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第八十一章 精彩大戏

天后养成之回归娱乐圈 久居暂客 2033 2019-09-06 22:00:00

  “帮我。我不行,好热。”

  喃喃出声的话语已经连不成完整的句子。

  “该死!你到底怎么了?!给我清醒点!”

  男人的咒骂声和劝阻声都统统被挡在了耳朵外面。

  恍惚间我似乎被扔在了非常柔软的东西上面,我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舒适,下一秒就感觉到有如山一样的重物压在我身上,让我动弹不得。

  “别动!我叫你停手!”

  耳边像是有粗重的喘息声,擂鼓般砸在我的耳膜上,我的身体一瞬间变成了听到冲锋号令的士兵,近乎本能地用力挣扎。

  “都这样了力气还这么大。可恶,怎么连我也——”

  不知道搏斗了多久,我早已经没有了对时间的认知,就在我几乎精疲力竭无法动弹的时候,身体突然覆盖上了一层冰凉,滚烫的火焰汹涌澎湃地舔舐而上。

  我像是迷失在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只能眼睁睁看着惊涛骇浪,认命地随着狂风暴雨起落沉浮。

  炙热滚烫的呼吸,紧紧结合的躯体,夹杂着一丝满足的叹息。

  碧空如洗,棉花糖一样漂浮着的云朵,在亮得刺眼的日光里,我似乎看到了顾止纯净的笑脸。

  “啊——!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一声尖锐得近乎凄厉的叫喊声,让我瞬间从云端摔回了地面。

  头疼!

  紧跟着,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嚷着疼痛。

  我的身体就像被火车碾过一般,使不上任何力气,只有鲜明的疼痛提醒着我,这就是我的身体。

  还没等我睁开眼看清是什么情况,一床被子就砸在了我的脸上,将我的视线全部遮挡,一同被盖住的还有我的身体。

  “出去。”

  冰冷刺骨地声音响了起来,镇定之中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本想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恢复知觉,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下一刻,失掉了所有力气。如同被扯断了线的木偶般,一动不动地瘫在床上。

  “唐锦修,你混蛋!”

  向欣儿嘶吼着冲了过来,我感觉到头上的被子被扯掉,头顶的灯光直直地打进我的眼睛里,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紧接着,几个响亮至极的耳光不由分说地重重甩在了我的脸上,我的耳朵一下子只能听得到“嗡嗡”声。

  “住手!你疯了吗?!”唐锦修抓住了向欣儿的胳膊,皱眉说道。

  “我疯了?唐锦修,你看看现在的样子,疯的人到底是谁?!”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订婚,我知道你只是迫于家族压力才不得不答应,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能做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

  向欣儿崩溃地坐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两年是谁一直陪在你身边,是谁帮着你重新站起来,你不想和我结婚也就算了,怎么可以睡别的女人!唐锦修,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向欣儿说完这几句话,唐锦修的身子蓦地一僵,本来堆砌在周身的低气压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带上了歉意和愧疚。

  “对不起欣儿。我确实还没有做好和你订婚的准备,但是我绝对没有背叛你的想法。”

  唐锦修起身披上衣服,走到了向欣儿身边,扶着她的肩膀说道:“有人陷害我。”

  “是谁?!”向欣儿的眼泪说停就停,她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拽住我的头发,“是不是这个贱女人!我早就说过了,她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她果然图谋不轨,竟然想爬上你的床!”

  唐锦修双眉紧皱,眼神里射出尖刀一般锋利的两道光芒,像要将我当场刺穿。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就像在看一出正在上演的舞台剧。而我只是台下的观众,台上的演出与我毫无瓜葛。

  我感觉不到被拽着头发的疼痛,只是任人摆布,一言不发。

  身下像被撕成两半,胸口又似万箭穿心,其他地方的疼痛于我而言,简直如同蚊虫叮咬般不值一提。

  “是不是你这个贱女人陷害锦修!给本小姐说话,不要以为装聋作哑我就会放过没你!”

  一阵剧烈的摇晃让我刚刚清醒的大脑又变得混乱不堪,胃里突然翻江倒海。

  “呕。”

  我再也控制不住趴在床上呕吐了起来,没有消化完全的食物和红酒的酒液一股脑涌了出来。

  “啊!”向欣儿吓了一跳,敏捷地弹跳开,生怕自己的衣服被秽物沾染。

  我已无暇顾及其他。强烈的呕吐感刺激着我无比脆弱的神经,直到胃里空空如也依旧干呕着。

  我本以为已经吐无可吐,正要直起身子,胃里却又传来一阵绞痛,一口又一口不知道是什么的透明液体激射而出。

  就在我挣扎在强烈的痛苦中时,门口突然传来了鼓掌声。

  紧随其后的是错乱不堪的脚步声,不知道有多少个人站到了那里。

  “精彩,好一出精彩的大戏。”

  秦宇走了进来,倚靠在门口的墙上,一边拍着手一边带着笑意感慨着。

  “锦修的行动力果然非同常人,我才刚刚对这位小姐显露出一丁点的兴趣,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已经把她拿下了。”

  “秦宇。”唐锦修咬牙切齿地叫出这个名字。

  我的眼前恢复了清明,不争气的胃也终于停止了翻腾。

  我坐起身,看到门口除了秦宇还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两个正拿着相机对着我和唐锦修不停地拍摄着。

  在场的所有人都穿着整齐,唯独我,像是个异类一样衣不附体。

  就好像我根本不是个人,只是个牲口罢了。

  不过和他们这种人在一起,谁又会被当做人看待呢。

  疼痛终于让我恢复了清醒。

  我不知道这场大戏的导演是谁,但既然有人逼着我上台表演,那我自然不会甘心只沦落为观众。

  我从床边捡起我散落一地的衣服。

  在闪光灯的照射下,在向欣儿吃人的注视下,在唐锦修若所有思的目光下,在秦宇饶有兴味的眼神下。

  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地穿戴整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