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翻转侧妃之路

第十章.羽林卫

翻转侧妃之路 桑璃玥 5624 2019-04-15 17:39:37

  第二日一早,凌珞玥起身后吃完朝食,就如临大敌的看着门口,等着魏卓宇差人来叫她去书房服侍他。不过今日她等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来,就让红桃去问了一下。没多久红桃就回来了。原来是皇帝老板见魏卓宇连跷了两天班,终于不爽了,派了身边的公公来传口喻,让魏卓宇今日务必要回去上班...........呃……进宫上朝。魏卓宇再怎么想偷懒闲散,也不能拂了皇帝的面子,一大早就被皇上特地派来的马车接进了宫。

  “那马车是皇上御用的,马车旁还立着百人羽林卫,说是皇上派来「保护」王爷进宫的。王爷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上了马车。"红桃滔滔不绝的说着。

  凌珞玥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皇帝可以啊!居然这么大阵仗的来抓自己跷班的弟弟,连宫里的羽林军都派出来,这逸王爷是知道皇帝多少秘辛啊。??忍不住张大了嘴,问红桃“王爷在朝里究竟担任什么要职?他只是两日未去上朝,为何皇上要这么大动干戈的?"

  红桃平日唠唠叨叨的话特多,对这问题反倒答不出来了。一旁的青梨平静地道“小姐有所不知,王爷在名义上并没有担任什么重要的职务,只是从皇上还是二皇子时,六王爷就一直是皇上的左膀右臂,一路辅助皇上登上了皇位。皇上和咱们王爷感情深厚,虽非一母所出,但皇上对王爷的倚重是满朝文武都知道的。

  “考虑到凌珞玥失了忆,青梨又详细交待,原来大皇子八岁时就夭折了,皇位继承就落到了其他任何一位皇子身上都有可能的境况。当时二皇子魏卓镌天资聪颖,又有才干,而六皇子魏卓宇却更天赋异禀,允文允武,对朝政更是一针见血,处事通逹,任何难解的政务到了他手里都能很快解决。当时先皇本是最属意他来继承皇位,但魏卓宇却在后来明确表明自己对皇位完全没兴趣,甚至索性放下一切,到了江北游历了二年才回京,回来后全力辅佐二皇子,让当今的圣上登上皇位。先皇当时可气坏了,但也无可奈何,立二皇子为太子,封了他为逸王。

  凌珞玥听了咋咋舌,好个逸王爷,看来是个知道避锋芒,又心思深重的人啊,以后在他面前肯定要步步为营,不能被他抓住小辫子。

  想到自己今天自由了,不由得有点开心,就先把前日书房里拿来的志怪小说和道佛玄学都看了一遍。

  揉了揉酸涩的眼,凌珞玥放下了手里的「九尾狐仙」,轻轻的叹了一声,看来都只是乡野奇谈,和她的情况相去十万八千里,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而那些道玄之类的书更是天书理论,还有一堆修道炼丹的方法,和她也没什么干系。看来是没指望能找到答案了。

  吃过了午饍,凌珞玥换上一身利落短装,欢快地跑到了练武场。

  一走进去,就看见杨校尉在指挥府上的亲卫操练,两人一组,双刀相击,发出多声刺耳的兵器互击之声。凌珞玥今日头发只用发带高高束起马尾,一身黑色短版戎装,窄袖高靴,是她叫青梨特意准备的,为的就是今日好活动。

  和上次的装扮相差太大,练武场人又多,杨辰昕一下子没认出她来,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呆呆的看着人向他走近。

  凌珞玥见到了杨校尉,微笑着向他挥着手跑了过去。“杨校尉。"

  杨辰昕终于回过神来,忙恭身行礼“末将参见凌侧妃。"其他府兵也纷纷停下动作,放下刀兵,单膝跪下行礼“参见侧妃。”

  凌珞玥很不习惯,但也只能从善如流,“大家免礼,快起来吧。"待众人起身,杨辰昕忙叫大家都退下去,只留了几个亲兵下来随时差遣。

  凌珞玥很诚恳的低头和他道歉“真抱歉,这两日有事耽搁了,我应该遣人来知会你一声的,可当时都没想到,是我处事不全,请杨校尉原谅。"

  杨辰昕吓一大跳,忙拱手还礼道“侧妃言重了,末将身为王府护卫,听任派遣是末将份内之事,怎敢对侧妃有所怨怪。侧妃可折煞末将了。"

  凌珞玥还很不习惯这种阶级权利,但看他没有生气怨怼,就放下了心,向他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

  皇宫里御书房

  嘉和皇帝坐在上首,和底下中书省和吏部的文官继续探讨着最近的科举事谊。魏卓宇坐在下首一张榻椅上,一张臭脸亳不掩饰,吊儿啷当的翘着二郎腿,一边喝茶一边嗑瓜子,摆明了「老子什么都不想管」。

  旁边的吏部尚书沈劲实在看不下去了,强把话题带到了魏卓宇身上,“逸王殿下,您看这次科举还有什么要增改的?"

  魏卓宇连眼皮也不抬一下,继续嗑他的瓜子。“有什么好改的?考中的任用,考不中的回去继续读书,明年再来考就是了。"敷衍的态度令在场的官员面面相觑,但都不敢吭一声,只好静静地看着皇帝。

  嘉和皇帝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扣,挑了挑眉看着魏卓宇。“各位爱卿忙了一天也都累了,今日就先到此,各自回府歇息吧。"众位官员看气氛诡异,忙行礼告退了。

  魏卓宇刚起身也想溜走,就听嘉和皇帝的声音传来“六弟留步。"

  魏卓宇一脸冷漠的转身看着皇帝,“皇上还有何吩咐?"

  嘉和帝听他这口气,就知道他还在生闷气,轻轻叹了口气“唉,六弟啊,朕才登大宝未足一年,样样事都还没步上轨道,正是用人之际,朕每日都为这些政事忙的焦头烂额,日日废寝忘食的,你难道真的忍心?"说着说着只差没声泪俱下了。

  魏卓宇看他装模作样的唱大戏,嘴角微微扯了扯,“五日前,内廷局刚为皇上选了十名官女子入后宫,想来皇上是为了她们「废寝忘食」了吧。"魏卓宇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反唇相讥。

  嘉和帝听他叫他「皇上」,就知道他倔脾气犯了,汗颜地放下做势要抹泪的袖子,撇撇嘴一本正经地道“新朝初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这次科举事关重大,委实马虎不得,就有劳六弟要多多为朕分忧了。"他的眉目和魏卓宇有五分相像,但更显潇洒俊逸,顾盼间自有一股风流,眼神镌烁,精明之气自然流露,不愧是坐拥九五之人,身上自形成王者之风。看他软的不吃,就想来点硬的了。

  不过魏卓宇才不吃他那一套,忽然起了个不相干的话题“二哥可知道父皇当初为何要赐予我封号为「逸」?"

  嘉和帝小心的提醒自己不要上套“呃........祁望天下「安逸太平」?"

  魏卓宇悠悠然道“错了,父皇是暗骂我「好逸恶劳」。"

  嘉和皇帝“.................."

  皇帝轻轻抚了抚额,又装模作样的叹口气叉开话题道“昨日镇国公又来找朕,有意无意说起了他家二房孙女的亲事,他老人家属意的人选六弟你也知道,朕又不好拒绝的太明白,可真叫朕为难啊..........唉!"

  又是这一茬,威胁是吧?你以为我会吃你这一套。

  魏卓宇淡定地道“那就将她纳入皇上的后宫不就行了,皇上的后宫大的很,再加一位镇国公府的郡主,又有何难?"

  皇帝听他冷嘲热讽的,油盐不进,心里无奈至极,只好摆摆手,以退为进“今日六弟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府休息,有什么事都明日再说吧。"言下之意就是明天你也要给我乖乖来上班,别想再跷班。

  魏卓宇微恭身“臣告退。"一转身大踏步走了。

  魏卓宇回到逸王府,脚步一转,很自然的往「飞霜院」走去,脑海里只是想着:她在做什么呢?

  走入飞霜院,魏卓宇左看右看见不到人,青梨留守在院里,见到王爷大吃一惊,忙福身行礼“王爷万福。"

  魏卓宇淡淡道“侧妃呢?"

  青梨忙回道“回王爷,侧妃去了练武场了。"

  魏卓宇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脸瞬间冰冷了几度,一言不发的往外走了出去。

  青梨茫然了片刻,刚刚王爷的脸色冰的能冻死人,她说错什么了吗?

  练武场里,凌珞玥正咻咻的射着箭,左手举弓,右手拉开了弓弦,箭矢发出,啪一声,又掉在了地上。“唉......,实在是太远了,根本就射不到嘛!"三十米的距离对于弓箭手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她这个弱质女流来说简直是远在天边。抱怨之余忍不住嘟起了嘴。

  杨辰昕在旁看着她嘴嘟嘟的俏皮模样,觉得娇憨可爱,忍不住脸上又红了红,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凌珞玥一转头,看他又红了脸,不知道他又在害羞什么,这位小鲜肉也太可爱了吧,怎么老是脸红。“杨校尉,我这箭老是射到地上去,依你说我该怎么改进呀?"

  杨辰昕还在呆愣中没回过神,只能制式的回答“侧妃再多练习即可,不用心急。"

  凌珞玥撇了撇嘴,这话好像等于没说呀,她是不是找错师父了呀。?

  丧气之余,还是举起了弓,继续搭上羽箭,现在就只能靠努力和毅力来补足了。她本是个身心皆懒的人,平常最缺的就是毅力了。但今天帅哥在侧,觉得不能太丢人,而且射箭又是她一直感兴趣的,所以今天卯足了劲头,怎么说也要有一箭射中箭靶才好下场。

  正思忖间,冷不防有只手搭上了她握弓的左手,另有只手握着她搭箭的右手,她整个人都被圈在一个人怀抱里。

  凌珞玥惊惧莫名,全身一震,正想放声大叫,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射箭可不是光用蛮力就行了,需要取个巧劲和准度。弓要直,拉箭手肘要抬高,与弓垂直。心要静,看准箭靶的中心,等妳看不到目标以外的事物时,就可以放箭了。"边说边轻轻抬起了凌珞玥的右手。

  魏卓宇的气息整个笼罩住凌珞玥,似乎又是那淡淡的莲花香。他的唇几乎贴着凌珞玥的耳朵,她的耳朵极是敏感,全身早就酥麻了一大半,脸上假装镇定,心里早就如万马奔驣般,恨不得扭头尖叫跑走。无奈腿早就软了,要不是魏卓宇圈着她握着她的手,她早就跪倒在地上了。

  “爱妃瞄准好了吗?"魏卓宇灼热的气息又回荡在耳边。

  瞄准个鬼啊!她现在全身都紧绷着,思绪全在身后的男人身上,看的是他握着她的手,只见双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整体匀称,不过分白晰,也没有晒的黑乎乎,沥尽风雨之感。手上的温度包裹着她,丝丝温暖的热气透过指间向她袭来,不知是心慌还是意乱,让凌珞玥完全走神,压根忘了回答。

  “爱妃?"魏卓宇又低低唤了一声。

  凌珞玥轻轻一震,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嗯"

  魏卓宇右手稍稍放开了些,凌珞玥手指一松,羽箭射出,“嗒"一声,没射中箭靶,倒射中了隔壁的树干上。

  “爱妃的心不够静啊!"魏卓宇的声音悠悠的在耳边响起,还是圈着她的姿势,两人亲昵的好像平常就是如此。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静的下心来?!!凌珞玥想推开他大吼,硬是忍住了。他的气息还在耳边呼哧呼哧,凌珞玥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内心里痛苦万分,她的耳朵呀~

  “末将参见王爷。"冷不防旁边一道拘谨的声音响起。凌珞玥这时才想起来杨校尉还在一旁呢,那他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啊~

  魏卓宇听到后,神色依然淡定,慢悠悠的放开凌珞玥,转向杨辰昕淡淡道“免礼。"

  凌珞玥感激万分的看着杨辰昕,现在简直把他当救苦救难的观音大仕了。可惜后者只低头恭谨的站着,眼神微黯。没有注意凌珞玥放光的眼神。

  魏卓宇眼角余光看到了凌珞玥向他的护卫校尉「眉目传情」,心里又有一股闷气窜上来。刚刚在练武场口就看到两人愉快的说着话,一个笑得如三月烟花初绽,一个脸红害羞的直勾勾看着眼前的女子,彷佛两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般,心里憋着一把无名火,大踏步走近他们。

  思及此,魏卓宇更显冰冷地对杨辰昕道“杨校尉辛苦了,本王的爱妃爱玩爱闹,倒让杨校尉忙前忙后的。"他特地加重了「本王的爱妃」五字。

  杨辰昕听了眼神更加黯淡,但脸上还是恭敬道“王爷言重了,都是末将的职责所在。"

  魏卓宇点点头,“嗯,先下去吧,本王来教就行了。”

  “是,末将告退。"杨辰昕恭身行礼退下了,从头至尾都不敢再看凌珞玥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凌珞玥总觉得他很不开心呀。

  转身一看,发现场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他们两人,其他仆从婢女都站的很远。凌珞玥心里又慌乱起来。只好没话找话问道“王爷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魏卓宇看看天边的黄昏彩霞,嘴角微勾“天都快黑了,还算早吗?"

  凌珞玥只好悻悻闭了嘴,摇了摇头。

  魏卓宇转头看她,见她又是一副惊慌样子,微微皱了皱眉,缓声问道“我们继续吗?"

  凌珞玥看了看那树干上的羽箭,又想起了刚才那尴尬的姿势,顿时红了脸,摇摇头道“练了大半天了,妾身也乏了。改天再练吧。"

  魏卓宇点点头,招手叫人过来,吩咐人在半月亭摆膳。

  凌珞玥失魂般地被他拉到了半月亭,到了亭里,魏卓宇一撩衣袍下摆坐下了,见凌珞玥还是直愣愣地傻站在那儿,心下微微不满,怎么她对着杨辰昕就谈笑风生,见到自己就满脸惊惧,难不成我还会吃了她不成?(她其实就是怕你吃了她啊~)

  手一伸,抓住凌珞玥就拉到自己怀里,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啊~"凌珞玥惊叫一声,人已到了他怀里。发现自己侧身坐到了魏卓宇腿上,顿时羞的满面通红。挣扎着想推开他下来,无奈魏卓宇揽得很紧,凌珞玥根本挣不开,只好低低的唤了声“王爷.......”

  魏卓宇明知故问“爱妃怎么了?”

  凌珞玥无奈,和他离的极近,又几乎是正面对着,比刚刚他从身后怀抱她更让人脸红心跳,想逃也逃不了,只好僵硬着一动不敢动,眼睛也不敢看,“无......无事.”随即垂低了头不再说话。

  魏卓宇看她服软,心下稍稍满意,低眼瞧她,见她今日一身短扮戎装,头发高高扎起马尾,清爽利落,与平常的样子大相劲庭,唇边微微一笑,但见她脸颊因害羞而嫣红,眼睛低垂不敢看他,心念一动,竟有股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正想着付诸行动,底下仆从正好来摆膳上桌,他只好暂按下心思。待全部菜肴都摆好,凌珞玥马上道“王爷,要用膳了,您.......您放开妾好吗?"

  魏卓宇挑了挑眉,手在她的肩上揽得更紧了,“本王今日上朝乏得紧,刚回来又要指导爱妃妳箭术,真是筋疲力尽了,手上无力,不如爱妃来喂我吧。"

  凌珞玥下意识地看了看她肩上用力搭着她的手,骗谁啊你,明明力气大的能打死一头牛,还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太睁眼说瞎话了吧。

  不过她腹诽归腹诽,嘴里可没胆说出口,她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的俗辣(胆小怕事)。说着“是,王爷"随即拿起了筷子夹了菜向魏卓宇投喂。

  魏卓宇心满意足地张嘴吃了,脸上笑意融融,心情颇好。凌珞玥一口接着一口的喂,只想快点完成任务,心里想着:就当是在喂小孩,就当是在喂小孩.

  凌珞玥正加快速度,想要塞他满嘴菜,魏卓宇一抬手,将她筷子转了个方向,让她夹到自己嘴里吃了。凌珞玥内心郁闷死了,只想着:就当吃小孩的口水,就当吃小孩的口水。

  两人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一个吃的春风满面,一个吃的苦大仇深。魏卓宇端起酒杯来轻抿一口,问“爱妃吃饱了吗?"

  凌珞玥点点头,“吃饱了。"没吃饱也要吃饱,她是如坐针毡,只想赶快逃离。

  魏卓宇又端起酒杯想喂她喝,凌珞玥忙将脸撇开,“妾身不会喝酒。"

  魏卓宇又端起另一杯茶递到她唇边,凌珞玥没理由再拒,张嘴喝了,唇被茶水沾湿滋润,娇艳欲滴,魏卓宇看着心念一动,再也不想忍,低头碰上了她的唇。

  两唇相接,凌珞玥惊得瞪大了双眼,接着猛地回过神来,“哇"一声用力推开他,跳下来逃命似的逃走了。

  身后魏卓宇猝不及防被她溜走了,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手指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唇,微微一笑,起身步回了鸣雷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