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的无上宠爱

第五十七章 要不是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打算被人白占便宜

他的无上宠爱 叶锦KUN 1519 2019-04-27 09:49:09

  一整个晚上,南宸风几乎都在思考,如果真如他猜测的那样,那么沈家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派去跟着宋轻染的助理突然打了电话回来,他连忙接起。

  听着那边的汇报,他本就拧着的眉越皱越深。

  慕斯年?

  就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害的沈家狠狠地栽了个跟头的年轻男人?宋轻染怎么和他搅和到一块儿去了?

  他隐隐觉得,这男人野心不小,沈家恐怕只是个开端。

  沉吟片刻,他微微一挑眉,拨了个电话出去。

  他心里盘算着,嘴上却漫不经心地说:“听说叶小姐得了幅名画,想邀大家一起观赏。恰好我有个朋友也挺感兴趣的,就托我来多讨张请柬。”

  *

  第二天,慕斯年就收到了叶家送来的请柬。

  赵恪在一旁,恭敬地问:“先生,要去参加吗?”

  慕斯年眼底浮上几分兴味:“去啊,为什么不去?有人想看我的庐山真面目,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这些光鲜的豪门下,藏了怎样的阴私。”

  他问赵恪:“你说,他们对我好奇,是不是因为我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

  赵恪推推眼镜,笑道:“习惯了安稳的人,对于突然出现的变故,恐惧也正常。”

  恰好这时候宋轻染从楼上下来,听到赵恪的话,随口问了句:“恐惧什么?”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慕斯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她多嘴了。

  她立即改口,说:“我回去了,再见。”

  慕斯年也没有在意她的失言,微微一笑,说:“去吧。”

  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补充了一句:“以后遇到了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

  宋轻染心下疑惑,也没有多问。

  结果刚出去,她就接到了谢景的电话:“染染,张总怎么突然被人搞了?是你让人做的?”

  张总就是昨晚上在走廊里企图占宋轻染便宜的那个投资人。

  昨天他还意气风发地,被宋轻染踩了一脚后恶狠狠地放言要换掉她。结果今天就鼻青脸肿地去找了导演,惨兮兮地说他要撤资,一副害怕的样子。

  闻言,宋轻染忽然就想起了慕斯年刚才那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她含糊地应了几句,匆匆挂断电话,又折了回去。

  慕斯年还在客厅和赵恪说话,见宋轻染回来,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问:“怎么了?”

  宋轻染斟酌了下语气,不怎么确定地问:“昨天晚上的所有事,你是不是都已经知道了?那个投资人……”

  慕斯年嗯了一声,很随意地说:“是我做的,他的行为太让人恶心了。”

  “你当时做的也很好,”他顺口表扬了宋轻染一句,话音一转,又说:“不过,要不是凑得近了我闻到你身上有男人的烟味,你是不是就打算被他这样白白占了便宜?”

  宋轻染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折回来问慕斯年的本意已经忘了,此时此刻,宋轻染想到的,却是自己昨晚上说的关于自己喜好的那几句话。

  一想到用来怼人的那几句话被慕斯年知道了,她就觉得非常尴尬。

  他不会真的误会吧?

  慕斯年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以为是自己语气重了,他又放缓语气,说:“像这样的情况,你不用忍着的,我可以庇护你。”

  宋轻染心不在焉地应下,等了一会儿,见他始终没有谈那个话题的意思。她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个事算是揭过去了。

  当然,在很久之后,宋轻染才发现,是自己天真了。

  后话不提,现在,宋轻染从慕斯年那里回了宋家,就看到了在自己房门前徘徊的宋榷。

  宋轻染扬扬眉,叫他:“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声音,宋榷一顿,诧异地问:“染染,这么早,你怎么从外面回来?”

  宋轻染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宋榷也没有怀疑,只快步走过来,将手里一个香槟色的请柬递给宋轻染,说:“叶家送来的请柬,你明天晚上和我一起去吧。”

  说完,他又想到什么,有点尴尬地解释:“只带你,欢欢不去。”

  宋轻染本来没什么兴趣的,但听他这么一说,忽然就改变主意了。

  她好像……突然就理解宋欢欢为什么那么喜欢抢她的东西了,因为感觉确实挺刺激的。

  宋轻染笑着接过宋榷手里的请柬,第一次话中没有带刺,说:“谢谢哥哥。”

  闻言,宋榷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

  他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和妹妹拉近关系的小窍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