,伤的很重,可是它身边还有一只小狼,我就把衣服撕了,给它包扎伤口了。”

  “说的好听,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况且,孤男寡女,荒天草地的,谁知道你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话话彻底的惹恼了云旌,“行了,你若是不信,可以带人去看,何至于要污蔑我们。”

  “我哪里污蔑了,你们做了这种事,还不让人说了,还有,她明明就是在演戏,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

  宁柔的厉害她是知道的,整个宁府的男女和她动起手来,都不会占到一点好处,更何况她还练过几年功夫,云旌就更不是她的对手了。

  “云廷,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我想出来找你,可是我迷路了,还好三哥出现了,否则我真的要被吓死了。”

  “知道了,”云廷冷瞥了她一眼,说道:“本王的王妃受了惊吓,本王就先带她回去了。”

  另一只手探进她的腿弯,稍一用力,就将人打横抱在怀里转身向前走去,他们走后,云旌也走了,留下宁柔。

  嗳?怎么这样,明明只是受了惊吓,又不是吓得腿软。

  躲在远处的曲鹂心看着八王爷,明明看到她和三王爷在一起了,竟然一点也不怪她,牙关紧咬,“果然像姨母说的那样,上不得台面。”

  宁柔看着越走越远的人,快走几步跟上。

  “宁莹,你给我等着,早晚,我会将你的伪装戳破,让他们看看,你到底是怎样恶心的一种人。”

  “王爷,已经走了很远了,你放我下来吧。”

  云廷将人放下,站在那里看着她,也不说话,直看得宁莹心里发毛。

  “王爷,我错了,我说谎了,其实我没有看到两只狼打架,只看到一只母狼受了伤,给它包扎了一下,它身边的确有一只小狼的。”

  云廷点点头,“以后莫再乱跑。”

  “嗯。”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宁莹就被他按在了树上,还未等她开口,狂热的吻扑面而来,这次的吻让宁莹感到害怕。

  她第一次尝到了情绪失控的感觉,来不及细想,便陷入进去同他的舌尖相互追逐,正在她动情时,他又忽然放开她,宁莹睁开眼,忽然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云,云旌。”

  下意识的向云廷的身后去躲,这样尴尬的一幕被人看到,实在丢脸,最可恶的就是云廷,他一定是故意的。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你们继续。”

  “三哥,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

  云旌快步离开,再多的不甘,只能化为无奈,压在心底,眼前仍然是她意乱情迷的样子,直到走出很远才停下。

  “宁莹,宁莹,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一拳捶在树上,树叶飒飒落下,若是宁莹在这,一定会惊讶,一向柔弱的三王爷,竟然能捶动一颗人腰一般粗的树。

  看到他仓皇离开,云廷笑了,刚一回头,就看到躲在后面的人偷偷的抹着眼泪,脸色冷了下来,转身欲走,却被她扯住了衣袖。

  “为什么要那样。”

  “哪样。”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温度。

  “为什么要羞辱我,你明明知道我和他的关系,还要在他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从来都配不上八王妃的身份,如果真是这样,您大可以直说,宁莹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然后呢,你想怎样?”

  锐利的眼神紧紧盯着她,她竟然会认为那是羞辱,他何时有过这样的想法。

  “不怎样,左不过是井水不范河水,相敬如宾罢了。”

  云廷眼微眯,深呼吸了几下,突然伸手将人锁在怀里,狠狠的亲吻着,将自己的怒气全部宣汇出来,直到怀里的人再没有反抗的力气,这才放开。

  “我从未想过羞辱你,除了你,谁都配不上八王妃的身份,记住了吗?”

  “那你刚刚···”

  “宁莹,你真笨,既然你这么笨,就不要再想了,我还要去比赛,若是失了第三名,本王可是没有东西要送你了。”

  原来那是要送给自己的么,怪不得人人都说他这样好的猎技,应当得第一名的,却只得了第三。

  可这不对啊,明明是送给曲鹂心的。

  “为什么要送我那个?”

  “因为你啊,一直在看啊,倒不如赢回去,让你天天看,看看你自己到底有多美。”

  这样会说情的八王爷,真让她有些受不了。

  “耽误了这么久,会不会····。”宁莹有些担心,自己可是下了大赌注的,不会泡了汤吧。

  “不会,你放心好了,乖乖跟他们回去,晚上等着你的礼物就好。”

  宁莹骑在马上,偏头去看那在马上的男子,这样的男子,当初自己是瞎了眼吗?

  “王妃,幸好我们没有押王爷是第一名,否则真是血本无归啊。”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在来之前,宁莹已经偷偷的开了一盘赌局了,这一切,都是在瞒着王爷时进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