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三章:顺利回京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2013 2019-04-02 11:20:00

  雨点好似也在助战一般,越发的疯狂,电闪雷鸣,激战酣畅。

  一旁的冷枭,内力催动,手中的长剑甩出,直接扎死了一名辽人。

  后又持剑攻上了围杀李非然的辽人,大鹏展翅飞身踢中辽人的脖颈,狠辣之下,辽人腾空后坠,脖腕着地,颈椎断裂,砸起地上的泥潭,溅得老高,毫无声息。

  李非然身法诡异的强扭转身体,堪堪的躲过一刀,刀锋几乎是贴着鼻尖斩下,让她惊骇的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穹苍撕裂的银龙,照亮她煞白的脸。

  一柄寒意锋利的薄刃,滑入掌中,阴寒毒辣的刀锋,无人看清,喷在脸上温热粘稠的血液,灼烧了她的神智,爆豆的雨点瞬间冲刷那猩红的痕迹。

  转首,强悍的威压,跳入夜王的战圈。

  按在胸前的右手果断的甩出,一道寒光乍现,直射不落下风的辽人脸面,同时弹开腰间薄如蝉翼的软剑,偷袭而上。

  辽人惊骇的慌忙躲过,见同伴无一生还,眼中暴戾出毒辣的凶光,却也心知不敌,甩手一物。

  “小心!”夜王飞扑,直撞上来的李非然,卧在泥泞之地。

  砰。

  一声爆响,带着弥散的烟雾,很快被大雨击散。

  少刻,三人抖着身上的狼藉,反身在看,哪里还有人影,只剩下一个还冒着丝丝烟雾的不大的土坑。

  李非然心惊,这个时代已经了火药了吗?如果刚才没看错的话,那是雷珠!威力不大,只能做偷袭之用。

  若是她出手,保证惊天动地!

  沉闷的雷声越来越远,水洗过的天空,清新如氧,潮湿的泥土味,让人脑幕清明,漫天的星辰,一轮银月高空悬挂,荧光照亮了一方天地。

  这雨还真的是孩子脸,瞬间变化无常!

  三人具是成了落汤鸡,浑身的不舒服,冷枭很快从庙中拿来三人的包袱,递了上来。

  李非然接过,转身进了庙内阴暗之地,从容的换下一身的狼狈。

  再出来,夜王也恢复了,风月无边之态,身姿卓然,令人为之叹服,天下间可还有人比肩?

  李非然落落大方收回惊艳的视线。

  “功夫不错!”夜王神情温和,眼眸染上淡淡的欣赏之意。

  冷枭惊讶一闪而过,主子可是从来不夸人!这个李公子确实不俗,也当得一夸。

  李非然谦虚的浅浅一笑,没做回应。

  三人谁都没有开口商讨这五个辽人进大靖的目的,平静的好似没发生任何事情。

  夜王对于李非然的沉稳,很是满意,不骄不躁,谨慎稳重!

  日夜兼程,终于在半月有余,夕阳残照之时入了盛京的北城门。

  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各大酒楼茶肆灯火璀璨,人声鼎沸。

  挂着红绸,穿着暴露的风尘女子,椅廊卖笑,香扇风纱,摇曳飘逸的招揽客人。

  不愧是大靖的中心街区,繁华程度堪比盛唐。

  夜王见此情景,心中有数,看来靖皇驾崩还没有宣告,心下稍安。

  李非然满面的风尘,两腿间磨破了皮,疼痛难忍,只是她一声都没坑,硬生生的挺了下来。

  三人打马,催开人群,直奔夜王府而去。

  红色朱漆大门,厚重威严,黑匾金丝楠木的‘墨王府’三个字,大气磅礴,两座威武的石狮子,对称立于两侧,让人望而生畏。

  守门的小厮,一人惊慌的跑上前来,接过三人的马绳,另一人已经飞奔进了院中禀报。

  不消一刻,院中就有了动静。

  穿着华服的中年男人,快步的迎了出来,面色还算平静,“夜儿,信上不是说你昨日就应该到了?”

  “父亲,我有事耽搁了半日,先容我梳洗一番,见过皇上,在与父亲细说。”

  墨老王爷心知事情的紧急,也不在阻拦,吩咐管家赶紧去厨房让备上饭食。

  李非然不知声,只是随着夜王穿廊过亭。

  “五两,带着李公子去客房,梳洗。”似是想到了什么,回身吩咐跟着他一路前进的小厮。

  小厮机灵的答了一声:“公子请随小的往这边。”

  “今夜你先歇在客房,明日再做安排!”他清冷的眸子,望进李非然的眼底,稍稍的点头,不言语,听话的跟着五两去了客房。

  所有洗浴准备齐全,五两带上门,李非然手脚快速的脱下衣服,精致的锁骨,如蝴蝶展翅,魅惑妖异。

  圆润饱满的肩头,划出优美的弧,胸口处那裹得紧紧的胸带,暴露了她的身份。

  那大腿内侧的结痂粘在亵裤之上,她紧皱眉头,毫不犹豫的撕扯下来,血红一片,带着一丝坚韧,跨进了浴桶,温热的水刺激伤口格外的刺痛。

  全身心的疲惫得到了纾解,只是她知道,这不是她泡澡的时候,极快的洗去倦怠,上了药,穿戴一新的开门走出了浴房。

  候在一旁的五两恭敬的带着她去客房。

  桌案上已经摆好了膳食,浓稠的米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清淡翠绿的小菜,让人口齿香津。

  这十几日的奔波,早就吃腻了路上的干粮,李非然愉悦的坐下,安静的食用起来,只发出小菜崔爽的咀嚼声,再无任何声息。

  饭罢,丫鬟有序的穿梭进来,伺候她漱了口,净了面,又快速的收拾利落出去。

  李非然轻轻关上门,明亮的杏眼中一抹精光划过,嘴角泛起一丝弧。

  低喃一声:“盛京,我回来了!”

  她隐忍了十七年,终于从新踏上了这个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的肮脏之地。

  她二十一世纪刑警,孤儿院长大,在一次联合特警缉毒的时候,英勇牺牲。

  穿到了这个名为大靖的将军府,初尝父慈母爱,让她三岁之前幸福的如泡在蜜中,可惜这一切都终止在她三岁的那年秋天。

  帝王猜忌,功高盖主,阴谋陷害,飞天横祸,迫使李府满门抄斩,无一幸免!

  只有她,在全家人凄切的目光中,被小小的墨丞夜偷梁换柱送到了师傅那里。

  所以对墨丞夜的救命之恩,她心怀感激,这也是她不排斥跟着他回京的一个理由。

  

奶酪豆瓣酱

奶酪的文,要很长,所以不够看的小可爱们,必要的好文,还是给你们推荐一下!   《遵命,我的将军夫人》   春:“初儿,春寒料峭,夜里记得盖好被子。”   “哦……”   夏:“初儿,你今日已经吃了一碗冰葡萄了,天气虽热,不可贪凉。”   “哦……”   秋:“初儿,今日恐天气有变,你还是再添件衣裳,莫要着凉。”   “哦……”   冬:“初儿,冬日寒冷,不妨来我怀里暖暖?”   “……”这话她没法接。   等等,说好的寡言少语呢?这个絮絮叨叨的老婆子到底是谁?!   貌美王爷跟在身边,时刻撩得她腿软,请问需要退货吗?   不,她舍不得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