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五章 这个人是谁?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111 2019-06-22 20:00:00

  到家已是半夜,我一觉睡到下午三四点,再醒来脑子一片清明。起床点了份外卖,快速地冲了个澡,戴上面具开始吹头发。外卖送到,我随便吃了两口便在化妆台前坐定,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虽然真正喜欢我的粉丝可能没多少,更多的人只是抱着一种取乐的心态看我的直播。可这并不妨碍我花费以往双倍的时间给自己的半张脸上了一层精致的妆。

  我把直播标题改成了“阿怪的最后一次直播”,点进了直播间。

  一瞬间就看到一群观众涌入了直播间里,和昨天的情况一样,依旧是一些低等级的小号居多,可见这一阵风波的热度离退去尚早。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肮脏的字眼已经开始占据弹幕的大部分空间。

  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我不愿意再像昨天那样被迫中止,于是我开启了直播间里等级低于五级的禁言功能,弹幕终于干净许多。

  我打开往常直播的唱歌列表,就好像今天和平常每一天都没什么区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离我平常关闭直播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不到。我打开搜索界面,想挑一首欢快一点的歌作为我直播生涯的结尾曲。

  一不小心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耳麦里的音乐突然切到了另外一首。

  旋律刚一响起,我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有一张棱角分明却又含着温柔笑意的脸逐渐浮现,越发清晰。

  心口不受控制地一阵剧痛。

  这首歌名为《久别初遇》,讲得是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虽是初次见面,却如故交知己的久别重逢。一年前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多少情侣都醉倒在这甜腻腻地词曲之下。如今这首歌似乎刚被某个非常红的流量男星翻唱,竟又出现在了热度榜第一的位置上。

  可这些都不重要。

  对我而言,这首歌之所以独特,只是因为当初唱这首歌给我的那个人。

  那个人用这首歌向我表白,他那张鲜有表情的脸上在那一刻染上一抹羞涩的红晕。他唱完这首歌,深情地凝视着我,眼里似乎有星星在闪耀。

  他说,“白初,我们在一起吧!我爱你。”

  白初,我们在一起吧。

  我爱你。

  这三个字变成一记重锤,将我瞬间敲醒。我才恍然发觉我刚刚竟然走神了。

  前奏正好结束,我不自觉地跟着歌词唱了起来。

  心情逐渐平复,我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再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受到外界干扰。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告诫仅仅持续了一秒钟。

  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华丽的特效,有人送了平台上最贵的礼物,这是我自打直播以来第一次收到如此昂贵的礼物,不过一瞬间,我的账上就已经多了一万块的分红。

  可这个礼物竟然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用头晕目眩来形容也毫不夸张。

  炫目的特效在电脑上一直闪耀,不曾停歇,我看着这个礼物旁的combo不断跳跃,数字很快从1升到了100。这意味着,就在这短短的半分钟里,我已经挣到了一百万。

  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唱歌的声音也不受控制地有一丝颤抖。

  直播间里的观众好像也都吓傻了一样,一条弹幕都不曾出现,唯一剩下的只有礼物特效和不断在屏幕上飘过的同一个名字。

  其他弹幕也终于复活了一般,我的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飘过无数个灰色弹幕。我看不清大家都在说什么,我也不在乎。

  距离关闭直播只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

  特效终于停止,礼物旁边的数字在500定格。

  随后这个人发出了一行字幕,因为大金额的充值,会员等级早就提升到了最高层级,就连发出来的字幕也带着金闪闪的特效,让其他弹幕立刻黯淡无光。这条流光溢彩的弹幕在屏幕上方中央定住,久久不散。

  “等你回来。”

  看到这句话,我心里一动,他似乎认识我,可他是谁?

  同一刻,电脑上的显示时间十一点整,我准时关闭了直播间,大脑却晕乎乎地像在经历一场梦境,半天回不过神来。

  直到我的信息栏里多出一条私信。

  是刚刚那个送礼物的人。

  直播平台里有规定,花费五十万以上可不经验证直接添加主播好友。我的好奇心开始活跃起来,我好奇他发了什么消息给我,更好奇他到底是谁。

  “这些钱不是白白给你的,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名字叫Vince,头像是V字仇杀队里那张戴着面具的脸。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触及全身,就像一个无法说话的哑巴突然遇到了一个能看得懂手语的人。

  是巧合吗?

  他为什么会用这个头像?

  还是说,他真的明白我。

  “你是谁?”

  “你会知道的。”他的回复速度很快。

  “我不认识你,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

  “你不会拒绝。”

  他说得很肯定。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得来的自信,但我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我不可能拒绝,无论是这笔钱,还是一个帮助了我的人对我提出的交换。

  更何况如果说刚开始我对这个人还残留些许质疑,在看到他头像的一瞬间,那些困惑和陌生感也已烟消云散。

  尽管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却万分肯定,他不会害我。

  “好,我答应你。日后无论你想我为你做什么,我必全力以赴,不负所托。”

  他又发来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电话,等你回来那天,记得来找我。”

  我还是不死心地想要套话,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那些被人抢走的东西,不亲手夺回来,怎么能甘心呢。”

  他到底都知道些什么?我还没来得及再问,对方的头像已经黑了下去。

  我盯着屏幕良久,缓慢又郑重地打下了两个字。

  “谢谢。”

  我退出了直播账号,以后也不会再登了。

  直播生涯,到此为止。

  我告诉林风,让平台发布一条封杀我的微博,也算为公司挽回一点颜面。这大概是我对于他们仅存的利用价值了。

  发完这条短信后,我干脆利落地拔出了手机里的SIM卡,掰成两半扔进了垃圾箱里。

  我要在这个地方彻底消失。

  然后以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归来。

  很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