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奈何天之今生无悔

第二十八章 花残月缺

奈何天之今生无悔 昱崝 2324 2019-04-15 18:00:00

  能够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实属不易,少数人的人生总是波澜起伏,跌宕不堪,令苏何出乎预料的是昨日还风平浪静,今日就已狂风暴雨。早晨,苏何一到公司,前台刘凡就拉拉扯扯地将她带到大厦的角落里细声细语地说:“苏何,出事了,你最近是不是跟江天江经理在一起?你现在一只脚踏两条船的事情全公司都知道了。”苏何疑惑地回答:“刘凡,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什么全公司都知道了。”刘凡急迫地说:“待会打开你的电脑邮箱就知道了。”苏何一路小跑着走进了办公室,打开电脑的那一刹那,她气愤地两眼圆睁、眉头紧锁、面红耳赤、七窍生烟,匿名邮件中赫然躺着若干张照片:分别是江天怀抱苏何出酒吧、苏何醉躺在江天怀中、苏何穿着暴露的照片,邮件主题语‘看看你们身边最真实的苏何’。昨天对潘灵溪说出那番言语时,苏何已料想到潘灵溪会有所行动,但没想到自己会受如此重创。透过百叶窗,苏何看到办公室外面的同事们都站在电脑前指指点点,她不曾想自己一时兴起的举动竟然连累了江天,更没想到几分钟后,收到邮件的徐奈就已经气急败坏地赶到了宇文科技,并跑到江天的办公室开始质问江天。江天并没有直接回答徐奈照片的由来,他担心过多的解释会越描越黑,只是反问着徐奈:“你怎么对自己那么没有自信,对苏何那么不信任。徐奈,我可以在这里郑重地告诉你,我江天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逾规越矩的事情,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件事是有人在栽赃陷害,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去安慰苏何,而不是跑来质问我什么。”正在气头上的徐奈回怼:“该做些什么,我不用你教我,这件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被我知道,你对苏何有非分之想或轻薄了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苏何已经站在了江天办公室门口,她默默地走过去,跟江天说:“真的对不起。”话毕便拖着徐奈的手走出大厦,边走边流泪的苏何责怪着徐奈:“你能不能每次做事情不要那么莽撞,以前以为你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跟你在一起特别安心;现在的你总是一副火急火燎、兴师问罪的样子。”徐奈将苏何的手甩开,大声嚷着:“苏何,你怎么恶人先告状呢?现在不是你先背叛的我吗?你不需要跟我澄清什么吗?”苏何气愤地说:“有什么好澄清的,刚江天都说了是有人栽赃陷害。”徐奈继续追问着:“你不要跟我说什么栽赃陷害,你就说照片是不是假的?我就听你一句话。”苏何刹那间愣在了那里,呆呆地说:“照片是真的,但是徐奈,你听我解释。”徐奈顿时眼泪夺眶而出:“我不想听你解释,我不想听。从前的我是心思缜密、做事稳健,可是自从遇到了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会受到伤害,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就无比地上心,看到你受委屈,我内心里也是异常的痛苦。我希望你过得幸福,所以看到那些欺负你的人、侮辱你的事,我就会变得焦灼不定、狂躁不安。”苏何走上前紧紧地抱着徐奈,哭泣着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我没有那么脆弱,你不用每天为了我担惊受怕,有些事情必须我自己面对,但请你相信,我和江天是清白的,我爱的人只有你徐奈。”

  徐奈抬起泪眼,深情地望着苏何说:“我们既然彼此相爱,为什么又要互相伤害。那些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苏何松开了徐奈,她不明白真相在他心中真得如此重要吗?那一刻她觉得徐奈对他的爱无非如此,并非她想象中的坚不可摧。她黯然神伤地讲述着那天被迫与凌总吃饭、徐奈在老家照顾病重的父亲、我请江天过去救急的事情。徐奈听后并未释怀,仍旧追问道:“苏何,你每次喝酒遇险总是说被迫被迫,既然在宇文科技有那么多让你力不从心的难堪事,你为什么还不愿意离开?”苏何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离开,首先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工作又有什么错。再说,明明知道林英灿和潘灵溪是栽赃陷害我泄密的罪魁祸首,我又为何要躲躲闪闪,任由他们欺压。别人敬我一尺,我会敬他一丈。然而对于不择手段对我栽赃污蔑的人,我也定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戒。”徐奈无奈地看着苏何,他觉得面前的苏何开始变得陌生拘泥,他不愿一直看到苏何受尽责难,更不想因为这些事情与苏何渐行渐远,他双手托着苏何的脸颊,认真地看着她说:“苏何,宇文科技是个深潭,咱们摔倒在这个深潭中并不可怕,只要愿意起身离开,到哪里我们都会前途光明。但如果你一直纠结于摔倒的原因,也许你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深潭,我不愿你这样子辛苦劳累,更不想你一直背负如此大的压力,我跟你一起,咱们离开宇文科技好不好?”苏何回应道:“徐奈,你还是不相信我跟江天是清白的对不对?你让我现在离开宇文科技,就是向栽赃陷害我的人低头,向周围的同事承认我苏何就是那个泄露商业秘密、行为不检点的女人。不管你怎么想,我不会轻易地离开宇文科技,至少短期内不会。”

  徐奈松开苏何的脸颊,他突然觉得苏何并非自己想象中的单纯,仅仅数月的职场打拼已经让当初那个时时设身处地为他着想的女孩开始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他甚至开始怀疑两人之间的感情早已貌合神离,他向苏何发出了最后的通牒:“苏何,如果你执拗地这么想,那么你今天就在我和宇文科技中间选一个吧?”苏何听到这句话时,心都碎了,她从未想过俩人的分手竟然是这样的一种场面,她试图让徐奈收回自己说的话,恳求地说:“徐奈,我们非得这样吗?我只是想查清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而已,你为什么非要逼迫我呢?”徐奈决绝地回答:“苏何,我没有逼迫你,如果你真心爱我,想跟我在一起,你会选择随我而去。如果你觉得真相和清白比我们之间的感情重要,仍旧要游走在危险游戏的边缘,亦说明我徐奈并非你心中那颗挥之不去的朱砂痣,我不强求选择默默地离开便是。”苏何呆呆地立在那里,只顾伤心,不愿正面回答徐奈的问题,僵持了许久,徐奈苦笑着说:“苏何,我已经知道你心里的答案了,我们正式分手吧,从今往后,你我形同陌路、各不相干。”说完徐奈转身而去,苏何则静静地伫立在原地,泪如雨下、悲痛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