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五十二章 有点意思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16 2019-08-08 20:00:00

  我忽然想到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的话,如果主张拆掉屋顶,人们就会愿意开窗了。

  这个例子正符合我现在的心情。本来唐锦修指使我,我是很不乐意的。可现在他突然给了我一句解释,我竟然会觉得帮他这个忙也没那么难接受了。

  我一边答应着会帮唐锦修带醒酒药回来,一边觉得自己的心软实在好笑。对于唐锦修和向欣儿,我哪有心软的必要。他们曾经做那些事的时候,何曾对我心软过。

  我先去了更远一点的药店买了醒酒药,这才回到酒店不远处的超市,准备买些夜宵和啤酒。

  夜还不算太深,超市里闲逛的人不少,偶尔还能碰到同一个剧组的工作人员,现在他们看到我竟然也会点头微笑,打个招呼了。

  我拎着一大包东西刚出了超市,就看到成群结队的十几个人正往超市这边走来,似乎是某个刚聚餐完的剧组,隐隐能闻到他们身上的酒气。

  原来每一天,都有那么多人要面对别离。

  我看着有说有笑却又难掩分别心酸的这群人,好像看到了几天后我自己的样子。可是这群年轻人那么朝气蓬勃,容光焕发,离别于她们而言就好像只是结束了人生一段无关痛痒的过程。

  我内心一动,像是突然从某种情绪中脱离出来一般,一瞬间想通了许多。我和她们终究不一样,我已经没有资格去享受这些平常人的七情六欲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我不得不做。

  我撇过头,没再看她们,准备返回酒店。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响,我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发现那群人中有一个小伙子拉开了一管礼炮。一群人全然不顾周围路人们像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在那漫天飞扬的金色纸屑中又蹦又跳,有几个人还唱起了歌。

  纸屑在我眼前落下,有几片甚至沾到了我的手上。我将这几片纸屑随意扫开,心中越发清明。

  我坐着电梯一路上到顶层,远远看到唐锦修竟然就靠在墙边看着手机,真像当年他无数次等我的样子。

  可是此时因为刚刚那群年轻人,我的内心无比平静,竟然轻松地驱赶干净了那些遥远的回忆。

  我拎着袋子快步走到了唐锦修身边,身后好像有开门声传来,我没有在意,只想着赶紧把药给了唐锦修,顾止还在等我。

  唐锦修的目光从我出现开始就始终落在我身上,此时看到我过来,他的目光却移到了我的头顶。

  “唐少,您的药。”我把装着药的袋子递给他,他用左手接了过去。

  “你头发上,有东西。”

  我还没搞懂唐锦修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抬起了右手,似乎要放在我的头顶上一样。

  可是下一秒,我的头顶依旧空空如也。

  顾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边,面色冰冷,一只手牢牢抓住了唐锦修的手腕。

  “唐锦修,我警告你,离她远点。”话音刚落,顾止毫不客气地将唐锦修的手甩到了一边,力度之大甚至让唐锦修的身子都晃动了一下。

  顾止突然的出现让我也吓了一跳,此时他的行为显然激怒了唐锦修,唐锦修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双眼微眯,透出慑人的光来。我的心里更是咯噔一声,惊慌失措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唐锦修没说话,只是缓缓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右手握拳在半空中划了几个圈。

  气氛一瞬间降到了冰点,我甚至感觉到皮肤上冒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这样的低气压让我快要无法呼吸了,我连忙开口想要打破僵局。

  “顾止,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快回去吧。”我抓着顾止的胳膊,想要转身离开,可是顾止却不动如山。

  我连忙又转头看向唐锦修,赔着笑脸道:“唐少,实在抱歉,这不过是个误会,您还是赶紧回去照顾向小姐吧。”

  诡异的是,唐锦修竟然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都懒得看我一眼。

  我就像是空气一般夹在对峙的两个人中间,左右为难。两座冰山就在我头顶上压着,岿然不动。

  就在我觉得时间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候,顾止终于动了。

  他抬起手动作轻柔地穿过我的长发,从我头上摘下了一片金色纸屑。

  原来在我看热闹的时候,这东西不仅掉在了我的手上,竟然还掉在了我的头顶。

  刚刚唐锦修,就是想帮我摘这个?顾止果然是误会他了啊。

  正当我感觉到顾止已经有所松动,我可以带着他回房间的时候,唐锦修却突然说话了。

  “她对你而言,似乎很不一样?”唐锦修语气淡淡,虽是疑问句,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倒像是肯定句一般。

  顾止剑眉微拢,冷冷地看着唐锦修说道:“是又如何?”

  “本来我对她确实没什么兴趣,但是现在,”唐锦修刻意停顿了两秒,才又补充道,“有点意思。”

  “她是我的人,你别想动。”顾止的语气无比坚定,可他的神色间却闪过了一丝慌张,我从没见过他这副样子,他在我眼里从来都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是此时唐锦修只一句话,顾止却好像在害怕什么东西。

  “呵。”唐锦修勾起一边嘴角,冷笑一声,目光从顾止身上移到了我的脸上,转身回了房间。

  那一瞬间,唐锦修看我的眼神,就像猎人盯上了猎物。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为了刺激顾止故意做样子给他看。但我知道一件事——

  唐锦修那样的人,对于一件东西只有两种态度,要么不屑一顾,要么势在必得。

  如果唐锦修真如他所言对我产生了兴趣,那么顾止刚刚最后一句话,越是强调我对他的重要性,唐锦修抢夺我的欲望就会越强烈。

  可我不明白,唐锦修明明已经拥有向欣儿了,何必为了对付顾止说出如此惹人误会的话?

  我更不明白的是,唐锦修对我产生兴趣本该是我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事情,可为什么我的心里会这么不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