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七章 我被冰山男撩了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78 2019-06-24 20:00:00

  刚下飞机的时候,我打开了手机短信里唯一的一个联系人。

  “我回来了。”

  我写下简短的四个字,发送给那个备注叫Z的人。

  我和Z一直是短信交流,没通过话,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Z长什么模样,甚至不知道Z是男是女。不过经过这么久的交流,我姑且猜测Z是个男人。

  没错,我和Z的交流很多。在这半年里,Z已经在我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我不敢说Z对我有多么重要。

  像我这样的人,大概已经很难再把旁人看得很重了。

  只是在那最痛苦最煎熬的半年时间里,Z一直在陪着我,支持我。

  这样的一个人,应该勉强能算作是我的伙伴了。

  我唯一的伙伴。

  很快手机震动了。

  Z回复我消息的速度总是很快,似乎只要我需要,他就会立刻出现一样。

  “下午五点前,去城郊的影视基地。”

  我正准备收起手机,又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东城区一号楼三单元17层1701,密码6个9。不必拒绝,让你住在那里,自有我的用意。”

  Z竟是连我的住处都安排好了。

  这样算来,我欠他的人情债又多了一笔呢。

  我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免费的房子。Z很有钱,或者可以说,非常有钱,这我是知道的,从他在直播时随随便便打赏几百万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更何况在之后的半年里,他也多次给了我经济支持,即使是在我并没有那么需要的情况下。

  我享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但我不至于心怀感激。

  因为我和Z是伙伴。

  合作伙伴。

  我从他那里得到的所有,总有一天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偿还。

  我有这样的觉悟。

  这就是我乘坐地铁前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此刻,我就站在离影视基地不远的大路上。

  北屿影视基地,坐落于首都郊外,也是国内最大的影视基地,每年都有大量的剧组挤破头想在这片场地里拍戏,可真正能进去的剧组并不多,要么是靠名导名角,要么是靠资金人脉,而这里留下的大部分剧组,全都是两者兼备。

  因此,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要进这些剧组。

  有些小有名气的演员们甚至愿意塞钱托关系来这里跑个龙套,若真是被哪个导演看中,或是和哪个大红大紫的明星攀上关系,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我一步步向着大门走去。

  门口三三两两站着十几个保安,大部分都是年轻面孔,个头很高,身强体壮。

  只有一个人,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看起来凶神恶煞。他隐隐被这些人围在中间,想必是领头的了。

  他姓黄,单名一个岩。

  我认识他,这张脸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

  但他应当已经认不出我了,也可能他早就忘了还有我这么个人的存在。

  我也认得这个影视基地的大门,认得这基地里的一砖一瓦,可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曾经这扇始终为我敞开着的大门,如今就在我面前紧闭着,而我却连让它再次打开的把握都没有。

  “什么人?别在这儿东张西望,走走走!”

  突如其来的呵斥声在耳边炸开。

  我的脸上迅速堆起讨好的笑,正要开口,身侧一个男声响起。

  那声音像从胸腔发出来的一般,富有磁性,又如暗夜中倒挂在天边的银月,透着一丝清冷。

  “她是我带来的,麻烦开下门。”

  保安们刚刚还凶狠着的脸一下子谄媚起来,变脸速度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岩的耳朵一动,连忙跑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刚刚说话的男保安头上,骂道:“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快点给顾少开门!”

  随后黄岩又点头哈腰地说道:“顾少,您来啦。”

  “嗯。”我身边的男人应了一声,没再多说一个字。

  大门徐徐敞开。

  如此熟悉的场景。

  这一幕曾在我眼前上演过好多天,而在之后的日子里,它又在梦里重复了千百遍。

  我终于回来了。

  为了这一天,我咬牙挺过多少血泪,承受过多少耻辱和痛苦。

  我一时有些发晕,许许多多的回忆全都涌了上来,大脑里翻江倒海。

  那些被我刻意遗忘的过去,张牙舞爪地向我扑了过来,恨不得把我扯进无间地狱。

  我用尽全身力气,强忍住胃里的恶心,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一阵阵发软。

  我紧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能倒下,挺直着身子向门内走去,哪怕脚下的步伐无比沉重。

  阳光越发刺眼,我的眼前一阵发白,身侧像是多出了什么坚实的东西,我的身体像是找到支点一般,自然而然地靠了上去。

  熟悉的男声响起:“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是你第二次投怀送抱?”

  原来竟是刚刚说话的那个男人用自己的身体撑住了我。

  想到看门的几个人对他的态度,他必是个极具名声或者权势的人。对我而言这样的人物正是我现下最需要结交的。

  眼见他对我颇有兴趣,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能放过。

  我强打起精神,投去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说道:“似乎被发现了呢。”

  他在我耳边啧啧称奇道:“你这个女人倒是多变得很。”

  他的态度很是轻佻,倒让我有些怀疑刚刚门口那个无比冷淡的男人是不是他。

  我挑眉,问道:“此话怎讲?”

  他笑道:“刚开始在地铁上对我无比冷淡,跟你说话也是爱答不理。现在看到我能把你带进这里,就恨不得立刻贴上来。让我不得不心生怀疑,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眼里只有利益?”

  我的心一揪,佯装无事,反问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这个圈子里,难道不是比比皆是么?”

  他轻笑出声,说道:“这样很好。”

  声音里听不出任何伪装与轻蔑,反倒更像是情真意切的褒奖。

  我内心一震。

  很好?

  这样的我,竟然被人说,很好。

  似乎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突然萌生,化作一股热流,在我周身上下走了一遭。

  向来能言会道的我,此刻被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激得哑口无言。

  为了掩饰我的不自然,我忙把目光移开,却在下一刻骤然定格。

  是她。

  没想到我才刚刚回来,竟然这么快就要和她见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