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四十章 我不甘心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35 2019-07-27 20:00:00

  钢琴和小提琴交汇的音乐声缓缓响起。

  不少人已经离开了座位,牵着手走向了舞池。

  “锦修。”向欣儿轻唤了一声,而后略显扭捏地低下了头。

  唐锦修心领神会地站起身,一手背后一手伸在向欣儿面前,一句话没说,只是弯了身子做出邀请的动作。向欣儿羞涩地把手放了上去,拎着裙子站了起来。可唐锦修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让人甚至感觉不到他到底是否想跳这支舞。

  两个人一进入舞池,周围的人都识趣地为他们让出了位置。向欣儿也毫不客气地将唐锦修朝着舞池中心带去。

  唐锦修是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向来是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此刻他和向欣儿一对璧人翩翩起舞,暗淡的灯光也难掩他的光辉,让周围所有的人都成了为白天鹅作陪衬的丑小鸭。

  身旁的顾止突然放下了手里的餐具,优雅地拿起餐巾纸擦了下手。

  “想去凑凑热闹吗?”他凑到我耳边问道。

  “不去了吧。我们这副样子......”

  今天大家看我们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了,如果再穿成这样去跳舞的话,我都有点担心明天娱乐八卦的头条会说什么了。毕竟张导只是约束工作人员们不要在拍摄地偷拍而已,今天晚上的宴会明显不在条例里。

  顾止挑眉道:“你怕什么?该不会是你不会跳舞吧?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我不会?”我知道顾止是在和我开玩笑,便也顺势调笑道,“如果我们上去了,那焦点可就不仅仅是在他们身上了。”

  论跳舞,我不敢自夸天下无二,但至少胜过向欣儿一筹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不信,除非上去试过才知道。”

  我摇摇头:“我不愿意浪费精力在这上面。”

  我只想在演艺圈堂堂正正打败她,此时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跳舞来羞辱她在我看来并非是一个好的选择。

  顾止无奈耸肩道:“好吧。既然我的舞伴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我和顾止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不时对着舞池里的舞姿点评两句。

  只见正被唐锦修拉着手旋转的向欣儿突然矮了下去。还没等她坐在地上,唐锦修已经眼疾手快一手搂住了她的腰,一手从她膝盖下穿了过去,将她抱进怀里。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唐锦修这么抱着一个人,就像捧着最珍贵的宝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竟然会不受控制地一抽。

  在暗淡的灯光下,向欣儿脸上的红晕依旧显眼。她靠在唐锦修的胸前,似乎朝我的方向扫了一眼。

  唐锦修抱着向欣儿走了回来,将她放在了距离最近的椅子上,恰好在我旁边。

  “扭到了吗?没事吧?”

  唐锦修蹲在地上,轻轻帮向欣儿活动着脚腕。在她的鞋上只剩下断了半截的高跟。

  向欣儿红着脸说道:“我没事。只是可惜不能接着跟你跳舞了。”

  “舞什么时候都能跳,下次也一样。我找人给你送双鞋过来。”

  “可是——”向欣儿的声音里满是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

  “想说什么?”唐锦修耐心地询问道。

  “我、我现在想去趟洗手间。”

  我本来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恩爱好戏,此刻唐锦修的目光猝不及防地落到了我身上。我听到了向欣儿那句话,一时间已经猜到唐锦修在想什么了。

  果不其然,唐锦修站起身走到我旁边,居高临下。

  “鞋,脱了。借用一会。”

  面对唐锦修的命令,我哪敢不服从。

  我乖乖地低下身子,将脚上的鞋脱了下来,交到了他手里。

  “向小姐不嫌弃就好。”我谄媚一笑。

  只是唐锦修并没有接过我手里的鞋。他的目光紧紧落在我的脚后跟上方,眼里的光忽明忽暗,像是在回忆什么。

  我低下头一看,心里暗道不好。

  我因为害怕磨脚,穿高跟鞋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在脚后跟上方贴一块创可贴。又因为我的体质实在奇怪,磨破的从来只有左脚,所以我只在左脚上贴。

  这个毛病,唐锦修一直都是知道的。

  此刻他紧紧盯着的地方,正是那块创可贴。

  “唐少,您怎么了?我昨天晚上洗澡不小心把脚划破了,您这是在关心我吗?”我故作镇静地解释道。

  “锦修,发生什么事了?”向欣儿也在一旁一脸疑惑地催促道。

  唐锦修这才将我手里的鞋接了过去,只是他在和我对视的时候目光沉沉,让我心里颇不平静。

  “没什么,我带你去。”唐锦修蹲在地上,帮向欣儿穿好了鞋。

  “既然鞋已经到了,一会儿再陪我跳一会好吗?”向欣儿拉着唐锦修的手央求道。

  唐锦修看了我一眼,回答道:“好。”

  穿走我的鞋去卫生间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要穿着它继续跳舞。

  向欣儿,你还真是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呢。

  我心里冷笑,不过想到唐锦修要陪向欣儿跳舞,也就意味着没有机会再去追问我更多的事情,我又不禁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们两个人就此离开,等再回到大厅时直接走向了舞池,毫不在意此时此刻我正光着脚坐在桌前。

  看着他们的舞姿,和最开始一样没有任何差别。原来,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伤害别人从来都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何等自私,何等无耻。

  我微眯着眼睛嘲讽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人眼里分外美好和谐的画面,与我而言却是如此刺眼。脑海里那些不安的记忆再次涌动,心底里突然泛起一股强烈的不甘。

  每一次,一定要以牺牲我为代价,来换取你们的幸福,是么?

  我,不甘心。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附在了我的手上。我这才惊醒过来,发现我放在桌上的手竟然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

  顾止的掌心温度灼灼,让我一时镇定不少。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递给我一个安抚的眼神。他将我握成拳头的手慢慢舒展开,平铺着放进他柔软的手掌上。

  “白小姐,我想邀请你共舞一曲,不知你可否愿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