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五十九章 天涯海角,你在这里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09 2019-08-15 20:00:00

  “唉,也不知道张导是怎么想的,竟然还真的答应了,临时把今天早上的所有安排全改了。顾少对自己也是狠,一晚上不睡觉,大清早的还要赶个早场。”

  顾止竟然猜到了我一定会大清早就睡不着觉跑来片场吗?

  我时常觉得,有时候顾止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

  小赵后来嘟囔些什么我已经听不太清了,此刻外界的杂音都成了我耳边的背景音。我站在那里看着顾止的背影,思绪不禁回到了那天。

  我和顾止在表演上的看法一直很是相近,但这场男主角在临上战场前,清晨时分,独身一人站在宫门外默默和女主角道别的戏,却是我和顾止第一次产生分歧。但也正是那时候的争论,反而让我和他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我和顾止对男主角的心理活动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他认为男儿当以家国为重,所以想着这场戏虽有离别的感伤,但更多的却是豪气干云,功成名就后回来正大光明地迎娶心爱之人的潇洒。

  我却觉得戏中的男主角不同于其他电影的英雄角色,这本是一个敏感善良的富家公子,在他心中浪漫的爱情,心爱的姑娘,要远胜过一切功名利禄。所以这场戏应该以离愁别绪作为主基调,掺杂一些男主角心里成长的变化。

  针对这两种表现形式,我和顾止几番讨论,但每次都是谁也无法说服谁。

  直到最后一次,顾止故作傲娇地跟我说:“女人,还从来没有人敢挑战我,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他这才恢复了正形:“好啦,大不了到时候我两种形式都表演一下,让张导自己选好了。”

  往事如烟,回想起来近在眼前,却又那么遥远。

  我看着顾止孤零零的身影,幻想着此时此刻他都在想些什么。

  “小顾,准备好了吗?”导演的声音从喇叭中传了出来。

  张导不知道何时也已经到了片场,我看顾止看得入神,竟没有注意到外界变化。

  “嗯。”顾止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两口气,走到了镜头前。

  我走到张导所在的监视器后,在这个地方能更清楚地看到顾止的表演。

  这场戏主要是顾止的个人独白,因此现在除了他没有任何一个演员,只有寥寥的几个场工和摄像。

  可是,当顾止开口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所有这些景象似乎都不复存在,我眼中所见的只有一个要和心爱之人分别的赤诚男儿。

  “我要走了。”顾止单膝跪地,捧起一把城墙根下的泥土。

  随后,他的目光上移,从城墙根下一直移到墙面再到墙头,他的目光深远,像是要把被这城墙围起来的皇宫都尽收眼底,又像是刺穿了这厚厚的围墙,只看得到城墙后的一个地方,一个人。

  仅仅是很简单的几个动作,但顾止的眼神中层次分明,情绪渐进,只用一双眼睛就把主人公的内心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显示器后的张导都不由自主地前倾了身子,专注地盯着监视器,很是兴奋。

  “不管天涯海角,你都在这里。这一仗后,若非死别,绝不生离。”顾止单手握拳,将拳头置于心脏处。

  大段的台词从顾止嘴里念出来没有一丝繁冗,他的每个动作都添加得恰到好处,就像机器一样精准,和角色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时辰到了。”顾止轻声地念着这四个字,随后利落地转过身,留给皇宫一个萧瑟的背影,像是心意已决。

  可就是这样一个动作,此时顾止正面直视着的方向,正是我所站立的地方。

  四周瞬间变得无比寂静,徐徐风声都像是在敲打着我的耳膜,发出擂鼓般的巨响。

  我和顾止遥遥相对,一时分不清他看着的是我,还是远方。

  紧接着,晶莹的液体汇集在他的眼角。

  “等我回来,很快。”他说完这句话,猛一仰头,细碎的泪珠飞快地滚落下来,须臾间隐没于鬓角。

  我呆呆地望着他,像是身处白茫茫的混沌之中,陡然间看到开天辟地的光亮。

  “好!精彩!太精彩了!”张导的喝彩声伴随着鼓掌声在我耳边炸响。

  顾止微微笑着,自信又谦逊:“谢谢导演。”

  整场戏,顾止演得克制而隐忍,将我和他所讨论的两种形式无比和谐地中和了起来,堪称无可挑剔的教科书级表演。

  只是我突然怀疑起了,顾止演这场戏,到底是为了完成当初他对我许下的承诺,还是为了借助着人物的口吻,讲出所有无法讲给我的话。

  我的身后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扭头看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唐锦修、向欣儿还有凌染秋,以及不少演员都已经到了现场。

  在那些演员的脸上满是对顾止的倾慕敬佩,就连最近这段时间莫名其妙和顾止针锋相对的凌染秋,看着顾止的眼神虽然冰冷,但也压抑不住其中的欣赏之意。

  我听到的掌声,就是从那群演员当中传来的,除了他们以外,唐锦修竟也双手轻拂,拍了两下。

  顾止却一副浑然未觉的样子,只是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便回休息区休息去了。

  “好了好了,大家准备一下,等主演化好妆就开拍了。”听到张导的指令,聚集在一起的人群这才慢慢散去。

  张导口中的下一场戏,就是我在这个剧组里的最后一场戏了。

  我朝顾止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向着化妆间走去。

  最后一场戏,因为男主角在战场身负重伤,性命垂危,我所饰演的侍女陪着公主女扮男装赶赴战场,不料遭遇敌军埋伏,我上前为公主挡了一箭,中箭身亡。

  我化好妆出来,还没见到向欣儿的身影,我站在那里一时不知该去往何处。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止,因而回不去我常待的休息区,可是在这儿一个人站着又显得过于尴尬。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