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六十九章 不平静的宴会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27 2019-08-25 20:00:00

  “我要你比那个女人跳得更好。”

  秦天看起来已经是醉醺醺的了,但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咬牙切齿却似乎非常认真。

  “秦少,这......”我有些为难地看着他。

  他“蹭”地一下站起身,抓住我的胳膊就像舞台侧后方走去。他抓着的位置正是我刚刚看到留下指印的地方,本来轻微的痛楚此刻被他这毫不怜惜的动作弄得加剧不少。

  我双唇微抿,没有说话,跟着秦天到了舞台监控处。

  “喂,她一会儿也要上台跳舞。”秦天一把将我扯到管控灯光和音乐的几个人面前。

  那几个人看到秦天,一时面面相觑。

  “听不到小爷说话?你们知不知道小爷是谁?领头的是哪个,给小爷出来。”

  眼见着秦天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个人连忙站了出来安抚他的情绪。

  “秦二少,您稍等,我们马上就安排。”来人点头哈腰地说道。

  “嗯。”秦天不可一世地哼了一声,转头看向我说道,“你在这儿等着,一会儿给小爷好好跳。”

  我点点头,不置一词。事已至此,上台就上台吧。

  我和那几个人简单沟通了一下,从现有的曲子中挑选了一首我比较擅长的,默默等候他们的安排。

  本以为当时在KTV被当作酒伴挑选已经是秦天会给我的最大难堪,没想到我实在低估了他。

  当我被主持人带上场介绍,在众人面前像是秦天拿出手炫耀的玩具般开始跳舞,这种难堪远比当初更甚。

  好在那个时候我为了钱可以不要脸,如今我也可以因为别的原因不知羞耻。

  在我跳舞之前,台下众人那些轻蔑的眼神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是当我随着音乐的尾声缓缓停下旋转的脚步时,再次立定,只看到绝大多数人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脸上都是被惊艳后的呆滞样子。

  秦天晃动着酒杯,在不远处笑得猖狂。

  而他的大哥秦宇,就在我直直面向的地方,一手摸着下巴,很感兴趣地盯着我。

  我拉着裙摆鞠了个躬,款款下台。

  我刚回到座位上,秦天就一把搂住了我,像是在和其他人宣誓主权一般。

  “跳、跳得、得不错。”秦天说话已经有点大舌头了。

  “谢谢秦少夸奖。”

  “小爷有、有点头疼,你扶、扶我出去透口气。”

  秦天一只手按在桌子上,一只手抓着我,摇摇晃晃地起身。

  我识时务地伸出另一只手架住他的胳膊,让他能站得稳当一些。

  酒店二楼延伸出一块露天的平台,零零散散摆放着几张桌子和白色的躺椅,我架着秦天一路到了躺椅旁边。

  等秦天在躺椅上躺好,我这才松了口气,搀扶着这么一个精壮的男人可真不是一般的体力活。

  我向服务员要了两杯冰水,喂到他的嘴边。倒不是想帮他醒酒,而是我不能让他就这么睡过去罢了。

  秦天迷迷糊糊地喝了两口水,身体在冰水的刺激下打了个激灵。

  我知道现在正是他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却不具备理性思考的时候了。

  “秦少,您跟唐锦修唐少的关系好像很不错?”我在一旁柔声问道。

  “唐锦修?一个败在女人身上的可怜虫罢了,他哪有小爷这么潇洒。”

  秦天嘟嘟囔囔地说道,虽然有些口齿不清,但好在还能让人听懂。

  “唐家不是现在北屿城最厉害的家族吗?您怎么说唐少可怜?”

  “嘁,”秦天不屑地冷哼一声,“唐家虽然势大,但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唐家。以前他还能在唐家呼风唤雨,前两年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从国外回来,他的势力就被分出去一部分。再加上后来那件事——,家族多少曾经支持他的人都对他失望至极,现在他的威势和当初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秦天的话语有些含混,我努力听着,正要开口问那件事是什么事,就听到秦天又开了口。

  “他唐锦修欠了一屁股债,就算他能力再强,没有三五年也别想还得清。要不是有、有......”

  秦天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来几不可闻。

  我忙晃了晃他的胳膊,唤道:“秦少,秦少?”

  回应我的,只有秦天的鼾声。

  我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问不出什么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已经获取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唐锦修同父异母的弟弟,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以前我只知道他和他的父亲素来不和,却对他家族里的事知之甚少。

  也许,这个素未谋面的人,会成为击破唐锦修的一个突破口。

  “咕噜。”

  肚子的抗议声传来。

  我这才想起来中午都是青菜,我本就没吃两口,晚上参加宴会更是一筷子未动就被支使着上台跳舞,到现在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了。

  看了眼睡的正香的秦天,想必在这个地方也没人敢找他的麻烦。

  我放心地起身,准备回宴会厅吃点东西。

  刚一走到露台的大门处,就看到有人推开门出来了。

  秦宇一手端着酒杯,里面的红酒在他手的晃动下沿着杯壁打着转。他看到我,轻笑了一声,直直地走了过来。

  “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喝多睡着了?”

  退去温文尔雅的外衣,此刻的秦宇看起来相当具有攻击性。

  这样的男人,现在的我还是不要轻易招惹得好。

  我心思一转,已经决定要伪装成一个毫无城府,只是被秦天以利益诱惑过来的陪酒女。

  我朝着秦宇恭敬地说道:“您还真是料事如神。”

  “就我那个弟弟,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只需要一眼就看得穿。”

  他离我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但还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我有些不自然地往后挪着步子,却像是被猎手盯上的猎物一般在做徒劳的挣扎。

  终于,身后就是墙了,我已经退无可退。

  秦宇似是被我窘迫的样子取悦了,嘴边挂着玩味的笑容。

  “不过你,我倒是很感兴趣。”

  秦宇凑了过来,嘴唇几乎要贴到我的耳朵。

  突然一阵大力袭来,将我瞬间拉离了秦宇的气场范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