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十八章 “她不配。”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52 2019-07-05 20:00:00

  顾止趁着我瞠目结舌的功夫,一溜烟钻进了卧室,只留下一句话在客厅里回荡。

  “你先不要进来啊,我要换衣服了!”

  半分钟不到,顾止已经穿好一身黑色的丝绸睡衣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吃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哪儿来的睡衣?”

  “当然是从衣柜里拿的,是不是很帅?”顾止脸不红心不跳地求夸奖。

  帅确实很帅,只不过这睡衣岂不是早就放在这儿了?也就是说,顾止早就算好今天晚上要在这儿睡?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很深的套路里。

  看到我脸色有些不对劲,顾止似乎也觉得被我发现了什么,无辜地咧嘴一笑。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这两天都没怎么休息,真的好困,”他一边装模作样打了个哈欠,一边说道,“我先去睡了,明天见。”

  结论只有一个,这位影帝撒谎是不会脸红的。

  经他这么一折腾,我的睡意已经散去大半,此时夜色已深,我站在窗口眺望远方,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听到若隐若现的人声,想必是哪个剧组在拍夜戏吧。

  紧绷的神经此时突然舒缓下来。

  我是真的热爱表演呢,看到这些剧组稀松平常的生活,竟然觉得如此熟悉亲昵,像漂泊在外的孩子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家一般。

  可我转瞬又感到怅然若失,因为我不得不把我最热爱的东西,变成我复仇的工具。

  我在窗前静静地站了一会,依旧没有半点睡意,心血来潮想着不如出去四处转转吹吹风。

  此时酒店内悄无声息,这个时间商场也早已关门,我不过是闲来想去楼下吹吹风,也懒得换衣服了,只是随手拿了外套披在了身上。

  我拿着房卡出了门,站在电梯口等电梯。很奇怪的是,电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停在一楼,半天都没有上来。

  我等得有些不耐,心中猜测一会儿应该会有什么人坐电梯从一楼上来,我这样随便的穿着不愿给别人看到,不如先回房间算了。

  “叮咚。”

  我刚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走了几步,电梯到达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正在纠结我是回房间,还是乘电梯下楼,紧跟着有脚步声从电梯走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锦修,今天晚上就不要回去了嘛!我一个人住酒店很害怕,你陪陪我好不好?”

  向欣儿嗲嗲的声音,让我没了半点回头的欲望,我连忙向前快走了几步,悄悄躲在了盆栽后面。倒不是我想偷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只是我此时的样子被他们看到难免有些尴尬。

  “抱歉,”唐锦修的声音有些无奈,甚至有点疲惫,“我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真的不能再继续陪你了。”

  “那好吧。”向欣儿情绪十分沮丧,紧跟着又撒娇地央求道,“那我要听你说你爱我。”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心中一震,尘封的记忆被“我爱你”三个字叩开了大门。

  唐锦修的性格向来高冷,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这个冰山男一定难以相处。可是后来我们深爱彼此而在一起之后,我方才透过他冰冷的外表下看到了他的温和与柔情。

  一个在外从来不袒露自己情绪,当着他人面总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每天清晨都会抱着我像只撒娇的小狗一样跟我说一次,“我爱你”。

  我知道这三个字的分量在唐锦修的心里有多重。如此甜腻腻的情话,如果不是被唐锦修完全敞开心门接受的人,是绝对不可能从唐锦修口中听到这句告白的。

  我自认为冷冰冰的心,此刻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

  如今这句话,也终究属于别人了啊。

  “好了,别闹了,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拍戏。”唐锦修伸出手揉了揉向欣儿的头,轻声哄道。

  没说?他竟然没有如了向欣儿的愿,说出那句“我爱你”?

  向欣儿不依不饶,抓着唐锦修的胳膊摇晃道:“说嘛说嘛!你要是不说我今天不会放你走的。”

  “我真的要走了,听话,乖。”

  唐锦修久居高位,向来说一不二,如今面对向欣儿倒也称得上是有耐心了。只不过这份耐心怎么看都像是逃避似的敷衍。

  向欣儿不说话,只是抱着唐锦修的胳膊不松手。

  唐锦修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对我而言,你现在是我最重要的女人。不闹了,嗯?”

  这句话,从唐锦修的口中说出来,已经是极重的承诺了。

  谁知向欣儿却完全没有被这句话成功安抚,反倒像是被激怒了。

  她一下子松开了双手,气冲冲地盯着唐锦修,质问道:“你每次都这么说,可我想听的不是这个!你明明知道我想听的是什么,为什么从来不肯跟我说!”

  唐锦修一言不发,只是由着向欣儿发飙。得亏这酒店的隔音效果够好,不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跑出来看热闹。

  “锦修,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跟我说我爱你?”向欣儿一下子又变得可怜兮兮,软声问道,“是不是你的心里,还惦记着她?”

  不得不承认,当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用出这招,效果远比发脾气要强百倍。

  唐锦修的眼睛里好像有一种名为愧疚的情绪一闪而过。

  “对不起欣儿,我......”

  他并没有说完这句话,而是换了另一种冷冰冰的声音吐出三个字。

  “她不配。”

  呵,我心底冷笑。原来他眼底的愧疚并不是因为还惦记着我,原来他可以因为没满足向欣儿的心愿而感到愧疚,却从来没想过他对我又是何等残忍。

  这三个字一瞬间冲昏了我的头脑,以至于我完全忽略了他们的这段对话似乎有一点不合理。

  我只知道,在我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熊熊恨意愈发燃烧起来。

  我再没有闲情雅致外出闲逛,直到回到房间情绪都一时难以平稳下来。

  我躺在床上,神志无比清醒。顾止在一旁睡得正香,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终于捕捉到了零星睡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