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四章:夜探皇宫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1917 2019-04-03 12:05:59

  她要查出当年陷害父亲通敌卖国的罪魁祸首,她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眼中化成实质性的怨恨,萦绕在她的周身,显得极为的阴冷。

  将军府当年瞒住了天下人,将军府的小公子,其实是个女娇娃!此间除了师傅,在无一人知晓!

  李非然吹灭房间的烛台,就着银月,快速的换了一身装束,扯掉胸前的裹胸,黑色的紧身衣,完美的勾了出纤细的线条,将半束的头发从新高高的束起一个马尾!

  隐在窗壁上,细细的听声,两息后,轻轻的推开窗扇,一个灵猫盘树,悄无声息的飞离王府,没有惊动任何人!

  出了王府,她根本辨不清皇宫的方向,一纵身越上了最高的三层木质的小楼,银盘圆月,孤傲的迎风而立。

  庄严巍峨的皇宫,像个吞人的巨兽,鹤立鸡群的隐在黑暗中,占地极其广阔,点点星光,只有最权利的中心,灯火通明。

  俯身飞跃而下,如履平地,速度之快,只有虚晃的影子消散在流风中。

  大靖的皇宫外城,方圆两里地,无任何的遮挡,禁卫军半柱香一次的巡轮,找准机会还是可以一试。

  李非然立于暗处,冰冷的眸子扫视高耸的城墙,极快的转身,一路奔驰,在防守最薄弱的地方,惯性滑出两米,方停下。

  趁着巡城的禁卫军交替之际,提上一口气,冲着城墙,击出一包裹了几层棉布的石头,人也飞了出去。

  在半空中既要卸力之时,快速的右脚点在石头上,借着力道,纵身越上了城墙,如壁虎灵活的攀爬在凹凸嶙峋的城墙。

  借力的石头,击在墙壁,发出微不可查的声响,几乎忽略不计。

  缓缓的探出脑袋,细致的打量着墙内的情景,寂无声息,暗夜中她仿佛就是一道影子,悄无声息的穿梭在守卫森严的内宫之中。

  避开外围的卫军,刚刚跃下一个回廊,对面的月洞门就传来细细的交谈声。

  李非然淡定的往上一纵,双手攀住回廊顶梁,一个鲤鱼翻身,稳稳的趴在了上面。

  两名小太监,焦急的匆匆而过。

  李非然悄然无息的一跃而下,窜入了园林之中,遮蔽起来,静下心来,细细的思考。

  她今夜的目的,就是要找到皇宫的卷阁!收罗天下奇书,还有重大案件卷宗的地方!

  将军府一案已然过去了十七年,大理寺定是不会有存档,只有皇宫之内,才会留有这种抄家灭族大案的卷宗。

  按照她所查询的,皇宫东北方的玄穹宝殿就是卷阁,而她现在身处皇宫的西南方,想要避开所有人,穿过大半个皇宫,不太可能,得想法子。

  就在李非然焦虑不得法,身着黄色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色烟纱裙的美貌女子,独自的走了过来。

  李非然计上心来,尾随而上,一个手刀,女子软软的倒入怀中。

  极快的将人拖入暗处,嘀咕道:“对不住啦!”

  再出来,美艳的女子,从容的行走在宫廷中,遇到的宫俾,恭敬的齐齐的对着她行礼。

  英气的眉峰稍稍微挑,看来截的还是身份高贵的主。

  她没有回应,冷淡而过,影影绰绰的花园里,昏暗的角灯,印的她忽明忽暗的容颜,倒是也没有让人起疑。

  两柱香的时间,眼前的‘玄穹宝殿’整个隐没在夜幕之下。

  她提起裙摆,四下打量一番,极小心的推开沉重高大的雕花门,发出年代悠久的沧桑声,在这个寂静无声的黑夜,被无限放大。

  惊的她只压开一条缝,不敢再推,吸气挤进了殿内,把心一横,用力一推,门反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关上了,暗暗松了口气。

  黑暗中,透过相连的窗扇,看的出,这是个极大极广的宫殿。

  面上发愁,时间不多,必须赶在墨丞夜回府之前回去。

  拖地的裙摆实在是碍事,轻轻的一扯,撕裂开来,手上一松,飘然落地。

  她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落入了楼侧,一双幽深的如浩瀚星辰的眸子里,悄然跃下高台,敛声息语。

  行走间绣着暗纹蟠龙的月牙白的长衫衣摆,荡出优美的弧,黑色绣着金线纹的皂角靴,毫无响动。

  绕过重重林立的书架,背手静立,冷冷的注视着形迹可疑的女人。

  李非然不是警觉性不高,而是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谁会吃饱了撑着跑到,这个只是用来存档的宫殿。

  掏出怀中的夜明珠,开始走马观花的浏览起架子上的标注。

  荧光,照亮她干净明亮的眸子,像是含了无际的星光,明媚动人,小巧的鼻子下,红艳的朱唇,紧紧的抿着。

  男人如豹子猎食鹰冽的眸子,微微眯起!

  他隔着距离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随着她前进!他对这里的每一寸都了如指掌,从未发现有不寻常的地方。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在找什么?难道说这个殿内有什么隐秘?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距离在缩短。

  李非然只看了三个书架,就发现了这个殿内,存放卷宗的规律,心中大喜,豁然转身。

  窗户上透出的月光,隐隐约约的正巧照在男人的胸口往下,面容隐在黑暗中。像一具无头尸!在这个漆黑的殿内,显得诡异又惊悚。

  李非然心中受惊,手中的夜明珠脱手而出滚落在地,以为见了鬼,压在喉咙里的尖叫,在关键时刻生生的卡住。

  男人似是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身,怔松间,猛然出手,犀利带着森意的一声呼啸。

  李非然火光电石脑子转的飞快,如此出手,不是鬼是人,不能还手,假装被自己绊倒,往前一扑,寒意擦过头皮,凌驰而过,扎在对面的书架上,发出清脆的咚的一声。

  

奶酪豆瓣酱

奶酪第三波推文,各种类型的文,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上签引,风华如你》   “阿笙,等我凯旋归来,便将你喜欢的公子夜找来当你的生辰贺礼!”   阿笙一愣一急,“你吃醋了?不是你让我做将军府的夫人吗?说话不算数?”   “夫人,你说话可要算数。”   “你......”   纵使江山动荡,江湖纷争,风华如你相伴,得你坚强后盾,我便觉得没白活这一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