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十九章 我们像不像同居的情侣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05 2019-07-06 20:00:00

  好热。

  浓烈刺鼻的味道钻入我的鼻腔,一路长驱直入,咆哮着在我的肺部冲撞。眼前一片迷蒙,泪水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我拼命睁大双眼,恍惚看到了有两个人影站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面目狰狞的向欣儿,一脸冷漠的唐锦修,我伸出手要抓住他们,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够不到。

  “白初,你去死吧!”向欣儿咬牙切齿地叫道,声音扭曲又凄厉。

  “你没脸见人是应该的,你不配!”唐锦修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我,嘴角挂着绝情嘲讽的笑。

  我感到痛苦,难当,大汗淋漓,心肺肠子像被同时扔进了搅拌机里,皮肉一层层崩裂开来,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面镜子,照出了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我拼命大叫,却发不出声音。我想要逃,却无论如何也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镜中的我遭受着残忍的酷刑。

  突然,有一道纯净温和的声音,裹着暖融融的阳光,穿破迷雾,笼罩住我。

  “好了没事了,别怕,有我在这里。”

  随着这句话的一遍遍重复,我的情绪逐渐稳定,眼前恐怖黑暗的景色逐渐退散,疼痛也尽数消退。我的内心感到无比祥和,如同婴儿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第二天。

  我一睁眼,大脑一片混沌,还残留着一些做过噩梦后的疲惫。半晌我才缓过神来,梦中的记忆零零星星出现在我的脑海。我暗自责备自己,不就是昨天碰到唐锦修和向欣儿,想到了以前的一点事情吗?怎么这么不中用,竟然还会做这种无聊的噩梦。

  只是隐隐之间,在梦里安抚我的那个声音,让我有种它是真实存在过的错觉。

  我摇了摇头,只当是自己做了场令人不快的噩梦。

  我扭头朝旁边的大床看去,顾止已经不见了人影,被子叠放得整整齐齐,连床单都被抚平过,看不到一丝褶皱。

  这种平常很可能会被人忽视掉的微小细节,此刻尽数落在我眼里,让我不禁产生一丝好奇,顾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既然被称为顾少,身上没有公子哥的傲气已经难能可贵,怎么还会在叠被子这种小事上亲力亲为?

  喉咙处的疼痛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这才发现我的喉咙有些异常的摩擦感,像是嗓子过度喊叫后带来的后遗症。

  我下床准备倒杯水喝,发现桌子上摆着一个粉色的马克杯,少女心十足,里面还贴心地倒着多半杯温水。

  我拿起杯子,这才发现杯子下面还压着一张小纸条,上面有一行清秀的字。

  “今天阳光正好,何必在意昨日阴霾。”

  在纸条的右下方还画着一个大大笑脸的太阳公公。

  我看着纸条,若有所思,内心涌上一股暖意,虽不强烈,但仍旧让我难以忽视,刚刚还觉得有些疲惫无力的身子,此时也不知为何感到了某种温和的力量。

  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来信人的名字写着四个大字——顾大影帝。

  ......我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拿着我的手机,把自己添加到备忘录里去的,还起了这么自恋的称呼。

  短信上写着:“冰箱里有我带回来的早餐,用微波炉热一下再吃。”

  我看了眼时间,发现才早上八点而已,顾止到底是几点起的床,竟然连早饭都买回来了。

  我按照顾止所说的打开冰箱,果然看到了小笼包和豆浆,我把它们取出来放进微波炉里,打开开关的一瞬间,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我和顾止这样的相处模式,是不是和同居的小情侣有那么点相似?

  我连忙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这个古怪的想法驱逐出去,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这上面去。

  刚吃完早饭没多久,我听到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那声音很低,如果此刻我在卧室,是绝对听不到一点动静的。

  带着好奇,我打开了房门,没想到是一身穿着运动衣的顾止。

  他见我开了门,笑盈盈地说道:“你已经起来啦。我本想刷卡进来,但不确定你睡醒没有,怕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所以就敲了敲门试探一下。”

  话说到最后一句,顾止又恢复了那副坏坏的架势,向我调皮地眨了眨眼。

  其实不管是他为我准备温水和早餐,还是他害怕吵醒我而轻轻敲门,都在彰显着他是一个为别人思虑周全的人。只是此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很久之后我才发现,顾止总是用不正经的样子,来掩盖他对别人的关心和照顾,以此消除别人对他的感激甚至愧疚。

  虽然顾止坏坏的样子非常有魅力,但好在我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抵抗能力,所以很是平静地回道:“既然害怕不如回你自己——”

  顾止好像知道我要说让他回自己的房间,及时地打断了我还未说出口的话。

  “对了!我昨天晚上睡得特别好,一觉到天亮。把这两天失去的睡眠全都补回来了,今天早上甚至有精力出门健身了。真是要谢谢你陪我。”

  看着顾止真诚无辜的明亮双眸,剩下半句话我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没、没什么。”我只好顺着他的话回道。

  “你呢?昨天晚上睡得好吗?”顾止像是聊天般无意提出了一个问题。

  “挺好的。”我没有多想,只是随便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顾止听到这个回答,眼中的光芒突然一暗,隐隐像是一只受伤了的小动物一样。

  “这样啊。”顾止轻声说道,样子有些沮丧。

  我本想问问他怎么了,只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顾止的样子已经恢复如初,好像一切只是我的错觉罢了。

  “我现在要进屋换衣服出门了,你不要在门口偷看。”

  我再次无言以对,只是我感觉到和顾止的相处真的让我能稍微放松一点。

  顾止进了卧室,故意反锁了门,好像我真会偷看他一样。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