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遗珠

第五章:一粒泪痣

盛世遗珠 奶酪豆瓣酱 1980 2019-04-03 12:06:38

  “我没做坏事,别吃我,别吃我...”颖柔的女音,带着颤音,竟有种说不出的撩人。

  差点脱手而出的第二道暗器,堪堪的收了回来。

  男人居高临下的盯着趴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女子,心中的怀疑没有因此而打消。

  “你是何人?”低醇如老酒的酿音,绕梁余耳,若不是带着沁人的寒意,必是醉人。

  李非然哆哆嗦嗦的轻声问道:“你..你..你是人是鬼?”

  男子邪瑟的丹凤眼,随着长眉微微皱起,压迫感十足,“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

  李非然看上去很是害怕,稍稍的瞥了他一眼,确定他是人之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气愤的蹦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男人阴冷渗人的寒凉,沁入她的四周,让她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同时心中更加确定,刚才没有还手真是明智之举。

  此人能够悄然无息的跟着自己,功夫定是在自己之上,如若贸然出手,此刻怕是不被他禽下,就是被禁卫军围攻。

  眼下只能想办法脱身了。

  她突然拿出气势来,强势的回道:“你问我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不对啊,这个宫中除了皇上,就是妃嫔!皇上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奥,你一定是个贼。”

  她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手放到嘴巴上,作势要喊人。

  男人大怒,只觉得暗流涌动,人已经到了身前,干燥带着凉意的大手,死死的捂上差点破口而出的尖叫,另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脑勺,往怀中压。

  李非然心中发紧,更为自己的明智点赞,这个男人的功夫已经出神入化,对上他,只有八成的逃命机会。

  男人此刻怀疑她的念头早就抛开,如果她身份可疑,不可能这样明目张胆的拆穿自己。

  “闭嘴!”森寒的一声冷喝,让李非然不敢在动,浑身打着哆嗦,像是怕极了。

  “不许喊,不然杀了你!”见怀中的人连连点头,捂在红唇上的手,霍的撤开,连带着那淡淡的龙涎香也消散了。

  “你到底是谁?来卷阁干什么?”

  李非然低下的脑袋,眼珠一转,“我..奴婢..奴婢只是奉了主子的命令,来找几本藏书。”

  “找藏书为何鬼鬼祟祟?”

  “因为..因为主子想要背着人偷偷的增长学识,好在皇上面前,展现她的学识渊博,以博得皇上的欢心。”

  男子放在她脑后的手,突然捏住她的脖颈,迫使她仰起头,四目相对。

  李非然稍稍露出的惊艳,被她极力的遮掩下来,惊恐的闪烁着水盈盈的杏眼,让人我见犹怜,不忍伤害。

  她以为墨丞夜已经算是人中龙凤,没想到,眼前的男人,无法形容,如画中走出来的妖仙!狭长邪魅的丹凤眼,左眼一粒泪痣,动人心魄!

  鬼斧的五官却又透着刚毅,真是霸气与邪瑟的集合体,矛盾而又和谐。

  男人冷寂的眸子闪过惊讶,双瞳剪水的眸子,清澈的似是能望到底,这是一双,在这吃人犹如地狱般的皇宫中,绝对不可能存在的双眼,精致小巧的五官,明媚张扬。

  令人看之一眼就不会忘记的绝艳之色,为何他在后宫,从未见过?

  “你在撒谎!”冷冽的扫视她。

  “先皇驾崩,新皇没有大婚,从何而来的主子?还有,你这身衣服,可不是宫俾的服侍?快说,你到底是何人?”

  李非然心下闪过惊慌,也做出了诚惶诚恐的样子,“是真的,奴婢也不知,奴婢只是奉命而已,主子让奴婢穿她的衣服前来,说是在来的途中不会被盘查。”

  男人心中震怒,这个女人!满嘴谎话,所言错漏百出!

  而令他更为恼火的,这后宫竟然松散到如此地步,仅凭一件衣服就能肆无忌惮的在宫中行走?那是不是说进了刺客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股子郁气,越来越盛,压迫的让李非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时间快来不及了。

  把心一横,猛然的用脑袋撞向,发怒的男人,脑袋与下巴的完美相击,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大胆!”

  李非然顾不得剧痛的脑门,恶狠狠的指着他,然后狡黠一笑,放声大叫。

  “你这个贼子才大胆,来人啊..抓贼啊!”

  尖锐的女高音,冲破大靖皇宫的上空。

  男人恼怒的伸手想要掐住她的脖子。

  李非然心中冷笑,老娘不和你玩了,看似毫无章法逃跑,实则巧妙的躲避。

  “啊..救命啊!有刺客,杀人啊!”

  男人气的怒火中烧,根本不在意她诡异的逃跑路线!

  殿外,人影绰绰,火把摇曳,铠甲与刀具的摩擦,发出蹡蹡的声音,很快将玄穹宝殿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非然越过最后一个书架之时,掌风扫过,书架支撑不住朝着追来的男人砸去。

  男人急退两步,书架发出巨大的声响,轰然倒塌。

  锐利的眼眸,骤然杀意四起,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会功夫!

  殿外的禁卫军统领,大喝一声:“攻。”

  门被粗鲁的踢开,躲在门后的李非然,凄惨的尖叫一声,捂着头。

  “快抓住刺客,他在里面。”

  众人一听,齐齐抽刀攻了进去,至于李非然,无人在关注她,只当她是个寻常的宫俾。

  低头逃窜的李非然露出冷笑,‘傻子,你就等着被抓吧!’

  她怎么都想不到,在这个漆黑的卷阁中,正是大靖即要登基的新皇,皇甫轩。

  火把照亮了大殿,歪倒的书架后面,阴森释放杀气的皇甫轩,背手而立。

  冲到前面的禁卫军大惊失色,猝然的放下兵器,胆战心惊的跪倒。

  “卑职不知皇上在此,冲撞了皇上,望皇上恕罪!”

  阴扈带着怒容的皇甫轩没有出声,眸中的冷意,让所有人都心生胆寒,脊背发凉,更加的小心翼翼的帖伏在地上。

  统领心中发狠,该死的臭丫头,要是被他抓到,定是扒了她的皮!

  

奶酪豆瓣酱

古言现言都有的哈!这个文笔超棒的,奶酪很喜欢,小可爱们甜宠文哦!   《鼎礼之婚》   许清如苦笑:“你和我恋爱结婚,只是为了你复兴南派的计划。”   傅天泽说:“我和你恋爱结婚,是因为我爱你。”   她不信,一次一次,拒绝又接受,矛盾彷徨。   他小心翼翼地走近,再走近,深情不移。   终于,她看到他的真心,泪流满面:“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