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的无上宠爱

第七章 何不从容一点

他的无上宠爱 叶锦KUN 1059 2019-04-02 16:21:34

  他拿捏着人心,给你的‘报酬’每一样都恰到好处,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拒绝不了。

  这样,看似选择权在宋轻染,可其实,哪怕再不情愿,她也必须接受他的补偿,承认这场交易。

  宋轻染明白他的目的,不就是想钱货两讫,然后永绝后患嘛。

  她完全没有装模作样拒绝的必要:“那就谢谢了。”

  这座宅子比宋轻染想象中还要大上许多。庄园式的设计,从正门进去后先是一片面积辽阔的花园,穿过蜿蜒的长廊,然后才是透着年代气息的复式别墅。

  赵恪招了招手,很快有女佣迎上来,接过宋轻染手里唯一的一件行李,带她去客房休息。

  赵恪没有跟上来,只在她身后温声道:“宋小姐有什么需求,可以提出来。”

  宋轻染到了房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房门反锁,然后去浴室洗掉了一身污秽。

  温度适宜的热水打在皮肤上,之前刻意忽视的疲惫很快就被勾起来,宋轻染擦干净身上的水珠,缩在床边,很快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想起了刚才洗澡前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

  头发凌乱,面容疲惫,衣服上甚至还有早已经干涸的血渍,小块儿小块儿的点缀在上面,落魄,又恶心。

  她忽然明白在监狱的时候,她冲慕斯年笑,他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把视线移开了——

  果然辣眼睛。

  平白遭遇了这一场牢狱之灾,宋轻染很不甘心,可是她又很清楚,面对有钱有势的宋家人,光凭自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那么,这样不堪入目的自己,要凭什么才能得到慕斯年的帮助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宋轻染好久,直到那天,消失了几天的慕斯年突然出现在餐桌上。

  他穿着灰色的家居服,慢条斯理地嚼着吐司,动作漫不经心,却带着仿佛生来就有的优雅矜贵。

  看到宋轻染呆呆地站在楼梯口,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无比自然地招呼:“醒了?过来吃早餐。”

  那一瞬间,宋轻染突然就想通了。

  要想得到利益,就必须付出代价,拿出所有的筹码,各取所需而已,何不从容一点?

  宋轻染突然开口:“我想和你谈一谈。”

  慕斯年眼中露出些许错愕,很快消散,了然地点头:“可以,你和我来书房。”

  不过百米的一段路程,此刻在宋轻染这里,却漫长的像是走过了一生,她心里百转千回。

  终于停下,宋轻染关上门,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起。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伸手去拉腰间的系带。

  这里没有合适的女性衣服,所以宋轻染只穿了客房挂着的唯一一件男士睡袍。

  真丝的材质,腰间只靠一件细带束着,很容易滑下。

  “这是一些动产和不动产的转让文件,你来签个字,也算是……”慕斯年拿起书桌上的文件回身,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话语截然而止。

  皮肤白皙的女人贴着门板立着,脚边堆着一滩物体,脑袋微垂,散下来的长发刚好遮住了大半面颊,看不清神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