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三十九章 敬酒唐锦修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13 2019-07-26 20:00:00

  向欣儿的声音十分响亮,再加上我和顾止引起的轰动让大厅声音低了许多,此时不仅是坐在主桌上的人听到了这句话,就连周围几桌的人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如果换做一般人可能早就尴尬无比,觉得无处容身了。可我毕竟不同,我虽然是无意识间跟着顾止来到这里,但我从不会在我做过的选择面前退缩。

  我妩媚一笑,刚要开口,突然感觉手掌一热。

  顾止伸过手牢牢抓住我的。

  “向小姐,这里应该不是只有电影主创人员才能坐的地方吧?不然唐少坐这儿可有点说不过去了。至于她,”顾止拉着我的手,半抬起在向欣儿面前晃了一圈道,“她是我今天晚上请来的舞伴,和我坐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向欣儿似是没想到顾止竟会如此维护我,一时间哑口无言。

  “来都来了,坐吧。”一旁像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唐锦修,出人意料地开口说道。

  向欣儿登时有了台阶,高傲道:“既然锦修都这么说了,就姑且让她在这儿坐着吧。其实坐哪儿倒是无所谓,心里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就够了。”

  我看都没看向欣儿一眼,对着唐锦修微微前倾了下身子,抛过去一个足够魅惑的眼神。

  “谢谢唐少。”我声音如蜜糖般甜而不腻。

  顾止率先将我身前的椅子拖了出来,给了我一个安抚的眼神。我从容不迫地坐了下去,回以一个感激的微笑。

  很快,这个小小插曲便过去了,随着连绵不绝的碰杯声响起,大厅里登时又热闹了起来。

  只不过我们这桌怎么看怎么尴尬。

  唐锦修始终冷着一张脸,桌上的菜没夹过两筷子,一旁的电影导演和副导演们举着酒杯,想要和唐锦修搭话,却又不敢向他敬酒。只好一个个陪着笑脸,一边讲话一边观察着唐锦修的表情。

  向欣儿在唐锦修身侧如同雕塑般保持着最完美的微笑,偶尔给唐锦修夹两筷子菜,要和唐锦修碰杯时被唐锦修摆了摆手拒绝了,两人之间的交流也并不频繁。

  倒是我和顾止,简直如入无人之境,该吃就吃该聊就聊,仿佛在两个人的身上建立起一个坚实的屏障,把外界氛围完全隔绝开来。

  “小兔子硬糖你吃了吗?”

  “还没吃,太可爱有点舍不得。”

  “我就猜到你会这样。所以呢,我明天再送你一块儿更可爱的,这样你每天都可以把不那么可爱的那块吃掉啦。”

  就连送块糖给我,顾止都好像经过了深思熟虑一般。不知道该说他对我太过了解,还是该说他为人太过善于为别人着想。

  只是和顾止的相处时间越长,我就越发觉得我因为他而产生的每一个开心的表情,都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一旁的几个导演们在挂着一头冷汗和唐锦修搭完话后,又连忙将焦点放在了顾止身上。

  “顾少,这部电影有您来出演男一号,绝对票房火爆。”

  “我早就对顾少高超的演技有所耳闻,但是没想到会比我想象中还要优秀!”

  导演们变着法子在拍着顾止马屁,虽然我承认他们说的都是实话。顾止也连忙站起身,彬彬有礼颇具绅士风度地和众位导演们一一敬酒寒暄,和臭着一张脸的唐锦修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刻在我眼里,如此温文尔雅的顾止显然更讨女生喜欢。

  我正以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顾止游刃有余的交际,余光看到了唐锦修,他神情专注地看着我,黑曜石般的眸子深不见底。

  我看了一眼他身边正在看手机的向欣儿,端起桌上还剩半杯红酒的酒杯,露出一个美丽动人的微笑,款款走到唐锦修身侧。

  “唐少,不知道能否敬您一杯?”

  一旁还在和顾止交谈的导演们此刻不约而同地全部消声,像是看怪物一般瞠目结舌地看着我,惊诧于我竟然的无名小卒竟然敢给唐锦修敬酒。

  唐锦修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了两下,随后竟真的端起面前一口未动的酒,举到了耳朵边的上空,等着我主动俯身和他碰杯。尽管他的眼睛仍旧直直看着正前方,没有施舍给我一丝一毫,但他举起酒杯的举动已经足以让刚刚微微张着嘴的导演们嘴巴张大到能吞下一个灯泡的程度了。

  “谢谢唐少。”我前倾着身子,毕恭毕敬地和唐锦修碰了下杯子,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唐锦修听到酒杯碰撞的声音后,便把酒杯又放回到了桌上,滴酒未沾。

  一旁的向欣儿本来在我来敬酒时,脸色就已经有些许不快,当看到唐锦修举起酒杯后,脸上更是惊诧和愤恨交相辉映。直到此时,她看着唐锦修将手中的酒杯碰都不碰放了回去,只当唐锦修心里对我不屑一顾,只是看在我是女人的份儿上卖我个面子。因此看我的眼神又变成了高高在上的轻蔑。

  她的神色变化一一落入我的眼中,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向欣儿并不知道唐锦修不能沾酒。

  唐锦修自第一次喝酒时就被发现有酒精过敏,虽然程度不算严重,但唐锦修身子金贵不比普通人家,自然第一次喝酒就成了最后一次。

  再加上唐锦修生性高傲,不能容忍任何瑕疵,酒精过敏这一点也被他极好地隐藏了起来,好在唐锦修的地位,如果他不想喝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逼着他喝。

  这一点,在我当年和唐锦修第一次吃路边摊,我叫了两瓶啤酒时,他就对我坦诚相告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向欣儿竟然会对此一无所知。

  我突然觉得有些怀疑,唐锦修对于向欣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为什么我隐隐间感觉到和我想象之中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我端着空了的酒杯走回座位,围着顾止的导演们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少喝一点。”顾止在一旁轻声提醒我。

  我刚要开口应和,明亮的大厅里突然灯光一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