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的无上宠爱

第四十一章 你可以娇贵些

他的无上宠爱 叶锦KUN 1137 2019-04-19 00:04:00

  宋轻染和宋欢欢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大小姐不一样,她从小有磕有碰,和普通人家的女孩没什么两样,自然也娇贵不到哪里去。

  可慕斯年之前接触过的都是些千金大小姐,这普通女孩的坚韧恰是他理解不了的。

  他也不反驳宋轻染的话,只说:“那也要处理,你可以娇贵些的。”

  娇贵?

  宋轻染在心里嗤笑。

  那些娇贵的都是有人爱的,像她这样的,谁给的资格娇贵?

  心里这样想,面上却丝毫不显,宋轻染状似开玩笑般的,说:“什么啊,太娇贵了会烦的。你可别教坏我。”

  闻言,慕斯年不说话了。

  他破天荒地回想了下记忆中那些身娇肉贵的大小姐们的做派,会烦吗?

  要接触多了的话,好像是会有点儿。

  不过女人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

  沈家离慕斯年的住处并不十分远,司机开的又快,没一会儿便到了。

  慕斯年叫来一个女佣,让她拿冰袋帮宋轻染冰敷,一会儿再上点药。

  可宋轻染的脸现在正是最疼的时候,冰袋触到肌肤瞬间,更是冰火两重天,那感觉直冲天灵盖。

  猝不及防地,宋轻染没忍住,低低‘嘶’了声儿。

  一旁的慕斯年听见了,略带责备地扫了眼女佣,伸手接过冰袋,说:“我来吧,你去做别的。”

  他动作轻柔地将冰袋贴上宋轻染的脸颊,温声道:“疼了就说出来,我放缓些力道。”

  “嗯,好。”宋轻染应了,之后却没再发出半点声音。

  慕斯年坐在宋轻染旁边,微侧着身子,两人靠的很近,宋轻染甚至能闻到男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

  像是雨后森林里的味道,清新冷淡,很好闻。

  趁他不注意,宋轻染动作很小的吸了下鼻子。

  冰敷了二十多分钟,慕斯年起身去医药箱里拿了管药膏,用棉签蘸了涂在宋轻染脸上。

  药膏清清凉凉的,冰敷后抹在脸上感觉非常好,宋轻染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最后一点涂完,慕斯年把剩余的药膏递给宋轻染,起身,说:“好了,晚上回去再涂一次,明天就能消肿了。”

  宋轻染太久没得到别人的关心了,慕斯年这样煞有其事地教她病了要吃药才能好,倒让她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干巴巴地道谢:“好。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慕斯年不在意地摆摆手,说:“我叫人送你回去。”

  说完,他又想起什么,微沉着脸,提醒道:“以后别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了,乖乖站着被人打可不是你的性格。”

  宋轻染的脚步顿住,半响,才低声说:“知道了。”

  *

  宋轻染走后,赵恪过来,和慕斯年汇报了下他调查出来的结果。

  “先生,宋小姐脸上的伤是沈家二夫人孙以曼打的,她怨恨宋小姐害孙家绝了后。”

  闻言,慕斯年不悦地皱起眉头,道:“沈家?不敢动南宸风,就来欺负一个女人,还真是会挑软柿子捏。”

  赵恪附和:“宋小姐看着……是好欺负了些。”比起她来,南家简直就是块铁板。

  慕斯年却是想到什么,慢悠悠地嗤笑一声,说:“真是巧了,我也喜欢捏软柿子。”

  赵恪察言观色:“先生的意思是……”

  慕斯年敛了笑容,吩咐:“就先拿沈家开刀吧,送他们份大礼。”

  赵恪恭敬地应:“是,先生。”

叶锦KUN

小剧场——   几年之后,慕先生成功抱得美人归。   某天活动的时候,他不甚尽兴,皱着眉抱怨:“你现在怎么这么娇气了。”   宋小姐当即变脸:“所以,你是嫌我烦了是吗?”   慕先生想要解释:“不是,我没……”   被宋小姐冷着脸打断:“不要狡辩,这可是当初你自己默认的。离婚吧,渣男!”   慕先生:“……”有点委屈。   结了婚的女人都这么暴躁吗?   另外——不知道大家看不看的出来,慕先生其实是护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