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五十八章 噩梦缠身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37 2019-08-14 20:00:00

  我知道顾止在想什么。

  那些没交到我手里的糖,对于他而言就是日后还有机会见我的凭证。

  我本应该狠心拒绝,将冷酷无情的样子贯彻到底。

  可是想到下午顾止拍戏的状态,看到他此刻疲惫不堪好像下一秒就要垮掉的样子,拒绝的话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就在我沉默的这段时间里,顾止眼中的光亮一点点黯淡下去,如同天空中划过的流星,片刻璀璨后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余光。可那灰烬的温度竟然如此炙热,烤的我心脏生疼,无法呼吸。

  “好。”我淡淡说道,赶在余光未灭之前。

  我终究挽留住了那一点点光,顾止越发低垂的头一瞬间又抬了起来。

  “那我们以后再见。谢谢你这段日子对我的照顾,和你一起生活的这些日子,我非常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

  顾止的身子往前倾了少许,大概是想给我一个拥抱。可是看见我眼中的冰冷后,他又尴尬地笑了笑,后退了半步。

  “我回去了。”他挥了挥手,离开了。

  从始至终,我不过只说了一句“谢谢”,一个“好”。

  当我再次返回房间,云薇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瘫坐在沙发上。

  我走过去,也学着她的样子,将身体全部的重量压在了沙发靠枕上。

  “是顾止?”云薇问道。

  “嗯。”

  “来跟你告别的?”

  “嗯。”

  “你俩,吵架了?”

  “没有。”

  此刻的我就像个自闭患者,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云薇也察觉到了我兴致缺缺的样子,虽然不知道我和顾止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也聪明地没再多问,更没有再提我为什么不去顾止的公司。我现在这副样子,大概就是最好的回答了。

  “对了,我看这里好像有你很多衣服鞋子,还有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要不要我找人帮你收拾带走?”

  “不用了。”我无精打采地说道,“这些东西顾止会解决的。”

  没想到我离开前的最后一件事,竟然还是在麻烦顾止。

  云薇眼中又泛起了疑惑,但我没有力气和她解释那么多。

  “我有点累了,明天还有很多事做,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和云薇打了个招呼,洗漱上床。

  明明晚上我没有吃任何东西,此刻却没有丝毫饥饿感。

  我的床头边,阿布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

  当一个玩偶的感觉或许也不错,不需要经历那么多的情绪更迭,出生时的微笑会一直保持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将阿布抱在怀里,脑子里像跑马灯一样播放着一个多月来每天早上和顾止相处的情形。

  三言两语,平淡至极,此刻想来却也那么难能可贵。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那样浑浑噩噩地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不好。

  接连不断的噩梦让我的大脑连片刻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不管哪一个梦境,似乎我都在扮演着杀人凶手的角色,只能一直躲避逃跑,像是飘忽在这世界中的一个游魂。

  直到最后一个梦,有个人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只是看我可怜,他收留了我,不在乎我的冷酷孤僻,甚至整日笑面相应,真心以待。

  最后我的身份暴露了,我将这个人杀了。

  梦中那个人的脸本来是我完全不认识的陌生,可是最后他倒在血泊里,满眼的不可置信,那张脸竟慢慢扭曲成顾止的模样。

  我再也忍受不住,在床上“噌”地坐了起来。

  四周一片漆黑,我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云薇均匀的呼吸声。

  这才知道,原来一切不过是场梦。

  我缓缓躺回床上,四肢僵硬冰冷。

  我突然想起,在我刚来这里的那个晚上就曾经做过噩梦。如今在我离开前的最后一个晚上,竟然像是轮回般又做了噩梦。

  只是当时还有一个温暖的声音将我从梦中解救了出来,现在我却只能茫然无措地望着天花板。

  顾止倒在血泊里的样子那么真实,他那双盛满了不可思议和悲伤痛苦的眼睛,在我眼前久久挥散不去。

  我再也没了半点睡意,就那样睁着眼睛,直至天明。

  天还蒙蒙亮,我将阿布从怀里拿了出来,无声地和它告别。

  我轻手轻脚地起了床,没有惊醒云薇,一个人离开了房间,去了片场。

  我想再多看一眼和顾止一起工作过的地方。

  这个时间,按理说片场应该没有几个人才对。

  可是当我快走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我每天都坐着的休息区,已经站着一个瘦削高挑的身影了。

  即便只是背影,我也认得出那是顾止。

  他站得如松柏般笔直,穿着戏服,微风吹过,衣袂飘飘。

  在偶尔来往的几个工作人员的衬托下,在熹微的晨光照耀下,如同仙界遗落在凡间的精灵,高贵又孤独。

  我站在他身后,明明是很近的距离,却又显得那么遥远。

  正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小赵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白小姐,你怎么也这么早?”

  顾止的耳朵动了一下,显然也听到了小赵的声音,却并没有转过身来。

  我和小赵打过招呼,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昨天晚上就回来了。”

  看来昨天晚上有人陪顾止,那就好。

  “他今天,”我停顿了一下,还是低声问道,“顾少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小赵一副难以理解的苦恼样子说道:“顾少昨天晚上不知道发什么疯,大晚上给张导打电话,非要把几天后的一场戏提前到今天来演。”

  我心里一动,一瞬间就猜出了小赵说的是哪场戏。

  那场戏是整部电影里最考验演员演技的重头戏,曾经顾止和我探讨过好几次,可想而知他的重视程度。

  最后一次讨论后,他还兴高采烈地和我说,迫不及待想要演给我看。

  当时我没当回事,只是笑了笑就忘在了脑后。

  可是顾止不一样,他答应我的事会一直记得,直到做到为止。

  我控制不住的鼻子一酸,忙握紧了拳头平复自己的情绪。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顾止不是知道我来却故意不理我,他是已经入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